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山村熟妇
山村熟妇
 太阳已经隐没在西山了,四处一片寂静,吴青理了理头发,看着天边那抹晚霞,她幸福的脸上挂着一丝满足。
-   「哥――」远处水湾里传来女儿甜甜地叫声,吴青的目光转过去,看到晴儿仰望着昊天,「我要你抱。」
-   昊天就弯下腰抱住了晴儿,轻轻地亲了她一口,晴儿被硬硬的胡子扎得痒痒的,伸出小手推拒着,「不要――」-
「呵呵――」昊天不依不饶地亲着,却被晴儿偏头躲过,「那你叫我爹爹――」
-   晴儿就咯咯地笑着,「坏哥哥――偏不叫。」
-   昊天就胳肢着她,两人一边逗笑着,一边顺着山路走过来。
-   吴青苦笑了笑,哎――天儿永远也长不大,听着这混乱的称呼,她的记忆就象山风一样飘得很远很远。
-   丈夫一直在外面开山打石头,十天半月才回家一趟,家里地里的活全是吴青的,好在儿子已经十 五岁了,放学后,也偶尔地也帮衬一下,只是因为自己心疼他,再苦再累也自己承担着。那天晚上,天好黑,她坐在屋子里,点上煤油灯,等待着昊天回家。
-   「婶子――」隔壁的侄女推开门探进头来,「后晌晌前天井的妞说,姥姥病了,要你去一趟。」-
吴青一下子站起来,「没说什么病。」-
「没说呢,你去看一看呗。」
-   吴青赶紧站起来,想起还没回家的儿子,定定地呆了一会,叹了口气,赶紧拿起屋里的包袱,又把桌子上的饭菜扣起来,就带上门,急急地奔上母亲家里。
-   天阴地很厉害,仿佛要坠下来,压得人透不过气,吴青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奔,前面就是传说中的野林地,她的脑子一炸,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收缩起来,也许是因为平常听多了这个传说而已。她硬着头皮往前走,耳朵倾听着周围的一切,越是这样,心里却越害怕,哎――天儿,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要是他在,兴许能和自己一起,小冤家,她心里骂着,紧张的情绪似乎得到了缓解。-
漫过了那座桥,就出了这个地茬,隐隐地前面出现了一丝亮光,吴青的心情一下子跟着亮堂起来。-
就在她忍不住回头张望的时候,突然看到路边几条黑影,她「啊――」了一声,刚想拔脚往前跑,谁知脚下一软,也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跟着身子就重重地跌在地上。
-   「嘿嘿――艳福。」一条黑影窜过来,吴青吓得大脑一片模糊,就什么事不知道了。-
当她醒过来时,却听到有人小声地说,「是个娘们――」她感觉到下身一片冰凉,意识到他们已经脱掉了她的裤子。
-   「老四――今晚这娘们就是你的了――」那人说着就掏了她裤裆一把,吴青忍不住地哼了一声。-
「臭娘们――」那人恶狠狠地说,「别出声,否则我们就轮 奸了你。」他说着,就拿起吴青的内裤掖在了吴青的嘴里。-
吴青呜噜着,发出悲哀的嘶鸣。
-   「老四――弄了那娘们。」-
吴青的手被人压住了,那个叫老四的扑上来,压住了吴青,吴青想挣扎,无奈四肢动弹不得,黑暗中,她只能睁大眼睛看着天。-
那个叫老四的对于女人并不熟悉,他生涩的动作引起别人的一阵笑骂,终于那硬硬的东西抵临到吴青腿间,吴青的腿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又被紧紧地按住了。
-   「啊――」男人硬梆梆的东西一下子插进去,屈辱和羞愧让吴青不由自主地叫出声。
-   「哈哈――老四终于开了荤。」男人们狂野地笑着,站起身,任由老四趴在吴青身上抽插。-
吴青的眼泪流下来,她空洞的目光看着伏趴在身上的人,突然她感觉到那身影那么熟悉,就连身上的气息都不陌生。-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许――刚才的惊吓和摩擦的疼痛一过,吴青隐隐地觉出一丝快感,她不由自主地抱住了老四的身子。
-   老四显然也觉出吴青的变化,他伏趴在她身上,猛烈地干着,似是要急着快弄出来,终于他发出一声畅欲的呻吟,「啊――啊――」熟悉的感觉再次激发着吴青,她下意识地按住了他的屁股,当那老四临近喷射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将头抵近了,黑暗中,吴青似乎看到了那再熟悉不过的轮廓,她的脑海里清晰地隐现出那个身影,就在她思绪纷乱的时候,那个叫老四的全身僵硬着,猛地射了进去。-
「这么快?」有人在黑暗中疑问着。-
吴青突然意识到什么,她想弄清出刚才的疑问,就趁着老四慌乱地爬起来时,从地上捏了一把土,放在了他上衣的口袋里。-
「真不行!」有人笑话他。
-   爬起来的老四显然感觉到了羞辱,吭吭痴痴地骂道,「妈的,那娘们――老是――」
-   「哈哈――碰到了吧?」-
吴青就在他们的说笑中,来不及擦拭,扒提着裤子仓皇奔出。
-   终于那间低矮的草房露出来了,微弱的灯光让吴青感到一丝亲切,她踉踉跄跄地奔到门前,却突然停止了脚步,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衣服,捂住怦怦跳着的胸口,平息了一下自己,然后拍了拍门。
-   「谁呀――」母亲苍老的声音,让她眼泪几乎流出来。-
「我――娘――」吴青的声音有点哽咽。
-   踮踮地听到母亲小脚走路的声音,吴青感到一丝轻松。-
「怎么这么晚来了?」母亲敞开门,一脸的疼爱与责备。
-   「你好点了吗?」看到母亲平安无恙,吴青放心了。-
「奥――你是说我――就是有点咳嗽――」这么些年,母亲一直寡居,吴青时常放心不下,「快进来吧,让你惦记。」
-   母亲对于女儿的到来,显然很高兴,尽管天已黑了,路上并不安全。
-   温馨的小屋,慈爱的目光,令吴青刚才的惊吓一扫而光。
-   「你吃饭了?」母亲知道这个时候,吴青不会吃饭,她赶紧摸了几个鸡蛋,生起了火,吴青趁这个时候,躲进了屋里,一路上她顾不得下面粘粘的流出很多东西,现在她借着灯光看着那里,柔乱的阴毛一片精湿,紧贴在雪白的大腿上,被强暴过的阴唇还未完全消肿,她拿起床头上的卫生纸,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一股浓浓的精液从那里流出来。-
该死的!她想象着刚才的场面,那个人似乎年龄不大,亲在自己唇上好像胡子都没长,尤其是那生瑟的动作,根本就是一个雏儿,碰了几下,都没找到,倒是那根东西,吴青的脸一下子红了。现在回想起来,也许令人――她酸酸地,努力寻找着记忆,可那个模糊的却又熟悉的轮廓执拗地进入了她的大脑,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
「怎么了?」-
吴青下了一跳,母亲依在门口,一脸的关切。
-   「是不是两口子闹别扭了?」
-   吴青赶紧将纸垫上去,提上裤子,在母亲面前,她并不感到羞涩,这已经是多年的习惯了,自己什么时候来例假,什么时候不好受,母亲都知道,就是连新婚之夜,她都没隐瞒过母亲。
-   「没有――就是有点――」她以女人的话题遮掩着,她不想让母亲惦记,更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屈辱。
-   「他――他在外面――莫不是不干净?」母亲想到的却是男人的不贞。-
「娘――」吴青羞于出口,母女两人就到此为止。-
「吃饭吧,将就点。」-
母亲从来就是宽容自己,吴青感觉到只有在这里,她才是最幸福的。-
十 五岁那年,她情窦初开,遇上了身大力壮的昊勇,两个人一见钟情,吴青初涉社会,幼稚单纯,不久就失身于昊勇,母亲知道了,并没有过分责骂,只是暗暗地催促着昊家赶快结婚,十 六岁,吴青有了昊天。对于昊勇,她结婚后,才对他有了完整的了解,昊勇是个粗鲁、狂放的人,从不知道体贴女人,只想满足于自己的欲望,有多少次,吴青都是流着泪向母亲诉说,母亲只用慈爱的目光抚慰她,然后劝解着两人和好。
-   「青儿,男人就是只白眼狼,你不要把心都放上。」娘儿两个躺在床上的时候,母亲似乎很有感触。
-   「我知道,娘。」吴青搂过母亲,她年迈的身躯已经老了很多,根本不像以前丰腴有弹性。
-   「傻闺女。」她干瘪的手抚摸着她的头,「当年若不是你怀上了,娘说死也不会同意,那人――不可靠。」
-   「娘――」吴青靠过去,紧紧地搂着她。-
「傻孩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根扁担随着走,这都是命。」母亲发出了感叹,「你要觉着委屈,就多想想天儿。」-
吴青的身子一抖,但嘴上却说,「知道了,娘。」她的脑海里有清晰地看到那个伏在自己身上的模糊身影,看着母亲拉息了灯,一股强烈的意识让她下定了决心,她必须明早就回家。
-   天还不明,吴青就早早地起来给母亲做好了饭,她简单地梳理了一下头发,听着鸡窝里母鸡呱呱的声音,盼着太阳早点升起。-
「青儿,不急。」母亲踮起小脚给她收拾着她喜欢的东西,「这个给天儿,他从小就喜欢吃。」母亲一提起天儿,脸上就洋溢着笑,昊天几乎是母亲带大的。
-   一提起昊天,吴青的心就一紧,这让她更急于回家了,看看天已隆明,吴青就挎上包袱上路了。-
一路上她想了很多事情,又摇头否定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又希望那一切都不是真的。就这样心情杂乱的回到家,站在门口,却又犹豫起来。
-   「天儿,昊天――」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   难道昊天昨晚没回家?还是出了什么事?
-   悄悄地推开门,却看见昨晚留下的饭一扫而光。-
「妈,您昨晚去哪里了?」昊天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后,听着那似曾相识的声音,她忽地转过身,想从昊天的脸上看到蛛丝马迹。-
「妈,您怎么了?」一脸的懵懂无知,看起来还是那个纯真的少年。
-   「哦,你姥姥病了,我去看看。」她结结巴巴地,「你昨晚――」昊天的眼光一下子变得游移不定,沉吟了一下,「同学们――同学们一起玩去了。」-
吴青的心一下子又揪紧了,她强忍着心中的悲愤,仔细地看着昊天的衣服,「天儿,你的衣服脏了,脱下来,妈给你洗洗。」「不会吧。」昊天忽然笑起来,「刚――」话还没出,就看到吴青一脸的不悦,赶紧脱下来,递给她,「好,那你洗吧,我上学去了。」看着昊天蹦蹦跳跳的,吴青更是心里难受,她领起那件衣服,呆呆地好久没有动弹,直到那只大公鸡叫了一声,她才从沉迷中清醒过来。
-   她疯了似地掏着衣服里的口袋,一遍一遍地寻找着,直到所有的口袋都掏遍了,也没见自己要证实的东西。-
没有,天儿没有。她喃喃地,心里一阵惊喜,天儿一直是个好孩子,她幸福地心要掉下来,攥着那件衣服好久好久没有挪动地方。-
一块石头落了地,吴青从此把心事压在心底的最深处,她对谁也没有说,这虽然对女人来说是一种屈辱,但总比说出来受别人的冷眼要好得多。
-   一个月后,丈夫昊勇回来了,面对着昊勇,她忽然意识到什么,半天没有安静下来,她掐着指头算着日子,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难道就是那次?天哪!她真的大意了,算起来应该是女人最危险的时候,她竟然忽略了,可就那一次,一次就足以让女人――她倒抽了一口冷气,已经压下去的事情,就要――她不敢想,只能默默地想着对策。-
晚上吃饭的时候,她看到昊勇异样的眼神,就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他不会觉察到什么吧。昊天早早地吃完饭,到屋里学习去了,忐忑着洗刷完毕,就听到后面的脚步声,猛不丁地昊勇从后面抱住了她,她不由自主地回过头来。-
「死娘们,想死我了。」昊勇的大嘴亲了过来。-
「小天还没有――」吴青担心地说,每到这个时候,昊勇就像一只饿狼。-
「他关上门了。」昊勇的手捏住了她那对大奶子。-
「到屋里去吧,别在这里。」吴青央求着,她怕昊勇弄出动静。
-   「骚娘们――我看看有没有变化。」他色色的伸到她裤裆里,吴青打了一个冷战,但嘴里依然说,「什么变化,还不是你――嗡――」昊勇一边扣着,一边大力地亲着她的嘴。
-   「他们都说,涝涝死,旱旱死。」他疯了似地扒着她的裤子,也许他太饥渴,也许他觉得在厨房里更有韵味。-
「要死呀――」吴青极力躲闪着,她不敢在这个地方,万一昊天出来,还不是――她眼神里带着些许乞求,看在昊勇眼里充满着无限的挑逗。-
昊勇不容许她有任何反抗,硬是在厨房里把她的裤子扒下来。-
「你――」吴青有点生气,他总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管别人的感受。
-   昊勇贪婪地摸着她肥白的屁股,一下子掀起来,两手压着吴青的上部,将她的屁股崛起来,吴青敌不过他的蛮力,就那样伏趴在厨台上,插了进去。
-   这一晚,昊勇由不得她任何喘息,鸡叫的时候,他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吴青看着酣睡的他,长舒了一口气。-
两个月后,她有了反应,昊勇再次回来时,她羞羞答答地告诉了他,昊勇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看得她心里都有点发毛,忽然他笑了,「怎么?你还真行,又抱窝了。」
-   「死相!」吴青娇嗔地,「你回来就象个驴似地折腾――」昊勇就满脸笑着,「我还以为老子不行了,没想到――」他忽然又阴下脸,「不会是――」吴青知道他想说什么,就不高兴地,「胡说什么呢?你老婆是哪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再说,小天整天在家里――」「嘿嘿――」昊勇忽然抱住了她,「我就知道我老婆――」说着把她压在床上。-
「没正经――」吴青任由他压着,看着天花板,终于遮掩过去了,她反身搂抱了他,两个一时间在床上颠鸾倒凤。
-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已经是六月份,这一天,吴青早早地起来,就觉得眼皮老是跳,她找了根火柴棍沾了点水,粘到眼皮上,心里默念着菩萨保佑,刚刚念了两遍,就听到门外响成一片。-
「他婶――他婶――不好了,昊勇出事了。」
-   吴青慌慌地跑出来,「咋了?咋了?」她还以为昊勇又和人打架了,这个粗鲁的血性汉子总是压不住火,往往和人说不了两句就动起手来。-
「他婶――你莫急――」来人磕磕巴巴的劝说,吴青就知道出大事了。-
「你快说,兄弟。」-
「昊勇不行了――」-
「咋?你说――」吴青一屁股坐在地上,还是村里人架着去了医院。-
昊勇血淋淋地躺在医院里,连尸体都冰冷冷的,吴青一句话也没说,就晕了过去。
-   后事全是村里人帮办的,吴青自始至终都说不出话,吓得儿子昊天整天陪着她。看着儿子可怜爸爸的样子,吴青心疼得要命,她拉着他的手,眼泪汪汪地,沙哑着嗓子,「天儿,以后就是我们娘俩在一起了。」昊天紧紧地攥着吴青的手,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以后要听娘的话,别吊儿郎当的,知道吗?」「娘,我会好好学习的。」经历了这一折,昊天似乎长大了不少。吴青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他似乎有什么心事,但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也许是因为昊勇刚走,昊天还没从悲痛中走出来。-
吴青躺了几天,勉强地坚持着收拾家务,她的身子日益笨重,尤其是静下来的时候,常常感觉到那小东西在里面乱踢乱蹬,想起肚子里这个孩子,她心里就五味杂陈。-
哎――谁又能知道昊勇就这么走了?难道这是天意?
-   有几次,她想把孩子打下来,可医生说,这个月份再打,大人就有危险了,吴青就下定了决心,无论怎么说,孩子没有错,她决定生下来。-
昊天也一改原来的习惯,他放学后不再那么贪玩,而是经常的早早地回家,这让吴青感到一丝安慰,看着昊天逐渐成熟的面孔,吴青打心眼里高兴,他像个小大人一样知道照顾自己,还时常嘱咐她别干重活,吴青就很感激地看着他,想起自己曾经把他当作――不知为什么,那天从他的衣兜里没翻出那把泥土,她心里竟有一丝失落,那种说不清楚的复杂感情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吴青也说不清楚,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昊天,她又会怎么面对。-
想起十月怀胎的孩子,再―――她心里怦怦地跳着,这个孩子如果是――想到这里,娇羞满面地暗暗骂着自己,昊天怎么会干这样的事,自己又想到哪里去了?-
「娘――」一声亲切地叫声打断了吴青的沉思。
-   昊天领着一串活蹦乱跳的鲫鱼跑了进来。
-   「哪里来的?」-
昊天一边找着盆子,一边答应着,「我抓的呢――」他仰起脸看着吴青说,「他们说吃鲫鱼好。」-
「傻孩子。」吴青笑骂了一句,那可是哺育期间吃的呢,不过她没说出来,小孩子懂什么,再说也不能伤了她的心。-
「好,待会娘炒给你吃。」
-   「不!」昊天执拗地,他舀了满满的一盆水,把鲫鱼放进去,「我要给你做汤喝。」
-   吴青不知道他从哪听来的知识,便笑着说,「你要娘下――」赶忙又住了口,「红烧了好吃,妈喜欢那口。」
-   昊天听了吴青喜欢吃,就不再坚持,娘儿两个吃完了饭,昊天扶着母亲上了床,就学习去了。
-   吴青感觉到没有了昊勇,自己的生活一如往常,只是少了和昊勇那每个月的亲热,好在自己是怀孕期,对于性生活提不起多大的兴趣,她计算着自己还有多少日子,从那个夜晚到现在已经七个月了,可她的肚子却越来越大,小东西在里面闹腾得很,东一脚西一脚的,有时让她感觉到一丝丝甜蜜。
-   后天就是八月十 五了,吴青准备了一些月饼,考虑着该给昊天做些什么吃的,就在这时,她听到一声凄厉的警笛声,跟着就有人跑来跑去。
-   她从院子里探头望出去,就听到有人喊着,西头子那个狗蛋被抓进去了。
-   狗胆是村子里有名的泼皮,整天打架斗殴,早晚是进去的货了。-
西邻的二妞正巧也出来看热闹,看着吴青就打招呼,「婶子――该生了吧。」「嗯――七个月了。」她直了直腰。
-   二妞就走过来,悄悄地说,「说是狗蛋拦路抢劫,还强 奸人家妇女。」吴青的头就一下子炸了,「他――他强 奸――」二妞伸出手指做了一个手势,「七个――都是晚上作的案。」「啊――」吴青的汗一下子流出来,脸色腊黄地连站都站不住了。-
「你怎么了?婶子。」二妞关切地扶住了她。-
「有点――有点不好受――」吴青只得掩饰着,但仍然掩不住内心的惊讶。
-   「我扶你进屋吧,别是动了胎气。」-
「婶子,要不要看医生?」二妞扶吴青坐在凳子上,看着吴青痴痴呆呆地,表情木然。
-   「哦――不――不用了,坐一会就好。」
-   「真的没事呀――」二妞看着吴青,「要不我去叫昊天吧。」「别――别――」吴青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可二妞不敢耽搁,就找了个借口往学校跑去。
-   「真的是他吗?」吴青见二妞走了,自言自语地说。狗蛋是村子里出了名的痞子,好吃懒做,还经常调戏人家的闺女,以前就隐约地听说他奸污过人家闺女,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他奸污了,还――还――她低下头,抚摸着鼓鼓的肚子,天哪!-
若是知道他的,早就应该――那天晚上,她本应该想到的,可是那个熟悉的声音让她一直存有别的念想。天儿,娘怎么就把你想歪了,他的声音和身影怎么那么像呢?-
怪只怪女人的心理,如果狠狠心早点打下去,就不会有这么些麻烦。-
这时,肚子中的那个孩子又开始踢腾了,吴青恨恨地捶打着肚子,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留下这个杂种,将是她一生的耻辱,可打掉他,又不可能。
-   天呀,我做了什么孽,来世间受这种罪。
-   她想哭,可又不敢哭,只能坐在那里无声地哀泣,就在她拿不定主意到底怎么办时,二妞悄悄地回来了,看着她一脸的泪痕,悄悄地说,「婶子,您知道了?」吴青抹了抹眼泪,疑惑地看着她。
-   「昊天――昊天也被抓去了。」-
这一下,吴青急了,两眼瞪得铜铃大小,一把抓住她的手,「你说什么?」「听人说,昊天也参与了――」-
吴青大脑一阵模糊,扑通坐在地上。「不可能――不可能――」「我也知道不可能,公安正在寻找证人。」
-   「你是说――」吴青象是抓住了最后一线希望,眼睛热切而又执拗。-
「狗蛋交代了,说是他们几个一起作的案,昊天强 奸了一个娘们,只是不知道那人是谁,狗蛋又拿不出证据,听人说,只要没有证人,昊天不承认,就会没有事。」-
「强 奸一个娘们,他没说什么时候?」-
「这个不知道。」二妞摇了摇头,「婶子,你好好地休息一下,我再去打听打听。」-
吴青看看二妞走了,就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天哪!昊天真的参与了强 奸案?-
这么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还不一定是谁的,那个身影忽然又冒出来,吴青出了一身冷汗,那声音、那身影――她脑子里抹不去,以前的猜想又一次让她陷入了迷雾。-
可她最担心的不是肚子里的孩子,而是强 奸这个罪名,她隐隐地希望那个人就是昊天,这样只要自己封住了口,就不会有人指认。-
她想见他,只有见到他才能证实自己的猜想,天儿,千万是你,千万是你,她一遍一遍地念叨着,求着菩萨。
-   不知什么原因,昊天经常使用的闹钟响了,那还是他外婆省吃俭用给他买的,她循着声音走过去,却听见声音发自桌子底下。-
她爱惜地一路寻过去,想弯腰看一看,却没能够,那个大肚子已经有点碍事了,只好侧着身子往桌子底下看,紧挨着桌子下面的床底下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她找了个笤帚够出来,却是一件揉皱了的陌生的衣服,上面布满了灰尘,吴青想了好长时间,确定这不是昊天的,才展开来。
-   突然她脑子里蹦出一个概念,紧紧地攥住了,捂住了揪紧的胸口,难道――那个念头一经冒出,再也撇撒不去。吴青快速地摸了右边的口袋,她清晰地记得是右边,天哪!一团柔软的泥土,还散发着霉味。
-   是他――天儿,你强 奸的是你娘,为了证实那晚的真相,她费尽心机从地上抓了一把土,现在终于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