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CoCo的淫荡冒险】(01)【作者:SIS莫离】
【CoCo的淫荡冒险】(01)【作者:SIS莫离】
字数:90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你以为是来看李玟的,其实是我柯特妮·柯娜哒!
***********************************
         其①柯特妮·柯娜只想过淫荡的生活

  我的名字叫柯特妮·柯娜(Courtney·Conner),不过大家更习惯叫我Coco,21岁。住在涩谷区原宿一带,未婚。我在一家便利连锁店服务。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8点才能回家。我不抽烟,酒仅止于浅尝,晚上11点睡,每天要睡足8个小时。

  睡前,我都会喝一杯温牛奶,然后做20分钟的柔软操,上了床,马上熟睡。一觉到天亮,决不把疲劳和压力,留到第二天,医生都说我很正常。

  但医生并不知道,我最近饱受性瘾的困扰,基本上每过一两天,身体里积蓄的性欲就如火一般燃烧,如果不赶快发泄掉这欲火,就会让我身后那位「恶灵」
  苏醒——那个时候的我就近乎失控,甚至会在白天冲到大街上,在地铁站口来来往往的人群的围观下和路边的乞丐性交,有时还会在沿街的观光电梯里,站着让身后不认识的上班族大叔插到失神。

  但是总缠在我身后的「恶灵」,虽然总是充满邪气,但其实却是个不输给我的大美女。我身高162,体重是51千克,三围则是95、58、90,因为年轻而充满活力,长久以来都是涩谷一带有名的美女。而我身后这个神出鬼没的「恶灵」则更是留着一头性感的绿色秀发,脚踏一双我一直不太习惯的超高跟鞋,更是将她那双美腿衬得修长紧致,她那丰满圆润的酥胸被十多根长条的弯曲金属棒状物遮挡,仅能勉强遮挡臀部的则是完全由金属棍组成的热辣超短裙,给人一种具有极强侵略性的压迫感。

  也许是被「恶灵」缠身的缘故吧,所有人都只能看到我这个平日里留着披肩发、身穿白色衬衫和西装裙的文静销售女,似乎没有人能够看到我身后这个性感火辣的「恶灵」,只有偶尔有不认识的路人会停下脚步诧异的看着我空无一人的身后,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但我知道,她虽然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是却一直紧跟在我身后寸步不离,就像传说中的背后灵一样,Standbyme。
  这一天到了八点下班的时候,由于错过一班地铁,我回到原宿时已经晚上十点多,当时已经有些微凉,但是由于生活习惯被打乱,又是几天没有发泄身体里积累的欲火,此时的我面带潮红,情不自禁的扯开领口的扣子,让沿着我的胸前那曼妙的曲线美乳从衬衫的束缚中跳出来,夜风从深邃的乳沟吹过,更是让我热烫的身子激得不禁的颤抖起来,喘息也变得逐渐沉重。

  「啊,好想要男人啊,好想被那富有男性气概的大肉棒侵入!」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不一会,最后一丝理智也被欲火燃烧殆尽,随后偏离了回到家中的路线,转身走进了旁边的代代木公园。

  夜间十点的代代木公园已经没有游客和情侣,当景观灯关闭,黑暗笼罩下的树林和灌木丛就成了犯罪分子的天堂,我对这里已经是轻车熟路,五年前,当我还是女子高中生的时候,曾经交往过的不良男友就曾经在这里抢过几次游客,不过他当然不知道,等他走开后,我都会偷偷溜回去,用我那青春的身体和粉嫩多汁的牝穴,让那些被劫的倒霉游客过足了瘾,便不再报警。不过这家伙终究没什么出息,被警察抓起来判了七年,于是便分开了。

  我在一处偏僻角落的公园长椅坐下,背靠长条木板的椅背,无耻的将裙子掀起到大腿根处,随后打开双腿,连内裤都来不及脱下,从包里掏出应急的塑胶自慰棒,将那三指粗的塑胶蘑菇头顶在了我那早已淫水泛滥的牝穴口研磨起来,我另一只手则从衬衫下探进里面,隔着半透明的蕾丝胸罩,贪婪的揉搓起胸前已经兴奋起来的凸点,一边从鼻子里发出快美的喘息声,一边随着塑胶棒的逐渐深入而开始轻轻的扭动起屁股,感受着牝穴肉褶被一点点撑开带来的触电快感:「哦哦……喔……」我头枕着长椅的靠背尽量向上仰起,潮红的脸上美目半闭,咬着掀起的衬衣下摆的嘴里快活的闷哼着。如果此时有人正巧站在我面前,就会看到一个长得清纯可爱的年轻美女无耻的岔开双腿坐在长椅上,手里抓着比自己手臂都粗的自慰棒快活的插着牝穴,两条踏在长椅边缘的双脚因为极度的快感而紧绷,略微生锈的长椅不堪圆润的屁股扭动的力道,发出吱扭吱扭的声响。

  就在这时,一连串「喀嚓喀嚓」的照相机快门声将我从触电般的快感中惊醒过来,只见两个不良少年打扮的高大男孩一左一右挡在长椅前,两人都拿着手机对着我,看他们脸上抑制不住的兴奋表情,显然是因为拍摄到了我的淫乱姿态而惊奇。

  「整个过程我们都看到了,当然也有好好拍摄你的淫乱模样。」两个不良少年淫笑着凑过来,其中一个寸头少年将手机屏幕转向我,屏幕上的照片正是从我双腿间拍摄的情景,被淫水沾湿的自慰棒已经大半捅进牝穴,从这个角度还能看到掀起的衬衫里两颗浑圆的乳峰的下半球,以及我美目半闭、香舌半吐的淫乱表情——想必这样的照片传出去,我一定会身败名裂,成为整个东京市最淫荡的女人吧——毕竟大半夜不回家在公园长椅上自慰的事情,也不是一般女人能做出来的。

  「你明白你现在的处境吧。」另外一个带着运动线帽的男生几乎快要凑到我脸前,缓缓的说道:「如果这些照片传出去……」

  「求你们不要……」我红着脸,一边慌张的整理着衣服小声说道:「你们要做什么才肯删掉那些照片?」

  「看来你很明白你的处境啊,大姐姐。」寸头不良少年淫笑着将手放在我细腻的大腿内侧,他一边用粗糙的手指贴着我的肌肤向里摸索,一边说道:「看来你也没少看AV什么的吧,既然这样,如果你让我们两个都好好爽一爽的话,我们就放你走。」

  「呵啊……」被他的手贴着湿漉漉的大腿内侧摸索,本来已经消下去一点的欲火再次渐渐燃起,我装作一副抗拒的样子伸脚试图蹬开他,但是那只脚很快就被他顺势抓在手里,将我的脚按在他早已经硬邦邦的勃起的大肉棒上,隔着裤子我都能感觉到那硕大的龟头带来的滚烫感,看来这个寸头少年对我性感的身体很是满意,已经情不自禁的兴奋起来。

  「真的可以吗?」我装作娇羞的样子,试图将脸扭到一边,但是那个戴帽子的少年已经伸手捏住我的下巴,不等我说完,就将嘴凑了上来,粗鲁的将带着烟味的舌头狠狠的捅进我的嘴唇间,在我的口腔里搅弄起来,我扭着脸想要躲开,但是那少年兴奋的喘息扑在我脸上,撩得我也情不自禁的喘息着。

  果然,我那副欲求还羞的拙劣表现让两个不良少年看在眼里,让他们轻易的相信了我就是个欲求不满的骚货,这时他们不由分说,已经将我的身子在长椅上转了半圈,变成仰躺在长椅上的姿势,而那个寸头少年则双手抓住我的双腿,让我的膝盖顶在肚子上,双腿呈M形大大张开,而那个戴帽子的少年则脱了裤子坐在长椅上,让我的头枕在他的大腿上,而他那虽然稚嫩但是尺寸惊人的大肉棒就挺立在我的浅绿色鬓发旁,这样我只要一转头嘴唇就恰好能碰到他的肉棒,那青春期特有的味道不断刺激着我的鼻腔,若不是强忍着冲动,我早就转过头去张嘴将那根能带给我无限欢快的肉棒含在嘴里又吮又吸了——不过那样的淫荡姿态,对于两个不良少年来说也未免太过刺激了一点,一开始还是让他们以为自己遇到的只是个被发现自慰模样而惊慌的上班OL吧。

  果然那个戴帽子的少年见我不动,粗暴的伸手揪住我的披肩发,按着我的头迫使我转过脸来,他粗暴的动作弄得我头发很疼,我情不自禁的轻呼了一声,这让他误以为是抗拒,于是他更加狂躁的双手搂住我的头,让我的嘴唇一丝缝隙都不留的紧紧贴住了他的龟头,他气冲冲的训斥道:「张开嘴含进去,你这母猪,连舔鸡巴都不会吗?」说着他伸手托住我的牙关用力一捏,我的嘴被迫张开呈O形,他那蘑菇般的龟头已经粗暴的捅进了我的嘴唇间,在我的嘴里狠狠的抽动着。
  「已经湿成这样了哦,大姐姐!」这时那个按住我的双腿的寸头少年将两根手指剥开我的阴唇,将指头捅进我的牝穴里搅动起来,指头和肉壁之间不断挤压,发出极为羞耻的汁液搅动的声响,那寸头少年显然是个中老手,不断深入的手指极为要命的不断刺激着我的敏感点,强烈的快感电流一般袭来,让我的身子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脑子里一阵酥酥麻麻的,几乎真的要沉沦下去,令我不由得暗想现在的高中生真是厉害啊。

  我的嘴被塞进另外一根肉棒,但是仍从喉咙里发出媚意十足的喘息,表达对他手法的满意,他在我的牝穴里抠弄了一会,拔出手指,将两根沾满我的淫水的手指捅到我眼前,他一边分开两根手指让我看清手指间黏连的淫液,一边伸手揉搓着我的胸部问道:「你这母猪,下面都已经湿成这样了,一定很想要吧!」
  「嗯……嗯……」我用鼻子发出含混不明的呻吟声,寸头少年显然很不满意,他伸手在我的大腿外侧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激得我身子猛地一颤,他一把扯下自己的裤子,将那根青筋暴起的大肉棒向前一挺,恶狠狠的问道:「哼什么哼,想要就开口好好求本大爷!」

  「嗯唔……」我艰难的将捅在我嘴里的肉棒吐出去一半,含混不清的说道:「请您、来插我吧!」还没说完,那个戴帽子的少年就按着我的头狠狠向下一压,那根肉棒从我没来得及准备的嘴里直捅进去,一直深深的挺近我的喉咙里去,硕大的龟头在我的喉咙深处搅动,捅得我猛烈的咳嗽着,痛苦的干呕起来,但是他似乎并没有打算放开我的样子,依然死命的一下一下按着我的头,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的肉棒深喉,插得我眼泪不住的向外冒,眼睛都开始模糊了。
  「是要好好教训一下你这头母猪了!」寸头少年兴奋的按住我的大腿,让我的腿窝大大张开,那个寸头少年就站在长椅边上,将他那尺寸惊人的肉棒捅进我已经泥泞不堪的牝穴里狠狠的抽插起来。他结实的大腿随着肉棒在我的身体里进进出出而不断撞击着我因为抬起双腿而翘起的屁股,发出激烈的声音来,而他则将我的双腿扛在肩膀上夹住他的脖子,腾出一只手来抓着我雪白的奶子揉搓起来。
  两个青春期的男人的体力是无尽的,并且在一阵阵快感袭来的间隙,我能感觉到两人的动作虽然略显僵硬,但是显然都有着不错的经验,尤其是那个正在插我牝穴的少年,靠着双腿蹬地爆发出的力道让肉棒狠狠的顶入我的牝穴深处,虽然技巧不足,但是凭着横冲直撞的力道,也捅得我平滑的小腹一阵阵抽搐,身子如同熬化的蜜糖一般软瘫瘫的倒在两个男人的身子中间,任凭两人一边用肉棒插着我的身子,一边伸手在我身上肆虐。

  「真是不要脸的巨乳啊,你这母猪!」那个戴帽子的少年不用自己出力,他坐在长椅上,舒服的享受着我侧着脸给他口交的刺激,一边伸手揉着我的头发说道:「你这母猪应该经常自慰吧,你的巨乳一定是被你自己经常揉大的吧!」一边说着,他伸出手去揉着我另外一颗奶子,牝穴和嘴里各自被插着一根肉棒,同时胸前的奶子也被不同的男人把玩着,虽然不是第一次群交,但是在这灯光昏暗的露天公园气氛的衬托下,我感觉身子里一阵阵的燃烧着,一阵阵从牝穴里传出的热流几乎要把我的大脑烧化,被插得泛红的牝穴也情不自禁的收缩起来。
  这下简直要命,那个站着插我牝穴的少年在接连挺撞了两三下后,终于忍不住大喊道:「不行,这母猪的肉穴简直太要命了,我要……我要射了!」喊罢只见他闷哼一声,整个人向前一挺,双手死死地抓住扛在他肩上的我的双腿,我还没来得及阻止,就感觉一股久违的滚烫热流从他一抖一抖的身子喷进了我的身体里来,他埋着头,全身僵硬的绷紧着,将滚烫的精液深深的灌注到我的子宫深处,我虽然也已经兴奋不已,但还没有到高潮,只是被他喷射的热流猛地一烫,也是情不自禁的全身哆嗦起来,面色潮红的我也伸出手,纤纤手指抓住他的后背,蜷缩着身子,将他喷射出来的精液一滴不剩的承受下来,丝毫没有考虑会不会怀孕的事情。

  「换我来!」那个寸头少年喘着气将肉棒从我的身子里退出,那个原先抱着我让我给他口交的少年立刻站起来接替了同伙的位置,他将躺在长椅上全身瘫软的我抱起,让我面朝下跪在长椅上面,身子则趴在长椅靠背上,他扯住我的双手向后,这样的姿势迫使我身子向后撅起,那被长椅的镂空印得满是压痕的雪白屁股就无耻的向后翘起,被插得红肿的牝穴口无耻的张开着,不住的向下淌落着白浊的精液。

  经过一番激烈的交合,刚刚被内射的我全身上下连指尖都酸软,将脸倚在椅背上不断地喘着气,我的胸膛不住的起伏,但是那个戴帽子的少年丝毫不肯给我一点喘息时间,他淫笑着伸手穿过我的手臂,抓住我那两颗垂在身下的圆润奶子,一边揉捏着一边问道:「大姐姐,要被刚刚插过你嘴的鸡巴插进骚穴里面了,很想要对吧?」

  「嗯啊……饶了我……太厉害……」我喘着气祈求道,但我还没说完,那个少年已经忍不住挺着还沾着我的口水的肉棒,从屁股后面一贯而入,突然贯穿的撕裂感瞬间就被身体被填满后的强烈满足感代替,刺激的电流沿着脊柱蔓延,直冲本就一片空白的大脑,我猛地抬起头,两眼翻白吐著舌头大叫起来:「哦哦哦哦,不行,太、太厉害了啊——」

  寸头少年留在我牝穴里的精液让这个戴帽子的少年的肉棒无比顺畅的在我的身子里横冲直撞,刚刚插到我喉咙深处的硕大龟头此时在我的牝穴深处不断冲刺,膨胀的龟头不断捅翻牝穴深处的肉褶,酥麻的快感令我快活得眼泪直流。

  真是没想到现在的高中生都这么厉害,我竟然会在深夜的公园长椅上被两个高中不良少年翻来覆去的站着插到这么深的地方,还身不由己的翻着白眼吐著舌头露出一副愚蠢的表情,被两个不认识的陌生少年看得清清楚楚。

  刚刚在我牝穴里一发的少年拿着手机走到长椅后面,用手机咔嚓咔嚓的拍摄着我双眼迷离的愚蠢表情,我想要开口制止,但是站在我身后的少年肉棒进出的刺激实在太强烈,让我到了嘴边的话都变成舌头半吐出来,我无力的趴在长椅上,用仅能活动的双手摆在脸旁,颤抖着比了两个V字。

  「看来大姐姐对我们的肉棒很满意呢!」用手机将我翻着白眼比V字的愚蠢面容全拍摄下来的少年凑到我的面前,他用手拨开垂到我脸前的秀发,挺着他还沾着我的淫水的肉棒到我嘴边,依然坚挺的肉棒横在我的眼前,我本能的探着舌头沿着肉棒的侧边啧啧的舔舐起来,他的精液混着淫水蹭在我的脸颊上和嘴唇上,留下白浊的痕迹。

  「哦哦哦,大姐姐的圆屁股真是太棒了!」站在我身后的少年大力的抽插着,他的小腹狠狠的撞击着我的屁股啪啪作响,他显然对我的身体满意极了,上半身几乎趴在我大汗淋漓的背上,双手绕过我的臂弯抓着我的奶子揉捏,最要命的是他张嘴咬住我的耳垂,这一连串的刺激几乎将我的头脑烧化,我只感觉全身上下如同火烧一般,简直就要熔化在他肉棒的深深探伐之中。

  「哦哦哦……呀啊啊啊啊——」可惜他火热而有力的抽插也没能支撑多久,只见他身子向后一仰,双手死死的掐住我的腰窝,全身立刻哆嗦起来,本就被插得一滩狼藉的牝穴再次被又一发浓稠滚烫的精液深深灌溉,这下就连刚才一直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的我也终于当场失控,失神的双眼流着泪发出一声高亢的娇喘声,原本跪在长椅上的双腿也无力的向两边滑开,几乎是瘫坐在长椅上,雪白的身子不受控制的痉挛着,尤其是被插到红肿的牝穴更是不断颤抖着,不断有白浊的精液沿着肉缝向外溢流。

  「呼呼……大姐姐的骚穴真是极品呢!」「这样的极品不多干几次太亏了,不如带回去,叫上那几个家伙一起爽爽吧!」两个少年显然也累坏了,两人伸手在面朝下趴在长椅靠背上、不是全身一颤一颤的我满是汗水的屁股和胸前不断揉搓,一边喘着粗气讨论著。

  两人说罢,就伸手将趴在长椅上喘息不止的我抱起来,两人一左一右的把我架在中间,粗鲁的拖着我就想往公园外走去。

  「嘿,看到刚才我发在Line上的照片了吗?我们马上带着这个骚母猪去你家,把几个兄弟都叫来,今天好好爽一爽——」寸头少年得意的给别人打着电话,但是他还没说完,一只手就已经从背后抓住了他的电话。

  一只他自己看不见的手。

  「喂,两位小哥。」被他们一左一右架在中间的我抬起头,冷漠的看着他们:「你们妈妈没教过你们吗?性爱是双方你情我愿,可不是能够强迫的!」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被看不见的手抓起手机的寸头少年惊恐的看着我,当他看到自己的手机凭空飞起被捏碎之后,脸色就变得煞白起来。

  「强奸是不被允许的,」被他们两人放开的我,伸出手指指着他们两个:「就让我替你们妈妈教你们这一课!」同时从刚才就一直站在旁边,让我得以从旁观者的视角欣赏我自己被人轮奸的淫乱模样的「恶灵」也站在我身后,张开五指半挡住脸,用右眼冷酷的看着两个不良少年。

  「咔嚓」只听一声脆响,两个不良少年突然被身后长椅上变形的木条缠住,两人被变形的木条卡在长椅上,那姿势就如同中国古代的刑具——木枷一样,两人的双手和脖子都被卡在长椅缝隙之间,身子则跪在长椅前的地上,惊恐的惨叫着而动弹不得:「啊啊,这是什么情况,快放开我啊!」

  「嘛,你们两个不是很喜欢做爱吗?」我和「恶灵」一人一边,各自蹲在一个面朝下被卡在长椅上的不良少年身边,轻蔑的仰起脸瞥着他们说道:「自慰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少做过吧?」

  「求求你,放了我们吧!」两个少年这下都知道是我做了什么手脚,连声哀求道:「我们再也不敢这么做了!」

  「其实我一早就看见你们两个了,从进公园开始就在尾随我对吧,不是第一次这样吧。」我慢慢说道:「看在你们刚才确实很卖力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但是,我要让你们再起不能!」我蹲在那个戴帽子的少年屁股后面,「恶灵」则蹲在寸头少年屁股后面,我们同时伸出手从两个少年的裤子里面掏出他们疲软的肉棒,那个「恶灵」能够控制一定距离里的所有「棒状物」,肉棒这样的当然也算在其中,况且我们两个灵活的打飞机手艺,别说是两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就算是老头子也一样受不了,我们刚沿着肉棒撸了几下,两人的肉棒虽然已经筋疲力尽,但还是很快一柱朝天了。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呀啊——」我的嘴里因为快速晃动手撸动不良少年的肉棒而发出奇怪的叫喊声,同时那个「恶灵」的纤纤玉手也抓着另一个人的肉棒飞快套弄起来。

  两个不良少年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两人的脸上都满是混杂着恐惧和舒爽的奇怪表情,两人都瞪大了眼睛,紧咬着牙,不断的发出沉重而急促的喘息,不一会,两人的肉棒就在我们的手技下再次喷发出浓稠的精液,但是我们丝毫不肯放过他们两个,不等他们有机会休息,再次飞快的套弄起来。

  「不行……啊,不行了,要断掉了!」两个不良少年喘着粗气苦苦哀求道:「这样下去以后就硬不起来了!」

  「能死在我的手里,还要以后干什么!」我冷笑着说道,一边用手心包住戴帽子的不良少年的龟头转着圈揉搓起来。

  「啊啊啊——求求你,放了我们吧!」在我手里连着喷了四五次精液之后的不良少年们已经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剩下垂头丧气的一连声哀求。

  「哼哼——」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身后「呼」的一声,我下意识的一歪头,只见困住两个不良少年的长椅木条上各自出现了两个巨大的金属扳手,那两个扳手凭空一转,「咔嚓」一声,将木条扭断,失去了支撑,两个不良少年顿时无力的脸朝下趴在了地上自己的精液里动弹不得了。

  「你也是替身使者吧!」我身后传来一个声调奇怪的声音,我惊讶的转过头去,只见一个骑着哈雷摩托、穿着满是油污的机修服的外国人模样的胖老头从墨镜后面抬眼看着我。

  「你说什么?」我惊讶的看着他,虽然我并不认识他,但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他骑着的摩托和我身边这个「恶灵」是同一样的存在!

  「替身使者之间是互相吸引的!」胖老头看着我说道:「虽然你……这幅模样,但是你身边这个就是替身,而你就是」替身使者「!」

  看他欲言又止的神情,我急忙低头去看,赫然发现刚才两个不良少年根本就没把我的裙子放下来,被精液濡湿的裙子此时正黏在我的腰间,被插得红肿的牝穴正不断向地上滴落着白浊的精液,我羞红了脸,急忙将湿漉漉的裙子放下来,这才抬头看向老头。

  「让我来告诉你替身的真正用法吧!」老头推了下墨镜,缓缓说道。

  (未完待续,更新不固定)

***********************************  替身使者:柯特妮·柯娜(Courtney·Conner)

  替身名:应招荡妇(Call Callet)

  替身能力:人形替身,控制棒状物,射程为3米。

  替身数据:
  性能力:A
  性经验:A
  腰力:C
  敏感度:B
  持续力:D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