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王之刃-迷雾森林BAD END】(10-11)【作者:burnerman】
【女王之刃-迷雾森林BAD END】(10-11)【作者:burnerman】
字数:230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

  在最凶恶,最多强大的淫兽聚集之处—第二森林,突然出现了一个空间扭曲,走出来的,是一名女性。她有着长长的深紫色头发,绑成马尾用皇冠束着,妖艳的神情,有如能够魅惑所有男人一般,头上还长着两根黑色的角,耳朵意外的相当长,如同精灵一般。她穿着一件有着黑色,紫色和红色的连衣裙,暴露的连衣裙在胸部以上完全露出她性感的香肩,衣服下穿着黑色胸罩,腰部上有着黑色蝙蝠袜带,连接到大腿高度的高筒靴,而她的下体只有以蜘蛛图案的裆部遮掩着。另外,她穿戴着红色指尖的黑色手套,和高筒靴的脚趾一样图案。

  淫兽们看到眼前有着丰满胸部,纤细的水蛇腰,性感的翘臀,纷纷上前,伸出触手或是分泌各式各样液体,袭击这位女性。「哼…一群杂碎…」这位女性握着巨大的法杖,连动都没动,周遭就出现黑色的光圈,扫向这些淫兽,当淫兽们碰到黑色光圈,纷纷变的腐朽,而成了屍骨。这位女性就是沼地魔女——维尔贝利亚,三围96,61,91,除了手上的魔法之杖,还有另一项武器——冥界之鞭。

  「哼…一直躲在这种地方吗?」沼地魔女走到森林中心,进入了位於中心的地下区域,这里似乎全都是由肉壁组成的,而这些肉壁彷彿有智慧一般,并不攻击沼地魔女,沼地魔女走向深处,映入眼前的是,肉壁组成的巨大空间。

  「亲爱的沼地魔女,好久不见了!」一名白色长发,穿着如同绅士伯爵一般的男子单膝跪在空间的中央。「好久不见了,一千多年了吧,触手王!」沼地魔女笑着看向触手王。

  「那么…沼地魔女今天来有甚么事情吗?」「那股力量…你独吞了,对吧?」沼地魔女问着。原来,那祕宝是指某种力量来源,而位置正好在触手王的空间上方。「哼哼哼哼…没错,我已经得到了这股力量,很想马上来试试看,你想嚐嚐看吗?」「那我倒是很想试试看呢…给我一点愉悦吧!」说完,沼地魔女将魔法之杖收了起来,看着触手王,兴奋的说着。

  触手王弹了下手指,一阵阵的震动过后,耸立在沼地魔女深厚的,是一座约五公尺高的肉块,肉块打开中央的裂缝,伸出大量触手,沼地魔女才要往后转身,就被各式各样粗大的触手缠住四肢,以及身体。两条滑溜的触手袭向巨乳,将她的乳房拧成麻花卷一般,「喔喔喔…好刺激…呢…」沼地魔女呻吟着。「这种拘束…可对我没用呢…」

  「我当然知道,所以…」一根前端膨胀的触手,里头带有大量液体,插入她的嘴里,咕噜咕噜地灌入她的肚子里面,「呜喔喔…是剧毒…和催淫液体吗?这种毒素…神经毒?原来如此,不让我…离开是吧?」「让你逃脱就惨了,毕竟你只要有心,就能马上取走我的小命,说明白点,我必须时时刻刻吸取你的能量和控制你的心智,才不会被反杀呢!」一切如同触手王的预测,接下来就是赌上自己的生命,要使用这股新力量,将沼地魔女占为己有,直到把她的力量全部吸收为止。

  接着,两根触手针筒插入她的左右大腿,注入溶解液体,然后一根粗大的触手紧紧缠住她的腰部,抓住双腿的触手用力一拔,居然将沼地魔女的双腿撕扯断裂,两条白晰的丰腴双腿掉在地上,「呜喔喔喔喔…我的脚…呜喔喔喔!!!」加上剧烈淫毒的刺激,痛觉与快感合并,让她居然高潮了!

  接着,两根吸盘触手一下子吸在她的乳头上,先分泌出消化液,将胸部的衣服溶解,接着吸盘内壁伸出一圈细小的牙齿,紧紧地咬进她的乳肉。「喔喔喔喔喔!!!」沼地魔女开始淫叫着,吸盘一口气大力榨着乳汁,「噗哧噗哧」的声音响起,乳汁随着触手管,被触手王吸走,此时又伸出数根针筒状触手,将催乳液打入她的乳房上,一下子乳房肿大了起来,「胸部…好热…好热啊啊啊啊…」沼地魔女激烈地扭动着身子。

  「前菜上桌了!」一根粗大,是她腰部两倍宽的巨大肉棒伸了出来,插入她那被触手硬是撑开的小穴,滑溜的触手稍稍费力之下,捅进了阴道,顶在子宫顶部,接着,巨大肉棒表面伸出许多尖锐的刺,把她的肚子捅出一根根的肉突,「好刺激…呀阿阿…要泄了…又要泄了…」「沼地魔女,如果此时肉棒高速旋转,你觉得如何?」「难道…不要…住手…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没说完,带着尖次的肉棒高速旋转起来,将她的子宫不断撕扯,大量鲜血伴随着体液喷了出来,以及痛楚造成的尿失禁,喷出来的尿液。

  「喔喔喔喔喔喔喔!!!!」沼地魔女沉浸在快感之中,肉块此时将她拉入体内,关了起来。先伸出几根触手,分别插入她的耳朵,鼻孔,眼睛,嘴巴,以及插进她的头盖骨里面,开始分泌催淫液体,接着,双手在肩膀以上被管状触手包住,消化液体迅速的将她的双手溶解。四根触手分别插入她被溶解的原来四肢位置,将被溶解的部分当作阴道一般,开始高速抽插起来。「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沼地魔女已经失去了理智,不断高声浪叫着。即使是隔音良好的肉块,也能听见她的悲鸣,触手王满意地看着。

  「开始上主菜吧!」无数条透明的触手,里面满满的是卵粒,先伸出几条插入她的乳房之中,也在她的体表其他部位插入触手,包含大脑之中,都备有着卵粒的触手插了进去,一颗颗的卵粒将她的乳房膨胀的凹凸起伏,大脑因为塞入许多卵粒,让沼地魔女的淫叫变得更加奇特,「喔咿喔咿…喔喔喔…」

  粗壮的肉棒终於拔了出来,还连同她的子宫颈拉扯出来,但几根触手将她的子宫颈向外拉扯到极限,接着大量带有卵粒的触手插入她的小穴之中,直达子宫顶,再次把她的肚子撑开到近乎极限。貌似还是不够的样子,剩下来的触手居然从外面插入她的肚脐眼,直达子宫之中,其他触手也捅破她的肚皮,纷纷插入她的体内,开始产着卵。两根爪状触手将爪子并拢,形成钻头,插入她的左右腹部之中,大力地钻了下去。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在沼地魔女一阵阵痉挛之下,爪状触手碰到了卵巢,接着,居然直接用爪子将卵巢拉扯出来,尚未从子宫旁分离的卵巢还带有着一条连接到子宫的管道,跟着拉了出来。众多触手眼见又有地方可以侵犯,纷纷插入卵巢,将卵粒一粒粒的塞了进去。现在,除了脸部皮肤没有卵粒的轮廓外,全身的体表上都看的到触手的卵粒,随着发育快速进行,卵里孵出的是,一条条细长的蠕虫,在沼地魔女体内钻着,包含脑袋之中。「喔咿喔咿…喔喔喔喔喔…」受不了强烈刺激的沼地魔女,居然潮吹了!蠕虫纷纷从体表钻破洞,跑了出来,然而,由於身为恶魔的沼地魔女不会那么容易死去,自身会慢慢的复原,也因为这样,想轻易死去是相当困难的。

  「来上个饮料吧!」两根触手针筒打入她乳房下方的皮肤,随着一阵阵的快感,居然又多出了一对乳房,现在,沼泽女王有两对巨乳,新的乳房让触手找到新的玩物,左右乳房各有两根触手将她的乳头孔撑开到极限,接着,跟刚刚一样的触手插了进去,开始产下众多的卵粒,把她的乳房撑得表面凹凸不平,然后分泌快乾液体,封死出口,孵化的蠕虫钻不出乳房,开始疯狂咬着乳肉,让沼地魔女无助的一波又一波高潮。

  「呀啊啊啊啊阿…」沼地魔女陷入无尽的快感,「接着,就是无限自助式餐点…献给伟大的沼地魔女…」触手王笑着,看着眼前的成果。

  「哈阿…只要有心…玩腻的时候再出去…就好了…只要有心…」沼地魔女想着,随即,更多的快感袭卷她全身…

  …

  雅蕾茵走在森林之中,虽然也觉得刚刚那名少女有危险,但这里太麻烦,危险实在太多,只能相信她会自行脱困。突然,眼前出现一只大眼睛,底下还有几条触手,大眼睛一看到雅蕾茵,马上将眼睛张得大大的,放出光线。

  「不好!」雅蕾茵急着摀住眼睛,却已经来不及了,这是催眠眼怪,可以操控猎物的精神,只见雅蕾茵痴痴地看着前方,放下手上的杖,触手缓缓插入她的嘴里,雅蕾茵双手自己伸了出来,握着触手,开始自己动着嘴巴,为淫兽口交,接着,催眠眼怪插入她毫无遮蔽的下体,捅破叶子制成的内裤,插入她的肛门以及蜜穴,「嗯嗯嗯恩…呜喔喔…」雅蕾茵双眼无神的,为眼前的淫兽不断交合着,催眠眼怪将一股股浓稠的精液灌入她的体内,把雅蕾茵的肚子微微撑开,眼见时机成熟,准备产下卵时,一声爆炸响起,不仅让催眠眼怪吓到,也惊醒了雅蕾茵。
  「喝啊!」雅蕾茵拿起长杖,捅穿催眠眼怪的大眼,结束了这淫兽的性命,「好噁心…差点就被产卵…刚刚那是?」雅蕾茵走向爆炸声音来源。

  …

  时间回溯几分钟前,在雅蕾茵附近,一名女性出现,这名性非常奇特,全身粉红色的,头上有一对兔耳朵,粉红色长发长至腰际,虽然穿着连身裙,但是胸前是完全没有衣服的,令人讶异的是,头发居然从胸部左右两边,伸出手来包住乳头的位置。在手上有着同样粉红色的长袖,但是,似乎与连身裙一样,和人是一体成形的。胸部下方有着奇怪的圆圈花纹,长裙下拖在地上,甚至可以看到黏液滴落,又被吸收的画面,脚上穿着露趾头的鞋子。

  她是千变刺客——美萝娜,因为身体由黏液构成,并没有固定的三围,但通常保持在大约88,60,86的丰满三围下。美萝娜本来是想为沼地魔女取得秘宝,却遇上了一群腐烂骸人。「真是的…都说了我不是人类了嘛…快让开吧!」但是,眼前的腐烂骸人反而纷纷扑向了美萝娜,「嘿呀!」美萝娜轻松地跳到了空中,「哼哼…死吧!」胸前的双手挤着乳汁,多种效果的乳汁之中,有一种可以产生爆炸,只见火花迸出,将现场的腐烂骸人尽数炸碎。

  「哼哼…不听话的傢伙…」美萝娜得意地看着地上碎屑,转头一看,眼前出现的居然是雅蕾茵,她认识这个人,知道雅蕾茵是非常强大的战士长。

  「这不是战斗教官—雅蕾茵吗?你怎么在这里呢?还有你的肚子…有点大呢…」雅蕾茵有些脸红的说着:「不、不甘你的事,你来做甚么?」

  「那还用说,为了献给女王陛下秘宝,我们这些仆从,自然要亲自过来啊!」「你们这些沼地魔女的部下,决不让你们夺去这种力量!」雅蕾茵指着美萝娜说着,「除非你打赢我,否则别想过去!」「没办法了…本来我不想跟你打,只好让你死在这里了…」美萝娜说着,双乳喷出乳汁,雅蕾茵迅速跳开,乳汁喷在树干上,将树干溶解出几个洞。「喝啊啊啊!!」雅蕾茵已经冲到美萝娜附近,美萝娜马上变成流浪战士—蕾娜的样子,不过雅蕾茵并没有被吓到,仍然攻击着美萝娜,「锵!」声音响起,美萝娜变成的蕾娜用盾挡下攻击,雅蕾茵转身扫腿,将美萝娜的重心偏移,倒在地上,接着再次攻击,美萝娜胸前一闪,雅蕾茵紧急跳脱,躲开了腐蚀液体。

  「没办法了…看我的!」美萝娜双眼一闪,雅蕾茵马上想起刚刚的事情,用杖往地上一插,拨出尘土喷向美萝娜,「可恶…是沙尘!」美萝娜赶紧闭上眼睛,失去了一瞬间时机,雅蕾茵迅速冲向美萝娜,「可恶!DragonTail!」两人的招式撞在一起,接着两人在一阵阵比试之下,分别弹了出去。

  「呼呼…」雅蕾茵站了起来,看着同样站起的美萝娜,「看来战斗教官不块是当代最强之一呢!」「少来这套!」亚蕾因再次冲向美萝娜,不小心变回来的美萝娜来不及再次变身,便对着雅蕾茵,准备挤出爆炸乳汁,然而,却被雅蕾茵算准这一点,在即将喷出乳汁时,雅蕾茵从美萝娜左边,用杖反手压住她的左乳,使得美萝娜喷出的乳汁歪掉,导致近距离爆炸!两人都飞了出去,不过雅蕾茵比较幸运,滚到一旁而已,而美萝娜不知道被炸飞到何处。

  「呼呼…」雅蕾茵放下杖,喘着气休息。不过,此刻她却没注意到其他淫兽的动向,是她最大的失误。有一类淫兽介於动物以及植物之间,是低等的淫兽,但是有时候却能带给猎物意料之外的攻击。

  附近树上,有一种淫兽,叫做乳胶树皮,全身黑色的包裹在树上,虽然没有所谓的眼睛,却能感受到雅蕾茵在附近,趁她分神不注意时,趁机跳上雅蕾茵身上,迅速将她的双手往后拉住,并且将她的双手从肩膀以下包裹起来。「不好…这是…我没办法拿武器,糟糕!!」雅蕾茵用力的将手撞击一旁的石头,或是树干,却毫无作用。

  就在雅蕾茵奋力挣扎之时,空中来了下一波攻击,一只巨大的苍蝇,扑向雅蕾茵,将她抱了起来,她的身体被这种淫兽—寄生淫蝇的六条腿紧紧勒住,然后,整个人被带着飞到了半空中。「可恶…放开我…放开…喔喔喔喔!!!」突然,尾部连续的大幅突刺,捅的雅蕾茵阵阵抽动着,痛的她在半空中双眼圆睁着,雅蕾茵仰头不住的惨叫起来。寄生淫蝇突刺频率越来越快,转眼间,已经狠狠的插了她的蜜穴十几下,接着,寄生淫蝇又是大力一插,将交合的肉茎插进了她的蜜穴中,不再拔出,取而代之的是,剧烈的蠕动着,寄生淫蝇将大量白色的精液和虫卵连续射进雅蕾茵的子宫里面。「呜喔喔喔喔…呜喔喔…」雅蕾茵在惨叫之中,看着自己的肚子慢慢的鼓了起来,因为剧痛,而剧烈的抽搐着。

  「喔喔喔…我的…肚子…喔喔喔…」雅蕾茵慢慢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被丢在一处非常恶臭的洞穴中,她发现自己似乎躺在湿濡的环境里面,「这是…呀啊啊啊啊!!!!」她往四周一看,发现自己周遭都是白色,橄榄球一般大小的蛆,突然,肚子一阵剧痛,「呜喔喔…呜喔喔喔…」雅蕾茵想要离开,却发现双腿被某种黏液黏住,而双手的乳胶树皮还未放开,紧接着,她的肚子又是一阵剧痛和痉挛。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雅蕾茵躺在地上,肚子不断鼓动,接着,阴道撑开,喷出了数十只白色蛆虫,也让雅蕾茵高潮了!「喔喔喔…终於…」才想这样讲,几只寄生淫蝇又飞了进来,抓住着雅蕾茵,开始第二波抽插,「呜喔喔喔喔喔喔…」雅蕾茵开始陷入无尽的繁殖地狱之中…

  …

  几天后,雅蕾茵已经没有反应,并非死亡,而是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肚子膨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而双乳有因为母乳分泌,变得更加丰满,乳汁不断地流出,被爬在身上的蛆舔舐着。雅蕾茵的头部突然剧烈抽动着,接着,她的嘴巴,鼻孔和耳朵钻出了一只只白色的蛆…

  …

  「这里是…」因为自己乳汁的爆炸,被波及而飞出来的美萝娜,躺在一处洞穴中,她看着上方的洞口,「原来是掉了下来…那么…该离开了…」美萝娜说着。突然,后方传来了声音。

  「想要离开这里是吗?」美萝娜惊觉不对劲,往后一看,发现是一名有着巨大的蛇身体,但是却有着美若天仙的美女上半身,溜黑的长发在身后,有着妖媚的眼神和面孔,胸前的巨乳和美萝娜目前的大小估计差不多。「你…你是…梅杜莎吗?」美萝娜听说过,这么个人形怪物,等级据说也是BOSS等级的。「既然如此…看我的!」美萝娜突然挤出乳汁,想要溶解对方。梅杜莎只是插着腰,看着乳汁喷向她,「去死吧!怪物!」美萝娜说着,没想到,梅杜莎却丝毫没有受伤,「你说…谁是怪物阿…」

  「可恶…」美萝娜本来打算逃跑,不知为何,双腿像是硬化一般,不听使唤,她低头一看,脸色变得难看。不知何时,双腿已经变成石头,「不要…这样下去…」她想要让不是石头的部分身体逃走,却被梅杜莎的蛇尾扫断脚,蛇尾将她的身体卷起来,「糟糕…动弹不得…」梅杜莎将她的双手扯了下来,「你知道吗?我最喜欢将猎物的行动剥夺,再跟她…好好相处呢…」美萝娜看到她的下体,居然伸出一根巨大的肉茎,「不是…不是吧…」美萝娜变得更加惊恐,想再用胸部前方的乳房挤出乳汁,她却先感觉胸前的手变得僵硬,原来已经变成了石化的手,无法动弹。「这样子根本无法…反击…喔喔喔喔喔喔!!!」还没说完话,美萝娜就被梅杜莎狠狠捅入下体,「我可是吞过魔法师呢…所以我有魔力能够捕捉没有实体的你…还有蛇皮可以抵挡腐蚀液体…你已经无路可逃了…」「可恶…」美萝娜不断被抽插,开始翻着白眼,「要去…去了…身体开始…僵硬…」美萝娜的身体一点点的被石化,突然,梅杜莎的乳头开始「勃起」变成肉茎一般的大小,捅进她的乳头穴之中,开始抽插,而随着抽插,她的双乳也变得僵硬。

  「喔喔喔…又要…又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美萝娜翻着白眼,在射精的同一时间,她也高潮了,随后,整个人便成了石像。梅杜莎将她带到洞穴深处,和其他的「收藏品」放在一起。「等到孩子孵化之后,会硬生生的从石像出来…好期待呢…」梅杜莎往后离开,却没看到,美萝娜的眼角泛出眼泪…

  …

  森林外围,一只巨蛙正在睡眠,突然,一群人扑了上前,将尚未苏醒的巨蛙杀死,接着,从巨蛙身体拉出了一名少女,将她拉了出来。趁她尚未恢复意识之际,将这名少女捆绑起来。「动作快…趁她还没恢复意识…」几名盗贼团将泉绑的五花大绑,将她迅速带走…

  这是某一座私人豪宅,盗贼团将马车缓缓驶入,这哩,有着许多的少女石像,正耸立在花园各个角落,马车停在主宅的入口,一名管家上前询问:「请问我们主人要的商品到了吗?」「您好好看着吧!在这呢!」说着,几名男子拉开马车的帘子,映入眼帘的,是被绑成胡座缚,双腿盘坐在前面,双手手臂叠着手臂绑在身后,为了怕逃跑还把她的手用布包裹起来。泉的眼睛用布蒙了起来,嘴巴被堵上红色口塞球,止不住的口水沿着边缘流了出来。她正被一名男子抱着身前不断干着小穴。

  「呜呼…呜呼呼呼…」泉还搞不清楚发生甚么事情,但是她知道自己已经离开巨蛙体内,周遭有很多人的声音,而自己被知道被什么东西不断操着蜜穴,突然,感觉体内那根肉棒似乎膨胀起来,「呜呜呜…呜呜呜呜…」抽插开始加速着,泉根干着她的男子呼吸频率也跟着变快,「喔喔喔喔…又要射了…来灌满这头母猪吧!」语毕,男子射了满满的白浊精液在泉的肚子里面,多到有些精液还倒喷了出来。

  「好了别玩啦!把货物拿出来吧!」盗贼团首领吩咐着,将泉抬进了主宅中央的花园,花园中间,有着一个水池,一名戴着斗篷的谜样男子,正在细细碎语着,只见水池中央召唤出巨大的触手生物,宅邸的主人在旁边看得相当开心,「把她解开!」盗贼团男子将泉的绳子解开,「这里是…哪里?我…你们是什么人!!!」但是,她还没来的及逃跑,就被水池的触手生物抓住,「放…放开我…」但是触手怪却深出更多触手,将她拉向水池中央,捆紧她的四肢。

  「放开我…不要…你要伸去哪里…那里…那里不行啊!」只见触手伸向她的蜜穴和后庭,先个用两根触手撑开,然后分别插入数根触手,「进、进去了…不要一直…钻进…肚子…好撑…啊啊啊…」触手越深越里面,把她的肚子撑的鼓胀,胸部也不放过,勒紧数圈乳房,让她的胸部像是麻花卷一样。

  「呜喔喔…有甚么…要出来了…等等…身体…不能动弹…这是!!!」泉惊恐的发现,随着触手往上延伸到肠胃前半段时,从脚部开始,居然逐渐石化,便的僵硬而无法动弹。「开始了!开始了!」几名男子在旁看着,不断吹着口哨,「救我…请救救我…」泉不断挣扎着,然而,除了被干着的小穴和肛门外,腹部也逐渐的石化,「不要…我不要这样…咕呜…不行出来…」随着前面小穴被触手抽插加速,现在已经连胸部都开始石化,而触手已经贯通到喉咙。

  「不行了…呜呜…要…要去…要去了呜喔喔喔喔!!!!!!」随着她翻起白眼,触手钻出她的嘴巴瞬间,伴随着大量喷出的黏液,泉的下体也高潮了!潮吹喷出一柱水柱,包含触手喷出的精液以及黏液,而同时,泉的嘴角冒出白色口沫,她的眼角流下眼泪,随即,头部一点一点的变成石像,触手会不断藉由她的肠道喷撒着水柱,让她变成人形喷泉,而未被石化的小穴就成了触手怪的苗床,除非触手怪死亡,否则泉只能永远待在这里,无尽的人形喷泉生活…

  …

  「好痛…」被踢飞的倩咪缓缓站起身来,看着自己身上的伤痕,以及几乎破碎完的衣服,她拍拍肩膀,「接下来…要去找她算帐吗…那傢伙,很强呢…」倩咪转了下脖子,发出声响。忽然,迎着微微的风,飘来一阵浓雾,倩咪并不知道,下一个刺客已经到来。浓雾中,飘散着一种真菌孢子,这种孢子会造成人的暂时性麻痺,以及对於大脑强烈刺激,造成剧烈性的痉挛高潮。

  「这是浓雾…呜…身体…好热…好烫…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呜喔喔喔!!!
忍…忍不住…要去…要去了咿呀啊啊啊啊啊!!!!」才接触一下,倩咪就已经翻着白眼,趴在地上爽到高潮,她即使试图强忍剧烈快感,手臂半撑起身体,下体却无法止住液体的喷出,大量淫液喷洒出来,甚至还尿失禁!而倩咪的乳头挺的坚硬无比,别说她原来是特种部队的,现在看来比荡妇还要淫荡许多!

  「哈阿…哈阿…」倩咪试图抠着下体,却因为身体麻痺动弹不得。此时,后方地板缓缓钻出一株植物,这株植物叶子像是一般的兰花,却大上数十倍,叶从中间伸出的是半透明长条薄膜,因而得名「套膜草」,只见薄博套膜将倩咪包覆住,并往自己中心拉过去。

  「呜呜呜…这是…套膜?好薄…无法动弹…空间变得越来越少?」倩咪的身体逐渐解除麻痺,却被包裹住,身体并拢着挣脱不开,「好紧…空气变的稀薄…呜呜…」倩咪发现自己逐渐被迫缩起身体,她用尽最大力气撑开套膜,套膜草眼见猎物不如预期的束手就擒,於是从基部伸出产卵用的触手,插入毫无防备的小穴。

  「呜喔喔喔喔…呜喔喔…这傢伙…不好!!」倩咪瞬间放松了力气,很快地被套膜紧紧裹住身体,抽出空气,套膜草分别在头部上方跟她的脚下旋紧套膜,将她紧实的包住,她那丰满的双乳从外面清晰看见,尤其是那对挺直的乳头,往下看已看见套膜紧紧贴住身体,经过训练的苗条腹肌腰部,高高翘起的臀部,正被阵阵抽插的三角地带,结实的修长双腿,以及她那无表情,却时刻张闭着嘴巴的脸孔,轮廓清晰的印出。套膜草一颗颗的产下卵粒,将倩咪的肚子撑起,越来越胀,直到她无法承受为止…

  …

  不知过了多久,一行人走了过来,「有人被困住了!」一名女子大喊着,随即,穿着铠甲的女兵们走了过来,砍下来不及防备的套膜草,将高潮连连而失去意识的倩咪拖了出来,「这是…不是我们的人,叛乱军的人是吗?」

  「队长,请问该如何处置?」「恩…带回去盖恩斯,让大家见识一下胆敢叛乱的下场吧…」「是!!」倩咪连解释都来不及,就被拖了离开森林。

  在王宫附近街道,大街上中央立起了一根竿子,绑着一头「生物」在旁边,竿子上立着大大的牌子,下面写着:叛乱的下场。而那头动物,头部被黑色乳胶头套包裹着,嘴巴塞着长条形的口枷,鼻子被鼻吊钩拉扯,延伸至头顶至后方颈部,金色长发凌乱的从头套底下散出。

  她的双手被乳胶至皮套包裹,上下手臂绑在一起,手掌部分被包在圆形套子里面无法活动,双脚也是大小腿绑着扎实,只能手肘和膝盖着地,双乳被大小不一的针扎着,鲜血一滴滴的落下,尤其乳头还被菸头烫过,一点点的灼伤痕迹残留着。肚子剧烈抖动而隆起,因为套膜草的种子即将发芽,却因为身体被包在乳胶衣里面,下体又被塞满大小不一的假阳具而无法生产,让这头动物整天不断「呜呜呜」的呻吟着。

  「看,这头蠢猪又在叫了!」看管秩序的女兵一脚踹翻这头母猪,母猪呜呜呜的侧躺在地上呻吟,无助的挣扎着,女兵脱下内裤,当街尿在母猪身上,现场一片哄堂大笑着,民众无不吐着口水或是扔垃圾在母猪身上。

  谁又晓得,这头母猪曾被称为「杀人蜂的一击」呢?

               第十一章

  在森林的某处,继之接二连三不断出现空间裂缝之后,在一次出现新的空间扭曲,一名少女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这里是…?」一名穿着米白色背心的校服少女,有着粉红色的长发,头顶上还有根呆毛。绿色的瞳孔明亮的打良着周遭,那青春活力十足的面容,鼓胀着制服的巨乳,纤细的小蛮腰,在身体后面摇晃着的黑色爱心状尾巴,连接在那非常俏而性感的臀部上。校服下方穿着学园百褶短裙,底下是过膝黑色丝袜,配上黑色皮鞋,看上去就只是个普通学生妹!

  「沛凯!娜娜他们真的来过这里吗?」这位少女其实是戴比路克银河系的第一公主- 菈菈?萨塔林?戴比路克,三围分别为94,57,87,是相当难得的窈窕美人之一,「不…不知道为甚么…身体一直发抖…这里的雾似乎含有着会影响机械的电磁波…我…我不行了…机能要…停…止…了…」「沛凯!振作点!」沛凯是菈菈制造的有自我意识的万能变装机器人,然而,似乎这里的浓雾会严重干扰机器运作,菈菈平时可藉由沛凯换装成战斗型态的衣服,事到如今,也只能靠自己来行动,她将沛凯变回徽章,收了起来。

  「好吧…只能靠我自己了…可是为甚么…力量好像…没办法使出…」平时,菈菈可轻易运用强大的力量,然而,来到这里之后,似乎没办法运用以往的力量对付敌人,「大约…四成多吧…应该没问题…」

  的确,或许敌人正面对决不是她的对手,但是这是迷雾森林,淫兽最爱的就是趁其不备,眼见眼前的菈菈似乎没有发现到自己存在,淫兽们悄悄的开始行动了!几条榨汁蚂蝗趁机从一旁草丛跳出,扑向菈菈!「这…这是…」虽然蚂蝗跳出的速度快,却没有菈菈的反应快,只见菈菈几个回旋踢击,就把最先跳出的几只踢到远方去了,剩下的钻在草丛中,等待时机。

  「不打算放人是吗?」菈菈摆好战斗姿势,就在蚂蝗再次发动攻击时,菈菈也抬腿向蚂蝗踢过去,然而,其他淫兽就在等待这个时候,一条绿色藤蔓不偏不倚地趁机钻向菈菈的下体,突破内裤钻入蜜穴之中。「什么…这是…什么…拔不出来…好痛…卡住了…」菈菈被一种叫做产卵草的植物卡住阴道,藤蔓有利的将菈菈拉到自己身边,产卵草是一种深居在地下的植物,就只有在地面上钻出一个小洞,把自己的本体藏在地下。

  「就凭这傢伙…可恶!看我把你拔出来!」菈菈双手握住产卵草的藤蔓,反过来要把植物拔出,就在这个时候,一旁剩余的榨汁蚂蝗纷纷扑向她,「糟糕了…呜喔喔…呜呜呜呜…」菈菈一个不留神,被榨汁蚂蝗得逞,一只蚂蝗压住她的头部将口器对准她的嘴巴,开始分泌退唾液,其余的也将口器分别贴住她的乳头,将唾液注入乳头穴之中。「呜喔喔喔喔喔!!!身体…好热…好烫…下面也…好胀…要去…要去了啊啊啊!!!!」菈菈第一次达到了高潮,淫水一点点的流了出来,此时,产卵草的藤蔓突然一阵阵抽动,加快抽插的频率,接着将一颗又一颗滚圆的种子,快速的「扑哧扑哧」,射进了菈菈的肚子里面。

  「喔喔喔…肚子…好撑…胸部也…好胀…不要…不行了…呜喔喔喔喔…」菈菈开始眼神飘移着,逐渐地失去理智,随着种子一颗颗的产入,身体被产的反弓起来,浪叫声音也变得清晰而大声。当种子一下子全射进了她那膨胀明显的肚子里面之后,藤蔓接着一阵剧烈的抽动,将白色浓稠的液体射进了菈菈她那满是种子的子宫之中,液体多到从她完全张开的大腿之间倒喷出来。

  菈菈的嘴里和乳头穴里也分别被产下许多的卵,她衣衫不整地躺在地上,直到淫兽们玩够才放开她,而菈菈因为不同於常人,恢复利稍微快上一些,还未等待下一批淫兽来就醒来了。

  「呜喔…呜喔喔…」菈菈趴在地上,不断逼着自己催吐,吐出一坨坨绿色的半透明卵粒,接着用手指伸进乳头穴,一颗颗地将卵粒拨出,「呜喔喔喔喔喔…肚子…在动…呜呜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突然,腹部一阵剧痛,拉拉痛苦的按着肚子,一颗颗发芽的幼苗被生产出来,「还有…喔喔喔…还有好多啊啊啊啊…」菈菈翻着白眼,生产的剧痛和刚刚的快感在这时候居然合在一起,让她又再一次高潮了!

  菈菈慢慢地站了起来,外八着双脚,缓缓的走着,因为她认为,那些淫兽迟早会再次回来,所以要先离开,但是她却忽略了,空中的淫兽!一只黑黄乡间的巨大蜜蜂从后方抱住她,将她抓住后飞到空中。

  「放开!放开我…你…」菈菈转头发现,这只蜜蜂的头部居然是人的头,有着妖媚眼神的女性正看着她,将她转身面对面,然后抱紧身子,「放开我…呜呜…无法挣脱…呜呜呜呜呜呜!!!!」在挣扎过程中,这只人称女王蜂的淫兽,居然吻向她!深吻的同时,尾部的毒针也弯着腰,插入她那湿濡的小穴,「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尾部插入蜜穴之后,开始扩散着毒液,含有催淫成分,让原本种了淫毒的菈菈,变得更加欲火焚身,「身体好烫…号趟…要死…要死了啊啊啊…」菈菈好不容易恢复理智,又再一次被干的翻着白眼,她瘫软在女王蜂拥抱之下,女王蜂将插进她蜜穴的毒针猛然一抽,再一次翘起尾部,对着蜜穴插了回去。

  「呀啊…啊…呜喔喔喔…」剧烈淫毒在菈菈体内作用下,虽然痛得想喊叫,却已经无力回应,双眼圆圆睁大着,张着无法回应的嘴巴。转眼间,女王蜂已经连续狠狠的插了又拔大约十多次,一边抽插着同时一边射出毒素,突然女王蜂大力的一插,将尾部的毒针插进她的子宫,直达子宫顶,然后剧烈的蠕动着,将大量白色黏稠精液和细小的虫卵连续射进了她的子宫里面。

  「呜喔喔喔喔喔…住手…住手!!叫你住手啊啊啊!!!」菈菈在产卵过程中恢复了意识,她用脚踢向女王蜂的腹部,女王蜂在惨叫之中,颤抖着尾部,居然还将最后一股精液射进了她的蜜穴,才甘愿放开她!「呜喔喔喔!!!」菈菈往地面掉落,虽然体力还不及以往,足够她应付眼前的状况,菈菈随手抓向一旁树丛,像是泰山一般荡在树丛间,「糟糕!」突然前方是一大片茂密的树丛,菈菈一头撞了进去,当她出来时,衣服已经被尖锐的树枝刮掉,现在变成裸体,没有任何衣物遮掩。

  「好吧…痛…」菈菈蹲在地上,顺着卵的孵出,她的肚子躁动着,「哈阿…哈阿…」菈菈忍着再一次开始生产,将一大坨白色蠕虫慢慢生了出来,「还有…又来了…哈阿…哈阿…」菈菈努力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再次陷入高潮,用痛克服了快感,终於让腹部变得平坦。「终於…哈…阿…哈阿…」菈菈她不再疼痛,身体的毒液效果也没那么显卓之后,她开始往前走着,「这里真的好大…刚刚在树丛间好像有看到…附近有水源?找找看…恩…那是什么…」地上突然出现一只断掌,看起来是被啃过的样子。

  「好惨…希望不是我妹妹…呜喔…呜喔喔喔喔喔…」菈菈看到附近的血迹上,居然有一条黑色爱心状尾巴,她禁不住这样的打击,终於无法忍受!率先的反应就是呕吐了起来,「不要…不要阿…不可能…不能的…」菈菈的脸色变得苍白,她跌跌撞撞的往后走着,忽然踩在一朵绿色蘑菇上,蘑菇散发出大量孢子,让她连连咳嗽。「咳咳!这是什么…身体…又来了…好热…好难受…」菈菈跪趴在地上,臀部高高翘着。

  「身体…无法动弹…要去…要去了啊啊啊啊!!!!」虽然她翻着白眼,无法动弹,但是下体像是自主行动一般,不断因为高潮而潮吹着,身体自己在抽搐着。原来,这是一种寄生孢子,毒性症状有麻痺,以及高潮。然而,菈菈在毒素之中,居然尿失禁了!身体因为麻痺而无法行动,无法管控着小便的时间,所以尿液跟着喷了出来。

  或许就是尿液的味道,把淫兽也吸引过来,或是血液的味道也说不定。一头长嘴异形慢慢的爬了过来,正好看见菈菈对着自己,就将她从头部吞了下去。「呜喔喔喔…好热…好闷…无法…动弹…」菈菈一口一口的顺着长嘴异形的身体,被吞了下去,从外面可以看到,长嘴异形的头部,有一名少女的轮廓,巨大的乳房,胸前肿大的乳头,翘挺的臀部,修长的美腿,都被长嘴异形吞了下去。
  「好热…身体好像…在融化…要死…要死了阿…要死了啊啊啊啊!!!」菈菈虽然身体无法动弹,但是长嘴异形紧实的胃壁肌肉以及压迫之下,让她一次又一次地接着高潮!「无法呼吸…没有空气…呜喔喔喔喔!!!」忽然,更多浓稠液体灌入,将她全身浸泡起来然后开始挤压着菈菈,不断挤压的肉壁将液体灌入菈菈的所有孔洞,包含五官,乳头穴,蜜穴,尿道以及肛门,那腥臭而黏糊的液体,充斥着她的喉咙,「要死了…呜喔…咕喔喔…咳阿…要死…救我…救救我…梨斗…」菈菈最后眼神涣散的看着眼前没有出口的胃壁,喊着一些话之后,就没入了长嘴异形的肚子深处…

  …

  几天之后,位於长嘴异形的巢穴,这哩,是个洞窟深处,可以看到有着许多「筒状」物体,每一个,都是长嘴异形的卵粒,一颗卵粒孵化一只异形,然而,在深处可以看到,一颗全身都是因为混合着异形的深绿色体液,刚产下不久而未完全乾燥的卵粒上,筒状卵粒的头部是一名少女,她的身体在溶解跟压迫之后,被产了下来,变成了卵本身,只有在肚子破裂,异形钻出之时,她才能获得解脱。少女的面容因为液体乾燥的关系,变成了如同青铜雕像一般的无神,嘴巴张大着,眼睛也睁得异常惊恐,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她的双手分别从筒状卵粒两侧,各伸出了两根手指出来,像是比着胜利手势一般,搭配嘴巴伸出的舌头,像极了啊嘿颜!要不是筒状卵粒后方有着爱心尖端的尾巴,谁也不晓得是谁呢!「少女卵粒」在最后的时间,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泪…

  …

  在森林另一边,又出现了空间扭曲!一名黑色长发的成熟女性走了出来,这名女性穿着紫色露肩紧身衣,将雄伟的双峰衬托出来,连乳头都能清晰可见,连身紧身衣直到脚趾都是紫色的,而她妖媚的双眼,挺直的鼻梁,樱桃一般的小嘴,吸引了周遭魔物的注意。「这里…恩…闻到了,淫糜的味道…」她是井河阿莎姬(浅葱,但我觉得阿莎姬念起来比较好听),三围94,56,89,背上背着一把大太刀,似乎比起之前的对魔忍有很大差别,在一进来新环境就马上展开反应,看见了为了她而来的贵客,夜魔,以及几只急奔龟怪,「兮兮兮…成为我们的苗床吧…」「喔,你们是为了我而来吗?真感动!」急奔龟怪迅速撞向阿莎姬,她当然是轻松的跳开,躲避攻击,却被迎面而来的夜魔贴上,夜魔掏出了肉茎,「兮兮兮…来嘛…姐姐…成为快乐的俘虏吧…」

  「哼…」阿莎姬迅速夹住夜魔的腰部,「婊子…放开!放开我!」阿莎姬转起腰部做了个转体,将夜魔扔向地上,「婊子…可恶…看我把你给操到呜喔喔喔喔喔!!!!」原来她将夜魔扔到急奔龟怪的路径上,刚好被其一脚踏在肚子上,六百公斤的重量压烂了夜魔的肚子,因此夜魔也濒临气绝。「再来就是…」阿莎姬拔出太刀,一瞬间,刀光剑影,就轻松将急奔龟怪的脖子砍断。阿莎姬收起刀子,走到夜魔身旁,嘴巴对准了夜魔粗壮的肉茎,开始口交了起来。

  「呜喔喔喔…喔喔喔…要去…要去了啊啊啊…」夜魔在气绝之前,把最后一股满满的精液灌入阿莎姬的嘴哩,随即不再动弹。「谢谢指教…这次…换你了吗?」阿莎姬往后一看,眼前的是下一个淫兽,也就是淫贱巨魔!淫贱巨魔伸出手,朝她跑了过来。「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在这里!」阿莎姬在淫贱巨魔身边绕来绕去,让淫贱巨魔不知所措,不断晃着硕大而看似愚笨的脑袋,「趁现在!」阿莎姬跳向淫贱巨魔脖子后方,一刀砍下脖子,「脑袋分家吧!咦…拔不出来…怎么可能…」淫贱巨魔反手一抓,抓住阿莎姬的腿部,将她摔向地上,「呜啊!!!!」受到重击的阿莎姬被倒着头部头下脚上的看着淫贱巨魔,接着又是一摔,再摔,摔了几下之后,阿莎姬也承受不住,吐了些许血液。

  「咳啊…」阿莎姬被摔到旁边树干,受到重击的她,根本站不起来,淫贱巨魔走了过来,将她的双手抓起,另一手向着她的肚子挥拳,重击腹部!「咕呜…呜喔喔…呜喔喔喔喔…」阿莎姬吐了更多鲜血,疼痛也让她的大小便失禁,「哈阿…拜託…不要…拜託…呜喔喔喔喔…」又被揍了一拳,阿莎姬已经连吐的力气都没有,此时,淫贱巨魔将她的左脚和左手抓着,另一手抓住右手右脚,对准勃起而显得巨大,足足有她腰围的肉棒,死命插进她那根本没有这么大的蜜穴。
  「喔喔喔喔!!!耻骨…要撕裂…要撕裂了…呜喔喔喔喔喔…」阿莎姬仰天嘶吼着,却逃不出掌控,肉棒终於撑破她的阴户,捅穿她的阴道,直达子宫顶,把她的肚子撑出马眼的形状,还有龟头的轮廓。可是没有末入到肉棒底端让淫贱巨魔不甘心,於是淫贱巨魔放开了她的四肢,抓着她的身体,用力插到底部,「咕呜呜呜呜呜…」此时阿莎姬几乎失去了意识,痛楚让她无力反抗,「糟糕…要死…要死了…喔喔喔…那把刀…还插在脖子上…要是能够…砍下的话…」阿莎姬随着淫贱巨魔抽插,忽然肉棒肿胀起来,大量精液的压力将她本身喷了出去,撞上树干。

  「呜喔喔喔喔喔!!!!」阿莎姬的眼神涣散着,身体抽搐,白浊的精液慢慢地流了出来,眼看着淫贱巨魔逼近,阿莎姬闭上了眼睛。就在此时,她又睁开了眼睛,全身突然变成白色的,眼神变得锐利十足,像没事一般,站了起来,淫贱巨魔不解,向着她冲了过来。「忍法˙光阵华!」彷彿慢动作一般,阿莎姬看穿了所有动作,移动到淫贱巨魔背后,抓住刀柄,大力的往下一挥,斩下了淫贱巨魔的首级。

  「呼呼…呼呼呼呼…好痛…」阿莎姬趴跪在地上,喘着气。刚刚的变化就像是临死前的爆发,让她感到不可思议。「好痛…小穴变得这么松垮…可恶…」阿莎姬看着被砍头的淫贱巨魔,收起刀子,然后一拐一拐的慢慢走着。

  「好高的树呢…这里到底是…」因为任务需求,前往路途上,突然遇到什么,接着出现在这里,让她也有一种这是执行任务的感觉,可是危险程度恐怕不是以往可比拟的。忽然,一只鼻钩寄生虫跳向她,迅速用爪勾住她的鼻孔,向后拉着,尾巴卷住阿莎姬的脖子,「这是…什么哼哼…我的鼻子…跟猪鼻子一样…放开…」阿莎姬拉扯着鼻钩寄生虫,突然,几条触手将她的双腿紧紧缠住,向后一拉,「甚么!这是…」阿莎姬往后一看,发现草丛深处露出一颗筒状物体,顶部打开盖口,伸出触手,迅速捆紧她的双腿。

  「可恶…刀子…拔不出来…」背上的太刀在触手捆住之下,使的阿莎姬无法发挥实力,又因为体力不支的因素,她也无法像平时一样有力挣脱。「呜喔喔…这傢伙居然趁机…」阿莎姬突然颤抖了一下,触手居然连续插进她那松垮的小穴,把子宫撑起来。「呜喔喔喔…呜呜呜…」阿莎姬的嘴巴也被触手堵住,她努力地抓着地面,想要撑住身体。这个筒状生物叫做肉壶,壶状的外型相当坚硬,是标准的埋伏型淫兽。肉壶发现阿莎姬似乎还有力气可以挣扎,真不快是对魔忍!在这种时候还有一丝力气抵抗,只可惜,抵抗是毫无意义的。肉壶伸出一根带着刺的细长触手,对准了阿莎姬的尿道,插了进去。

  「喔喔喔喔喔喔!!!!」阿莎姬瞬间像是被电到一般,放开了抵抗的双手,一瞬间,就被触手紧紧捆住,拉到身后。「放开…开我…」更多触手填满了她唯一能够求救的部位,将她拖进跟她身高差不了多少的肉壶之中。肉壶的内部很窄,触手就一把将太刀抽走,丢弃在外面,而阿莎姬被迫蹲着身体在里面,肉壶底下有着巨大的肉茎,虽然比不上淫贱巨魔的,却还是能够将她的肚子撑的鼓胀。「好…痛苦…谁来…救救我…呜呜呜喔喔喔喔喔…」触手钻入她的耳朵里面,不断分泌催淫毒素,让阿莎姬开始丧失自我,沦陷在愉悦之中。

  「呜呜呜呜…」从外面可以隐约看出一名女性的身体蹲坐着,她那肥厚的臀部,卡在背后撑起表面的双手,以及贴在肉壶表面,不断挣扎的面孔。阿莎姬不断张着嘴巴,呼吸着逐渐缺少的氧气。触手突然钻入她的乳头穴中,细小的触手将她的乳房撑起血丝般的纹路,也让阿莎姬爽到高潮起来。「呜喔喔喔喔!!!再来…我还要…呜喔喔喔喔喔喔!!!不行…要去!要去了啊啊啊啊…」阿莎姬的肚子一阵阵高速抖动,接着变的滚圆,大量精液灌入到子宫之中,她将伴陪着肉壶的孩子,直到下一袋孵出之时…

  …

  「喔喔喔!这里是…」像是溜滑梯滑完迸出一样,一名少女就这样出现在迷雾森林中央。随即,另一名少女也跟着出现。

  「喂!小樱!我可不准你逃跑喔!我们还在比试呢!」

  「我没有…这里是哪里啊?又是你们财团弄的吗?」「不是吧?我们才不会用这种没格调的东西…其实这里做为对战场地好像也不错呢…」

  这两名少女,分别是春日野樱跟神月花梨。超级女高中生- 春日野樱,三围80,60,84,穿着蓝领白衣水手服,头上绑着白色带子,清秀的脸孔,朝气的表情,就是十足的学生样子!水手服往下看,是蓝色短裙,搭配水手服的款式,然而里面穿着灯笼裤以防走光以及方便活动。脚上穿着帆布鞋,和手套的颜色一样鲜红;另一位则是呛辣千金- 神月花梨,三围83,57,85,金色长发在头后面绑成好几个辫子,十足的大小姐风格!和春日野樱相比,不仅有着高傲的气质,在淡妆上也较有成熟韵味。穿着红色长袖水手服连身短裙,手上也带着护手套,和大腿下穿着的裤袜一样黑色的,虽然看起来薄而贴身,但是这可是特殊材质,所以更加耐打击以及其他伤害。

  「那么…要继续吗?」神月花梨举起手,示意春日野樱。「先等等…好像有客人来访了…」春日野樱看着四周,「在后面!」两人迅速转头,看到几条巨大的淫空魟鱼缓缓飞了过来。

  「这、这不是海里的鱼吗?怎么在这里就会飞了呢?」神月花梨有点感到惊讶,「在这个世界似乎用常理无法解释呢…」春日野樱摆好战斗姿势,神月花梨站在她旁边,「可不要扯我后腿喔,小樱!」「这是我要说的!」只见淫空魟鱼突然开始加速,扑向两人。「虽然我没有跟鱼类打过」「但是我们打过比於更棘手的敌人!」

  「波动拳!」「红莲崩拳!」两人一齐往前打击,相继个打死当头的两只淫空魟鱼,巨大的身体趴在地上,其他淫空魟鱼也相当聪明,不敢轻举妄动,到事也没有逃跑的想法,开始在两人周遭绕起身来。「虽然一拳一只可以快速解决,但是体力上会消耗太多,不如我们直接离开,你觉得如何?小樱?」「好,反正只要靠近,我们就一口气击垮这些噁心傢伙!」

  突然,一只紫色蛞蝓,是媚液虫!趁机从魟鱼制造的死角跳向春日野樱,加上森林又不明亮,等她发现时,已经太迟了。「这是什么?呜喔喔喔…身体…好热…放开…放开我…」春日野樱被媚液虫跳下的力道撞倒,媚液虫趁机将触手前端的毒针打入她的乳肉中,注入淫毒。

  「小樱!我马上来救你!」神月花梨想要赶过去救她,一瞬间,被忽略的淫空魟鱼展开攻击,迅速靠上前,从后面压住神月花梨,将她压在地上。「动不了…好重…放开…放开我!」

  「呜喔喔喔喔喔!!!」春日野樱开始翻着白眼,下体喷出汩汩淫水,乳房也变得更加丰满,媚液虫注入的液体,经由触手灌入她的嘴哩,让她沉浸在愉悦快感之中,无法自拔。「呜喔喔喔…好热…身体…好想要…再来…再来更多…喔喔喔喔喔喔!!!!」媚液虫注入精液在她的肚子,春日野樱的肚子微微膨胀起来。

  「放开我!放开…等等…你要做什么…」神月花梨突然感受到一根巨大的肉棒不断磨蹭阴唇,突然淫空魟鱼用力往前一顶,巨大的肉棒粗暴地穿破她的裤袜,捅进蜜穴之中。「好痛…好痛啊…求求你…不要…」神月花梨开始哀求着,和训练以及格斗痛楚完全不同,这种卑躬屈膝又屈辱的疼痛更让她不能忍受,眼泪都不自主流出来了。

  「啊哈…啊哈…」回到春日野樱,可以看到媚液虫完全控制了她的身体,春日野樱现在只能翻着白眼,躺在地上,任由媚液虫吸着乳汁,触手深入了耳朵,鼻孔,嘴巴,以及小穴,将大量精液以及淫毒灌入体内,并在肚子里面不断产下一颗颗小卵,「噗哧噗哧!」精液以及淫液混合着鼻涕,从鼻孔倒喷出来,本来清秀又有朝气的她变成了满脸黏而滑的液体覆盖着。

  「小樱…呜喔喔喔…」突然,神月花梨的视线被黑暗覆盖住,为了让交尾更加方便,淫空魟鱼张开大嘴,含住她刚好抬起来的头部,伴随着魟鱼嘴中大量的黏液,让神月花梨不断咳嗽着。「呛到了…咳阿…呜呜呜呜…不要阿…放开我…呜喔喔喔喔喔喔喔!!!」淫空魟鱼开始加速冲刺,将大量精液灌入她的子宫里面,把她的肚子撑开,比春日野樱的还大一倍,在射精的同时,也因为承受不住冲击,神月花梨翻上白眼,失神的瘫软着身体趴在地上…

  …

  「醒醒…醒醒阿…」「呜呜…」神月花梨醒了过来,叫醒她的不是别人正是春日野樱,虽然她状况看起来很差,但是比起神月花梨要有多一点精神。「快走…那些噁心的生物都离开了…趁这些傢伙还没回来,赶快离开!」「恩…」两人看着天色似乎要晚上了,应该要先找地方躲起来。两人挺着大肚子,在森林间行进,「这里哪里有可以躲的地方啊?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呢?」走到一半,春日野樱有点担心的说着。「小樱!你看,那里有遗迹!好像有可以躲起来的地方!」神月花梨指着地下城的遗迹说着,两人便快速冲进地下城内。

  「呼呼…还好这里有地方躲着…呜喔喔…」春日野樱压着肚子,试图将媚液虫的卵压出来,却发现没办法,只好先帮神月花梨推出肚子里面的精液,腥臭的味道让她们受不了。「等等…好像有甚么来了…先往里面走!」感受到震动声音,两人迅速离开现场,躲了起来,看见淫贱巨魔舔着刚刚排出来的精液水滩,然后往她们的方向看去。「不妙阿…那傢伙看起来气场不好应付…现在也没有那么多体力,先往里面走,找地方休息吧!」春日野樱和神月花梨走向地下城深处,到达了B3楼层,也就是艾莉娜待的楼层。

  「这里好像没有甚么活动的痕迹…应该可以躲吧!」「咦?那是什么?」神月花梨捡起地上的碎片,是衣服碎片。「这看起来很新的…」春日野樱正要往前看清楚,突然,墙壁再一次变形,壁蠕虫一口吞下春日野樱的上半身,打算拖进墙内,「呜喔喔喔喔喔喔!!!!」春日野樱虽然被吞进上半身,好险右手还在外面,「可恶的傢伙,一而再,再而三,昇龙…呜喔喔喔喔喔!!!!」突然她的肚子剧烈疼痛,身体开始抽搐着,原来肚子的卵偏偏这时候即将孵出。

  「小樱!」神月花梨一拳轰向墙壁,壁蠕虫吃痛着,吐出春日野樱,一口要吞下神月花梨,「喝啊!」神月花梨向后一跃,踩在垂直角度的墙壁,往前一跳,「红莲崩肘!」连击着壁蠕虫,但出乎意料的,壁蠕虫相当耐打,在连击结束之际,对着神月花梨,一口吞下去。「呜呜呜…糟了…双手卡住…动不了…」眼看自己要被拖入墙壁内,神月花梨死命踢着周遭,壁蠕虫突然吐出一大团液体在嘴哩,瞬间融化了她的衣服。

  「好热…不要阿…好烫…衣服…被融化…不要…我不要就这样…被吃掉…小樱!」在最后关头,神月花梨喊着春日野樱。

  「真空…波动拳!」突如其来的一拳,刚好击中在壁蠕虫嘴巴上面,不仅把神月花梨吐出来,更是在之后吐着汁液,便把头靠在墙壁前端,一动也不动。「没事吧…」「差点就被吃下去了,你这傢伙…」

  「抱歉抱歉…因为刚刚才解决这些东西…」春日野樱指着地上的幼虫,通通被她踩死了。「好吧…只是没有衣服真的很讨厌,好想赶快回去!」神月花梨顺着通道往前走,「嗯?没路了?」「怎么会呢?」春日野樱走了过来,看着没有通道的死胡同。「只好往回走了…」突然,春日野樱採到一块石砖,陷了下去。
  「嗯?」两人对望着,接着,脚下突然一沉,两人的脚下塌落,她们一起掉了下去,「呀啊啊啊啊啊!!」

  …

  「好痛…恩…这里是…」「小樱!」神月花梨走了过来,看着掉到不远处的春日野樱,「地上好软…这是…肉…吗?」彷彿在的肚子里面,让她们有些害怕,透过肉壁上散射的光,两人顺着往前走,来到了一个空间。

  「这里是?」「欢迎来到我的小窝,两位女子…」在空间正中央的地上,爬起一个人,不对,是有着人类声音的触手魔人,灰色的噁心身躯上,虽然也是两只脚站立,却看起来让人不寒而栗。看似中年肥胖的大叔身材,鬍子的位置被触手覆盖住,一直盖到肥厚身材的下面。

  「我们要离开!快放我们走,否则…」「我明白了,」触手魔人说着,在触手魔人身后的墙壁,出现一个通道,「这可以通到外面去,是森林的外面,只要你们俩打得过我,我就让你们离开!」

  「真的吗?不是骗人的吧?」「不相信就算了,反正我只想把你们做成肉奴,如果不想打就乖乖给我当肉奴吧!」事到如今,也只能先打赢眼前的敌人了!两人看着彼此,「上吧!」

  「波动拳!」「明王拳!」两人的威力合为一体,打向触手魔人挥出的右拳,将触手魔人的右臂打得粉碎,「红莲崩拳!」神月花梨往前吃进最前面,一拳震的触手魔人往后飞,「春风脚!」触手魔人为之震惊,没想到对方接招如此迅速,吃力地往旁边滚。

  「看来两位可真是格斗奇才…只可惜!你们到此为止了!」突然,春日野樱旁边的肉壁打开一个洞,喷出喷雾在春日野樱身上。「小樱!」这次神月花梨不敢大意,先往后退到春日野樱旁边,才敢问问题。「你做了什么?」

  「也没甚么,不过是高剂量的催淫液体,只要不要被挑逗敏感部位,他还能继续打!」「我…没事…还可以承受…下一击,就要打赢这傢伙…」「好!那就来动真格吧!」

  「真空…仰天波动拳!」「红莲歼破!」两人用尽最大力量,冲向触手魔人,然而,触手魔人笑着看向她们,突然,春日野樱的双脚被触手抓住,底下升起带有细小触手的「木马」,撑在她的阴户中间。「放开…放开我!」春日野樱想用手阻挡,却被触手往后拉住,触手木马开始前后快速摩擦,「屋喔喔喔喔喔喔喔!!!!」
春日野樱居然爽到失神,喷出汩汩淫水。

  「小樱!」瞬间,分心的神梨花月再次转头回来时,触手魔人的胸前裂成
  两半,身体里面的触手将她紧紧捆住,吞了进去,「放开!放开我…呜呜呜呜…」还没说完,就被触手佔据嘴巴,下体的蜜穴,以及肛门。

  「呜喔喔喔喔喔!!!!」春日野樱的下体被高速磨擦,像是水龙头般喷出大量液体,两根吸盘状触手伸来,吸住乳头,开始榨取着乳汁,而预防春日野樱脱水,她的嘴巴被插入可以灌入营养液体的触手,「咕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神月花梨被吞到了触手魔人体内,她双手举着,双腿被迫蹲成M字腿,下体被插入了好几根触手,正不断的快速抽插着,她的脸庞,被触手一圈圈捆住,让她无法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胸部也和春日野樱一样,被吸盘状触手榨着乳汁,「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身体开始不自觉的反弓,接着,神月花梨开始持续高潮着,一刻也没停下来。

  「感觉真是不错,这两人都是极品…」触手魔人看着眼前的春日野樱,突然,下方出现大量触手,将她紧紧缠了起来,往地下拉进去,而触手魔人,不知何时长回右手,弹了下手指,跟着进入肉壁里面…

  …

  触手魔人在一肉壁制成的小房间内,欣赏着眼前的完成品。眼前有两个透明球体,上下连接在肉壁制成的房间顶部跟地面,球体里面装着液体,可以看到满是液体的里面分别各装着一名少女,脸部都被触手包住,有意跟呼吸用的通道顶部的洞口,事实上,这根管子已经和她们的喉咙相连,除非动手术,否则无法拔出来。少女的手脚都向上被管状触手抓住,像是提着身体一样,挂在球体里面。两人的巨乳都足足有K罩杯那么大,乳头偶尔还会自己挤出乳汁出来,扩散在液体之中。蜜穴被一根大型透明管插入,可以看到一颗颗的卵粒从管子进去蜜穴,不断挤压着肚子,肚子变得越来越胀,甚至隐约听到她们的呻吟。肛门被触手插入,连接到头顶的通道,收集她们的排遗,也可以让肉壁获得营养。

  「好了…我希望下个苗床会更好…下一个,是怎样的女孩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2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