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绿帽日志之老闆给我戴绿帽
绿帽日志之老闆给我戴绿帽

(一)
我叫吴刚,毕业后,我和女友姚丽一起来到了我们的省会城市T。姚丽是我
的大学同学,在女生比熊猫还珍贵的理工院校,我最终能抱得美人归,完全依靠
自己的坚持不懈。
小丽长了一张娃娃脸,不认识她的人会以为她是大一新生,身高162公分
不算高挑的女生,身材却也比例适中,凹凸有緻,一对灯泡形状的乳房令我爱不
释手,加上长期参加学校的各种文体活动,臀部不像其他女生因为长期坐在座位
上导致臃肿扁平,而是浑圆挺翘,不管是穿宽松的运动服还是紧绷的牛仔裤,从
后面看,总能引起一阵口水声。
我实际上是小丽大学的第二任男朋友,他的前男友也是我的室友——张斌。
张斌家庭条件好,经常带宿舍的人出去吃喝玩乐,俗话说吃人最短,拿人手软,
沒有人不听他的话。他有时会带姚丽来宿舍玩,玩累了,就不走了,这种时候大
家都很知趣的找各种理由离开宿舍。后来大二的时候他家人安排出了国,那段时
间小丽情绪十分低落,我一直陪伴在她的左右,也最终俘获了她的芳心。
到了T市,我们自然同居到了一起,虽然沒有领证,平时即已夫妻相称,待
到事业稳定、住有所居,就领证、举办婚礼。不得不说,近年来,房价上涨确实
有点令人吃惊,我们这些终日在象牙塔里的学生,万万沒想到,想要居有定所,
恐怕要两人奋斗二、三十年的时间吧!
同年11月11日,我俩领了结婚证,暂且先不办婚礼,往后压压。这天晚
上,我们在租住的三十平米的小房内,小丽置了烛光晚餐,丰盛的四菜一汤,红
酒两杯,到了床上,虽然她不是第一次,可足够善解人意,慢慢引导我。望着身
边的美妻,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她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现在的就业市场并不乐观,我俩都是程式猿出身,大小公司招聘又对性別条
件格外苛刻,小丽几乎找不到合适的用人单位,想要在一起工作更加是难上加难
了。最后我找到了一家网络公司,做后台维护,试用期三个月,正式工资三千元
外加提成,后来才知道,哪有什么提成,工资有时都是按比例发放的,沒办法,
市场竞争太激烈了嘛!可我一个大学毕业生,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工作经验,能找
到这样的已经很不错了。
在T市,两口之家,三千元的收入,別说买房,日常开销都够呛的,小丽说
她决不会在家里歇着,就凭她一己之力,就是给人家端茶倒水的工作,她也会去
的。恰好有一家名为新世界水宫的酒店招聘服务员,要求年龄在18至25岁之
间、五官端正,小丽就去试了试,说是了见了主管和人事部的领导,符合要求,
第二週就可以去上班了,基本工资五千元外加提成。唉,现在服务员挣得都比我
们这种搞技术的多,这是什么世道?
小丽的班大多是在夜晚,每天下了班就是次日早上八点以后了,我们几乎碰
不上面,只有在我的轮休对上她的轮休的时候才有机会在家里一起吃饭,一起做
家务,当然还有一起做爱。
前面提到小丽的乳房像灯泡一样,不仅是形状,皮肤也白皙得透明到可以看
到上面的青筋,我总是轻轻的抚摸,像玩赏一件艺术品那样,粉红色的乳头生得
是小巧可爱。
我们做爱一直使用传统的传教士姿势,每次我都把胳膊撑直,唯恐压到她,
令她不适。我有时也会想要去亲吻她的下体,只是有碍于下面茂密的阴毛,我这
人就是对这些毛髮特別发憷,更別说放到嘴里了。
后来有一天,我惊喜地发现小丽下面光秃秃的,居然把毛毛全部剃掉了,露
出粉红色的阴唇,我问她为什么把毛毛剃掉了?她红着脸沒有回答,我想一定是
为我着想的吧!想到这里更加埋头为她口交,失去阴毛庇护的阴唇更加敏感,舔
得老婆娇喘连连。虽然我为她舔下面,但我并沒有逼她为我口交,我想如果她要
给我舔鸡巴的话,要由她提出来,我绝不会逼她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的。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小丽一个月的收入基本上维持在万元以上,
而我所在那家小公司在激烈的竞争中经营惨淡,最终倒闭,我也下了岗。歇在家
里也不是个事,就报了个驾校去学学开车,汽车现已是非常普遍的交通工具了,
再找上工作,也算个技能吧!
这天我正躺在沙发上发呆,沒有工作后,我大多数时间都是这样。多日练车
把我从一个白净的小伙晒得和终日在烈日下劳作的老农似的。小丽下班回来看到
后,先是嘆了口气,而后又怜惜地摸着我晒黑的脸说:「我这有几张酒店的洗浴
票,要不你来这洗洗澡,放松放松吧!」
我想,长这么大还沒有去过那么高档的地方哩!也好,去见识见识吧!去之
前,小丽又提醒我,不要轻易和里面的服务人员搭讪,他们可能会诱导我进行一
些消费,总之里面的消费项目都价格不菲。我当然不会要什么服务了,自己都不
挣钱,怎么可能再去花钱啊?
(二)
第二天我就去了小丽上班的新世界水宫,外观金碧辉煌,里面也非常豪华,
门口站着几个身高和我差不多、穿高开叉旗袍的女服务员,一进门就对着我弯腰
鞠躬。脚下所到之处都铺了地毯,即使光脚踩上去都软绵绵的。
水宫走廊里随处可见在市面上卖到很贵的进口水果,都是免费品嚐。据服务
员介绍,到了饭点还有精美的西餐自助,牛排、鹅肝什么的。我心道,有钱就是
好呀!时不时还可以见到一些穿黑色高跟鞋、肉色丝袜,上身穿着类似空姐的蓝
色制服但开口很低,可以轻易看到里面事业缐的年轻貌美姑娘穿梭其间,看得我
都要直起帐篷了,真是丢人。于是,赶紧找洗浴部,到水里避一避。
那泡澡的浴池就跟学校体育馆里的游泳池一样大,还分有一些小池子,高温
池、漩涡池、药浴、泡泡浴等等。来往的人虽然不少,大家显然都习以为常,各
做各的,互不相干。我见高温池里只有一个老头,也坐了过去。
这个老头看上去得有60岁上下,头髮花白,身材中等略胖,脖子上了挂了
条金色的细链子,水池边放着一个白色的塑胶储物盒,估计应该是他的个人物品
吧!这时他双眼紧闭,额头隐隐有些紧皱,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整个身体竟慢慢
滑入水中。
我心说,坏了!沒准是泡晕了,犯了什么病。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头部快
沒入水面时,我一把将他捞住,推了推,沒什么反应,赶紧用拇指掐他的人中,
并把他拖出高温池。
老头开始悠悠转醒,伸出右手指着小盒,用微弱的声音说:「药,药,红色
的。」我打开小盒,里面有一只金錶,两瓶药上面写满了英文,我识得那是速效
救心丸,倒出来一看,果然是红色的,转身给老人服下。担心再出什么岔子,在
他身边守了一会,这期间都沒有人注意到我们。
「小伙子,谢谢你,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老人醒
来后对我说。然后又自语道:「阿祥这毛头傢伙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快活了。」
「你沒事就行。血压高的话,就不要下高温池了嘛!」我回答他。
「你可以扶我回我的房间么?」老人说,我点头答应,他又说:「小伙子,
你是个好人呀!」
老人的房间在8楼,这一层的房间号都是8开头,好像是贵宾楼层。他的房
间也特別大,分里外两个套间,外面是客厅,里面是两个单人床,看来老人还有
一个同伴。扶他躺下后,我打算离开,老人开口说:「小伙子,因为我,沒让你
玩好,我看你不错,想和你交个朋友,请你玩玩如何?」
我想,你这身体状况,我和你玩什么呀?別又玩出心脏病了,但又觉得能结
交个有钱有势的朋友也不错,更何况自己刚才救过他,沒准还能得份工作了。我
回答:「那行。」
于是,我躺在另一张床上,他拨通了床头的电话,叫了两个号。我一听好像
是小丽说的什么服务,赶紧推脱说自己不喜欢做服务,他就推掉了一个。我们聊
了会彼此的一些情况,老人姓丁,经营着一个集团,下属有十几个子公司。
他瞭解到我刚失去工作,会开车,就邀请我去给他做司机,我说自己才学会
开车,他说沒关系,这车嘛,就是开出来的,开得多了就熟练了,主要是认为我
人好,还说先让我幹幹司机,跟跟他,钱也不会少,将来有机会了让我再做其它
工作,说得我也挺高兴的,简直是天上掉馅饼了。
可能是之前水果吃多了,肚子不太争气,我到了个歉,去了卫生间。我在卫
生间里听到外面的门开了,然后是一阵熟悉的声音:「老闆,您好,39号为您
服务!」天哪,虽然是职业术语,可这甜美的声音竟和老婆小丽如此相似。
从卫生间打磨得半透明的玻璃上,隐约能看到点外面的情况。背对我的是一
个身高在170公分的制服女孩,脱下高跟鞋的话,也和老婆身高一般,不,那
绝对不会是小丽,她说她做的是类似保洁的工作,只是声音有点像罢了。
丁总说:「来,等我吃片药。」女孩说:「那我餵你吃吧!」说完,她贴心
的从丁总的桌子上倒出药片,又倒了杯热水,自己先试了试水温,伸出纤纤玉指
把药片放到丁总的嘴里,自己渡了口水,弯下蛮腰,竟嘴对嘴给丁总餵药!看得
我目瞪口呆:这里的服务竟然如此豪放。
「嗯,不错,药效还要一会才起来,你先给我舔鸡巴吧!」在我面前温文尔
雅,我第一印象以为他是为老教授的丁总,说话竟然如此直白。
女孩非常顺从地跪爬到丁总的两腿之间,至始至终她都是面朝丁总、背朝着
我,令我无法观察到她的真容。这时候她的臀部高高撅起,朝着我,由于制服很
短,整个屁股都露在了我的眼前,天哪,貌似她沒穿内裤,透过肉色的丝袜,我
几乎能看到她的阴唇,丝袜的一部份都勒到了她的小屄里。
她用两条前臂撑在床的两侧,丁总的鸡巴全部沒入她的口中。只见她摇头晃
脑,上下吮吸,动作十分?熟。这可真苦了我,下面早就升了国旗,慾火难耐,
进退两难,出也不是,在这呆着又特別难受,只好偷偷打手枪。
39号用嘴服务了大约二十分钟的样子,我也射了一手,丁总的下面终于有
了起色,看来刚才他吃的是壮阳之类的药品吧!丁总用手摸了摸39号的头,示
意她可以了。
39号?起身体,手伸到前面解开制服,里面穿了件黑色的胸罩,轻轻一解
便滑落了肩头。接着,她站起身,把丝袜一点点褪下,先是腰际,然后是翘臀,
果真沒穿内裤。从后面看,我不自觉地把她和小丽联想成了一个人,而后又暗骂
自己好过份,刚射过的阴茎又?起了头,靠,今天得手两炮了。
39号缓缓坐到丁总上方,用手扶正丁总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一点一点
的进入,看丁总的表情就知道,那小穴里面一定温软舒适。而后就是随着节奏前
后耸动,女孩的秀髮也随势飘逸,一边发出诱人的浪叫:「啊……啊……老闆,
你的鸡巴好硬、好粗,好充实啊!」切,肯定是瞎话,我促狭的想,真想冲出去
把那女孩就地按到,自己上去抽插。
「啪!」响亮的一声,丁总一巴掌抽在女孩的胸前,我想那对雪白的乳房上
必然留下了红红的掌印。紧接着,丁总又用手揪住她的乳头向外侧拽:「叫我爷
爷,叫爸爸!」丁总这会有点兴奋得凌乱了吧?
「哦……嗯……嗯……爸爸,我的亲爸爸,抽我吧,惩罚我吧~~」因为疼
痛,声音有点走调,可怎么听都像是老婆小丽的。渐渐地在我脑海里竟有点希望
这个女孩就是小丽,自己的手也套弄得更快了。
受到39号淫言浪语的刺激,丁总把她拉进自己的身体,自己用屁股发力,
一下下地撞击女孩的阴部,从我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两人的接缝处已经渗出一圈
白色的沫状液体。又抽插了十来下,丁总忍耐不住,全数射进了女孩的体内。过
了几秒,精液顺着鸡巴流了出来,滴在了床单上。
女孩顾不得自己还沒有盡兴,从上面下来,开始打扫战场,从屁眼开始,顺
着腹股沟、阴囊、卵蛋,直到龟头,用香舌仔细打扫。我看到她的小穴还微微张
开,露出里面红色的嫩肉,并且还有一些残存的精液沿着大腿根往下流……
等39号离开后,我在浴室里洗涮了下才出来。这时丁总刚刚抽完了一支雪
茄,笑着对我说:「怎么样,看得挺爽的吧,要不要给你也叫一个?」我连忙摆
手:「不用了,不用了,我不好这口。」就是好我也来不了了,都手两回了。
回到家后,小丽已经在床上休息,并且罕见的穿了一身睡衣,一般情况下她
都是裸睡的,因为这样比较健康。我也沒多想,也沈沈睡去了。
(三)
后来丁总真的答应叫我去给他做司机,还给我在他的公司挂了职务——行政
主管,薪水是原来幹程式师的好几倍。我又认识了他的贴身保镖,阿祥,就是我
救他时,他嘴里喊的那个阿祥。
阿祥才18岁,身高190公分,体重二百来斤,一身横肉,人本来就长得
黑,在外人面前还总是黑着个脸,给人难以接近的感觉,这也是他的职责所在。
我和他熟悉了后,得知本该上高中的他,因为在校期间数次打架,将对方打成重
伤,父母一看也沒办法管教住他,和丁总沾点亲,就送到这里来了。
阿祥头脑简单,出手不知轻重,为人大大咧咧,有点张扬的那种,在丁总的
耳濡目染下,小小年纪就玩过不少女人,据他讲,被他上过的女人有大学生、少
妇什么的,并且都对他难以忘怀。我心想这货肯定在吹牛,那些女人估计都是小
姐吧!
虽然我和小丽的收入都有所提高,可想要买套房子,光是首付,以我们现在
的收入也得四、五年了。而我们两家的条件,都难以凑出这高额的首付,于是我
硬着头皮向丁总开了口,丁总知道我是用来买房子,很爽快的给我签了张五十万
的支票,我对丁总是感恩戴德。
39号的身影有时总会出现在我的大脑中,我老是想走到她面前,看看她是
不是……我不敢往下想,可每次想到这里,下面一定会直起帐篷来,难道我有绿
帽情结?
幹,想看那就去看一看呗!我把她叫过来就看一看,这不算背叛吧?恰好,
这天丁总要去新世界谈生意,阿祥陪他一起去,让我在水宫里休息,等他电话联
繫。我一人在房间里,鼓足勇气拨通了总台电话:「喂,我想叫39号服务。」
不过很不凑巧,总台那边回覆我39号今天被客人带出去包夜了,向我推荐其他
服务人员。正懊恼真不凑巧时,手边的电话响了,是丁总。
「小吴,到门口吧!我谈完了,去小花园。」小花园是丁总在郊外的一幢別
墅,像这样的別墅,光在T市他就有好几套。
我迅速收拾心情,下到停车场,把车开到门口。今天我开的是辆奔驰房车,
车的后方与驾驶室相隔开,只在上部开了个40寸左右的玻璃窗户。远远望去,
他们一行三个人朝车这边走来,身材魁梧的是阿祥,虽然年迈却也精神抖擞的是
丁总,还有一个挎着丁总的妙龄女郎。
只见这女人身穿一件蓝色制服,下襬到臀部以上,腿上裹着肉色的丝袜,脚
上蹬一双红色高跟鞋,脸上戴了副特大的黑色墨镜,看不清长什么样。原来39
号是被丁总带出来了。阿祥来到车跟前,打开后面的舱门扶上去丁总,女人也紧
随其后,阿祥一般是坐到我旁边的副驾驶座上的,丁总拉住他,要他也坐后面。
我透过后视镜,穿过那扇玻璃窗户完全可以看到车厢后面的情况。丁总坐在
后排宽大的沙发椅上,前排左侧的座位上是阿祥,此时丁总正在吩咐他什么,阿
祥的眼睛上充满了淫光。这辆车的隔音特別出色,因此我只能看,却听不到后座
的任何响声。方向盘旁边的电话响了,这是一部车内电话,是车前后通话用的,
丁总又要我不要回小花园,就在外环上兜圈子,我只能照办。
这时车厢后面也发生了变化,那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阿祥腿上,由于制
服很短,从我这里都能看到女人的两腿之间依然是沒穿内裤,真是个骚货啊!阿
祥的两只大手在她身上上下游走,一只在她的乳房上揉捏,另一只则伸到下面,
应该是在抠弄女人的阴部吧!
而女人的表情是既不情愿,但也不敢反抗,并且伴随着阿祥的挑逗动作,也
有些动情了,涂了红色唇膏的樱桃小口微微张开。她可能以为今晚自己是被老闆
幹,却想不到要先和保镖给老闆表演一场春宫秀吧?
很快地,性急的阿祥就剥掉了女人身上的制服,先是露出雪白的肩膀,其次
也是一对灯泡形状的乳房,里面什么也沒穿,连胸罩都沒戴。我嚥了口口水,把
注意力稍微转到前面的路上,这个点路上沒什么车,很快我又忍不住看后视镜。
女人这时转身背对着我,腰沈下去,头埋在丁总的裆间,自然是为他口交,
制服和墨镜已经掉在了地上,两条笔直的长腿微微弯曲,阿祥用粗壮的手指透过
薄薄的丝袜捅进了她的小穴内,正来回搅动着。我注意到阿祥的裤子已经褪到了
脚上,露出一根粗大的兇器,天哪!像小孩的胳膊粗细,龟头上已经渗出一些晶
莹的液体,此时的他正咧嘴笑着,显然很满意老闆给予的福利。
不一会儿,女人的下身就湿哒哒的,阿祥张开大嘴,伸出舌头为她口交,即
使隔着丝袜,舌头也时不时的插进去多半截。阿祥嘴边的鬍渣刮到女人外阴唇,
令她痒得乱颤,引起一阵臀浪,看得我恨不得立马停下车,也加入他们。
阿祥舔了一会,两只手用力的一撕丝袜,阴部那就开了道口子,提起自己近
30公分长的鸡巴、乒乓球大小的龟头,在小穴外稍微磨蹭了两下,挤进去三分
之一,饶是前面一阵润滑,还是能感觉到女人有点痛,大腿明显有收紧的动作。
在车里阿祥不可能直起整个身体,就半趴在女人身上,这样更方便自己对女
人乳房的进攻,慢慢地整支肉棒都探进去后,一只大手也紧握住女人的奶子,彷
彿要捏爆它一样。
此时,女人两只脚呈内八字站立,膝盖弯曲,挺翘的屁股中间,一只粗长的
肉棒正进进出出,身体呈90度,莲藕般的手臂被阿祥抓到身后,另一只脚勉强
能够到地板支撑着上身,这时她也沒法给丁总口交了,脑袋低垂着。
我低下头看了看手边的电话,不自觉的打开了听筒,「啊……啊……啊……
啊……啊……啊……慢点,轻点,要死了,啊……啊……」那女人的声音和小丽
做爱时一模一样,此刻却更加撕心裂肺一些。
然后是阿祥的笑骂声:「奶奶的,真他娘的是个极品呀!比我上过的那些少
妇都强,这小屄会咬人吶!」
「你到下面去,让小丽坐上来。」丁总指挥道。竟然连名字也和老婆一样,
我心里更兴奋了。
阿祥把肉棒拔出来,连带出一阵水花,他直接从小丽胯下钻过去,翻身躺在
地上,粗大的阴茎直挺着,龟头上面的液体晶莹透亮。那女人那么站了半天,也
累了,顺势伏在阿祥身上,纤纤玉指握住肉棒一点点往自己的小穴里塞。
「小吴,」丁总冷不丁地喊了一句:「你在前面看那么爽,不如一起来玩玩
你老婆吧!」
什么?虽然我总在幻想里面的女人是自己的老婆,可真正知道这个事实的时
候,还是像晴天霹雳似的。我一个急剎,跳下车,冲到后面,拉开车门,想要问
个清楚。刚拉开门,一只有力的大手就掐住了我的脖子,掐得我喘不过气来,并
且慢慢把我拎起地面。不用说,肯定是阿祥。
「不要啊!丁总,不要伤害他啊!」小丽跪在丁总面前哀求着。我那心爱的
娇妻,如今几乎全裸着呈现在三个男人面前,下体顺着大腿流出一些液体,大半
个乳房上佈满红色的手印,嘴角边也挂着些乳白色的精液。
丁总摆摆手说:「阿祥,沒事,放开他,別鬧出人命来。」阿祥放开了一只
手,另只手抓住我的领子,恶狠狠地说:「乖乖的,我这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此时的我非常尴尬,又羞又怒,只觉得天旋地转。煳涂啊,我真煳涂,居然
给自己戴绿帽子的人开了这么长时间的车,自己还很兴奋。
「老公,你听我解释。我不想你太辛苦,幹保洁挣不了几个钱,身边的姐妹
都做特殊服务了,收入很多,我也想为咱们家多出点钱,我这是第一次!」小丽
慌慌张张的解释说。
好哇,直到现在还在骗我,我真恨不得冲上去搧她两个耳光,可是又打不出
手,实在是窝囊至极啊!
阿祥唱了白脸唱红脸,也安慰我:「丁总玩腻了就还给你,別不识?举啊,
过后咱还是好兄弟。」我有什么办法呢?沒钱沒势,单打独斗也不行,只好认命
了,心里想着回去怎么收拾这个贱人。
丁总让阿祥开车去我俩目前租的房子,我坐在副驾驶,他和小丽坐在后面。
这个时候我也沒有心思再去看后视镜了,心里乱糟糟的。
阿祥在我旁边一顿唾沫乱飞:「吴哥呀,你他奶奶的太性福了,有这么好的
老婆,你每天都幹她哇?那奶子,那屁股,那肉屄,真是极品呀!你老婆的屁眼
一定也很棒,丁总插过,我沒有,他说我插了就太松了,改天我一定得嚐嚐。」
听得我恨得牙咬得紧紧的。
车开到小区门口的便利店门口,丁总让车停下来,他竟然要全身仅穿一条丝
袜、裆中间还撕破了的老婆去买点咖啡。小丽万般哀求,也只换得了一条领带。
临走前,丁总又命令式地说:「再买条丝袜吧,你的丝袜也破了,就在店里换好
再回来。」说完和阿祥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就这样,老婆一只胳膊都遮不住自己胸前的一对豪乳,况且还要护住露出来
的下体,只能迈着小碎步,随着步伐,扭动腰肢,臀部翘得更厉害了,缓缓走向
便利店,看得我下面都硬了。幸好,已经半夜,路上几乎沒有人,可便利店的老
闆就是我的对门,小丽甚至还给他家孩子辅导过作业呢!以后可如何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