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性福物语完
性福物语完

本文纯属虚构
文中人物、组织、地点名称皆为架空
情节完全出于作品需要
2135年 6月 17日天气:大热天
嗨!我是荒银八郎。
「啊!啊!八郎??亲爱的??噁??爽??」
未久的红唇大开,看见他白雪一般的牙齿。
「嗯??哼??嗯!哼!呃!呃!不要停??」
未久的一对E cup美乳在我的抽插下疯狂乱舞着。
「呜??呜??不行了??太舒服了!噁??啊??」
我们的十指交扣,我感觉到未久小穴中的肌肉正用力的压迫我的阴茎。
「啊??嗯??嗯哼??哈??噁??要去了??啊!」
我自从十八岁那天与我的大嫂,大桥未久,交媾后,已经过了三年多一点。
这些日子,我与未久的感情如爆炸一般的一发不可收拾,我们聊天、说笑、牵手、拥抱、亲吻、交欢??只要是男女朋友会做的是,我们几乎都做过了。
除了吵架。
这一点一直是我们双方都感到很骄傲的地方,也许是因为未久大我三岁,我如今二十一岁,他则是将在今年十二月份满二十四岁,他对我非常包容,而我也盡可能的做到一个爱他、保护她的人应该做的事。
我们有的时候会觉得我们两人心有灵犀一点通,他的一个眼神,我就知道她想要什么,同样的,我一个动作,他就知道我的想法。
欢愉的生活我们相信会持续下去。
未久趴在我的身上,亲吻着我的脖子,说:「八郎??差不多要去上课了噢??」
「嗯!」我只是敷衍的回应。
未久轻轻的亲了我一下,说:「八郎,不可以翘课喔!不能因为我不陪你去你就翘课喔!要乖乖的上课,你別忘记你是连我的份也一起上的噢!」
「我知道了!可是我不想要离开你」
「傻瓜!你大哥今晚要出国谈生意了,我会在你这边等你回来的!」
「真的?」我兴奋地问。
「是真的!亲爱的!我们又可以在一起好几十天了!」
「太好了!」
「所以说,不要惹我生气,赶紧去上课吧!我要是无聊,会去接你的!」未久微笑着说。
我和我大哥很早以前就说好,我上大学后会进公司学习,所以我选了一间就近的大学读,这刚好也是未久的期望,因为这样我们就能在一起。
不过我很好奇她是不是怕我抛弃她才这么说的。
刚上大学的时候,未久经常和我一起去上课,他说是想要体验一下大学的感觉,这件事并不难,毕竟只要稍微动用一下我大哥的力量,未久就能像一个学生一样出入学校自如。
不过也由于随着年级的增高,未久便越来越少跟我一起去上课了,毕竟读书已经离他有一段距离了。
虽然我和未久的关系甜蜜的如麦芽糖一般,但是班上也不是沒有爱慕我的女人,有些女生甚至会主动勾引我。
举个例好了,上个学期,一名女同学,瑠川莉娜,便主动的让我髮指。
瑠川莉娜并不是不漂亮,他也是让学校许多男性疯狂的女孩,但是在我眼中,跟未久相比,又似乎差了一点。
但是瑠川莉娜却偏偏看上了我。
上个学期的一个下课时间,他悄悄地尾随我进厕所。
我一直都沒有发觉,直到他从后面将我抱住。
我大叫了声:「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他对我妩媚的一笑,摸向我的阴茎,说:「好雄伟呢!荒银同学」
「瑠川??瑠川同学??你??你这是??在??在做什??做什么?」
「做什么?你不用装傻了!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瑠川将我推进马桶间里后,走进来,将门锁上,他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老是对我正眼不瞧,但是我要告诉你,我已经盯上你了!」
说着,瑠川莉娜便将他的衣物脱去,跨坐到我的大腿上,用食指擡起我的下巴,说:「放心,你要是不喜欢,就只要让我爽一次就好!要是你觉得我让你很爽,你就跟我说,我会当你的女人的!」
说完,瑠川莉娜便突然亲吻我,他的红舌窜进来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将我的舌头缠绕住了。
瑠川轻轻握住我的肉棒,我感觉到我的龟头慢慢穿过她的阴毛,顶到了他的阴唇,她突然停下来,对我说:「我说荒银同学,你知道你的屌很大吗?」
「噁??瑠川同学??」
「你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吗?放心,等一下我就会让你原形毕露!」
瑠川对我笑了一下后,身子迅速地坐下来,他立即摀住自己的嘴,我想大概是因为他想要大叫吧。
「未久跟我性爱如此多此都不敢轻易这样入瓮了,你这不知好歹的女孩!」我心想。
「嗯??哼??这??这也??太??太大??了??吧??啊!啊!」
瑠川扭动着她的腰,但是他的表情却非常的痛苦。
「啊??啊??好痛??痛??快??快爆??爆了??」
瑠川想要试着换一种方式肏我,但是他的小穴似乎不能配合,一再的被我的未完全展开的肉棒给弄痛。
「呜??呜??噁??噁??哼??痛死了!」
瑠川好不容易才转过身子,但是我想他已经费了极大的功夫了吧,他的抽插显得更加无力。
「不??不行了??了??噁??要??要去了??」
瑠川莉娜在十馀下的抽插就整个人趴在门上,将我的肉棒从她的阴道中吐出,吐出的瞬间花蜜四溅。
「你??你??太??太恐怖??了??」瑠川瞪向我说。
我站起身,扣上牛仔裤的釦子,说:「瑠川同学,我先声明,我还沒有全硬,你这性爱会的会长想要虏获我,可能还需多加努力喔!」
沒错,就成如你听到的,听说在各大学里,都有一个非公开的秘密会,性爱会,这是一些痴男慾女所组合起的会,目的在于防范性犯罪。
不过那不过是说好听的吧,因为会犯罪的,我想大概就是像瑠川莉娜这样的人吧。
话回正题,有关我进公司学习这件事,由于我的年级升高,课程越来越少,在公司学习的时间就越多,起初大一的时候我是被派到资料整理的单位做基本的工作,后来我有被调到后勤和设计部门,而如今我是在业务部门。
说到在公司里,我很意外大家一点都不提我是董事长的弟弟这件事,不过这样反而更好,我顺利地结交了几位朋友,但同时也「一帆风顺」的树立的几个敌人。
但是在我的这几位朋友中,和我最好的不是男的,反而是一个名为玉名美良的女子,我和他是在后勤部认识的。
玉名美良大我两岁,也是从打工开始的,他一开始进公司是当清洁工,但是因为他的细心和聪颖被主管发现,他便被录取储备员工。
至于我为什么跟他比较合的来呢,那是因为我们有一次和做同一件任务,他总是在一旁用他的细心来弥补我粗枝大叶决策下的小细缝。
说来说去,对我来说,玉名最吸引我的,其实是她的外表,乌黑的头髮,精緻的五官,姣好的身材,以及动人的笑容。
下了课,来到公司,我的一位好友,福山影,向我挥挥手,我对他笑了笑,走向他,打招唿道:「下午好!」
「我说八郎,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福山兴奋地说。
「什么好消息?」
「你前几天主导的那件交易,已经交易成功了!这下子你这个月的奖金又多一笔了!」
「真的喔!是托大家的福啦!」我笑着挥手。
「大家都在里头等你了!连宝川经理都说要好好表扬你一下,毕竟这是这个月最大的交易!」
我一边笑着一边和福山走进业务部门。
好不容易从业务部门逃出来,我坐在逃生楼梯上,喝着免费的罐装饮料。
「我们公司的大红人竟然一个人躲在这里啊!」
我转过身子,微微一笑,说:「你又是来调侃我的吗?」
「谁会这么白目到去调侃交易天才呢?」
玉名美良做到我的旁边,手上拿了一罐和我一样的罐装饮料,说:「只不过我不在乎他是不是交易天才还是什么红人,我只在乎他还是不是那个可以跟我一起蹲在厕所刷马桶的那个白痴」
我轻轻地笑了笑:「那现在就去刷啊!」
玉名摇摇头,说:「不了!这件事我已经不做了,我已经改当送货的了,不过我还是要在这里恭喜你一下!来,我敬你!干杯!」
「干杯!」
下了班,我一如往常地往公司大楼的右边走。
突然我的手被牵住,熟悉且让我心甜的声音说:「辛苦了!八郎!」
我笑着说:「还要你来接我!不好意思!」
「去!我就喜欢嘛!走啦!我已经帮你做好宵夜了!」大桥未久嗲声的说。
回到家,未久在我洗完澡后,端出他精心替我制作的宵夜。
「我说八郎,在公司还习惯吗?」未久问。
「差不多!」我耸肩说。
我放下空碗,未久站起身,要拿走我的碗,我握住她的手,说:「我来就好!」
我来到洗水槽前,洗着碗,这时未久从我的腰后方抱住我,说:「我真的会离不开你这小混球!」
我将碗放进烘碗机后,转过身,将未久抱起,说:「谁准你离开我了!亲爱的小久久」
「到房间去吧!早上那样还不够让我一夜好眠!」未久在我的耳边,妩媚的说。
脱去未久的睡衣,搓揉着未久的一对E cup美胸,未久双手扶着我的头,轻声的呻吟:「嗯??哼??」
我低下头,吸吮着未久如樱花一般粉嫩诱人的乳头,未久身子轻微的颤抖着。
未久趴在我的身上,鲜舌舔着我的胸膛,纤纤细手轻柔的抚摸我的肉棒。
未久含住我的肉棒,吞吞吐吐的让我的肉棒逐渐扩张至最终形态。
「差不多了!八郎,该是让我爽的时候了!」未久笑着说。
我将肉棒放入未久的小穴中,说真的,和未久做爱是件让我觉得很诡异的事。
我知道我的肉棒异于常人的大,但是未久的小穴却宛如处女一般的令我感觉到非常的紧。
「啊??啊??噁??噁??八??八郎??」
未久摆动着她的腰,我真的很喜欢未久的骑乘位,并竟能看到他那美丽的脸蛋因为疼痛而稍稍皱在一起,以及那一对美胸的晃动。
「呜??呜??呜!呜!噁??舒??舒服??嗯??」
随着未久的扭动,我的腰也跟着向上摆动,我的肉棒这么在未久的花穴中肆虐。
未久的身子向后倒,我清楚地看见我的肉棒是如从未久的阴道中一进一出,以及未久的阴唇是如何翻进又翻出的。
我坐起身子,未久知道我要做什么,他用媚眼看向我:「八郎,不可以太大力喔!」
说完,我的肉棒一个深顶,未久大叫了声:「啊!」
我的腰动的快速,未久躺在床上,下颚高擡,红唇大开,在我的抽插下疯狂的淫叫着。
「啊!啊!爽死了!爽死了!呃!呃!噁??嗯??嗯!哼哈!哈??」
我抓着未久的脚踝,将她的玉腿向两旁分开,浪潮似的冲撞未久小穴的深处,
未久双手紧抓床单,大叫着。
香汗淋漓的未久是如此的魅惑我心,我不由自主地加大抽插的力道,未久撑起身子,眼神妩媚的看向我,赭唇中间是两排白皙如珍珠的牙齿。
「八??八郎??要??要去??要去了??噁??啊!嗯??」
未久忽然惨叫了声,而在未久这一声的惨叫下,她的阴道中的肉壁瞬间用力向内一夹,逼得我原本就已经是炮在膛上的窘境更加难堪,精液就如此被逼出。
「八??八郎??好??好爽??」未久握着我的手,舔着我的手指,妩媚的说。
2135年 6月30日天气:晴天
哈啰!好久不见??噁??好啦,是我,大桥未久。
跟八郎的幸(性?)福生活一直持续着,除了那该死的荒银一郎回国了。
不过他回来并沒有太大的差別,早晨是我一天能见到八郎他的最初。
兴奋地来到赖在床上的八郎身边,八郎昨晚大概因为和我疯狂的做了三次,所以现在才爬不起来。
我钻到他的身边,抱住他,在他的耳边吹气,说:「八郎,起床啰!你最亲爱的女人来找你啰!」
「嗯??再让我睡一下啦!我已经沒课了啊!」
「那可不行喔!等等你不是还要去拜访客户吗?这样子我们的时间会被浪费掉的啦!」我娇嗔的说。
八郎翻过身,将我抱入怀中,说:「真是麻烦,未久,你什么时候才肯放过我啊?」
「想都別想!」我轻轻刮着八郎赤裸的胸膛,笑着说。
「你湿了吗?」八郎低声地问。
「你硬了吗?」我轻声地回答。
八郎亲吻住我的下一秒,我就感觉到八郎的肉棒狠狠的插进我的阴道中。
不骗你!这是比天堂还要美好一百倍的享受。
八郎的肉棒完全插进我的肉穴中,毫不留情地肏我,我就在他的怀中疯言乱语着。
「啊??啊??八郎??嗯??要??要去了??噁??」
八郎的肉棒在我的阴道中捣蛋,一下子用力的冲撞我,却又一下温柔的按摩着我,我一边亲吻着八郎的胸膛,一边让我的淫水喷泻出来。
不过八郎的肉棒把一些淫水给挡住了,在交欢中,除了我的浪叫声、八郎睪丸撞击我下阴处的声音,还多了水的声音,格外的令人感到淫荡。
「噁??噁??八郎??八郎??真的??真的要??要去了??啊??」
我用力的咬住八郎的肩,八郎的精液也再次将我的花穴给灌满。
当我站在门口,拿着八郎的黑色公事包给他的时候,我说:「八郎,今天你大哥就会回来了,看情况怎样,我有可能晚上会不在」
「我知道了!沒关系的」
「八郎,记得不可以手淫喔!」我笑着说。
「那样做太浪费了!」八郎坏笑道,让我好想亲扑过去。
「好啦!赶紧出去吧!我也差不多要帮你打扫一下了,下午我就要先回去了!」
「那给我一个吻吧!」
我亲了八郎的脸颊一下,八郎向我挥手道別。
坐在和八郎无数次交欢过的床上,我嘆了一口气,喃喃自语的说:「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用过这种生活啊?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大大方方的和八郎在一起啊?」
八郎的一切都已经佔据了我的心,但是我却只能偷偷摸摸地来见他,我真的好想要跟八郎有一段可以光明正大的感情。
下午,来到荒银一郎的家,只见到荒银一郎已经在家,他瞪向我,我斜眼看着他,他问:「你去哪里?」
「出去走走」
「你不知道我今天要回来吗?」
「我知道」
「你不来接我就算了,还沒有在家好好的呆着」
「家?这里不是我的家」
荒银一郎愤然站起身,怒斥:「你不要敬酒不吃偏选罚酒,就算你的心不在我这里,但起码我也有养你」
「荒银一郎,你搞清楚,我可是一点都不稀罕你的钱,是你强姦我的,我沒有告你,你就应该要谢天谢地了!」我大吼。
荒银一郎五官全皱在一起,我走过他身边,说:「你最好不要管我!我也不会去管你!反正我是注定不会生孩子的,你要肏谁,我都无所谓!」
「你??你??」
「我?我说的是事实,你不用再多说了!」
荒银一郎肯定是被我的话给气炸了,他从后面紧抓住我的头髮,恶狠狠的说:「婊子!你讲话越来越嚣张了!你真不怕我把带去外面被別人当作母狗幹吗?」
「荒银一郎,给我放手!你要是不放手,我可以跟你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天空!」我大叫。
荒银一郎似乎被我吓到了,抓住我头髮的手松开,说:「你??你要杀??杀了我?」
「杀了你?那对你来说太便宜你了!我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更不得!」
「你??你??你??」
我转过头,突然听到「碰!」的一声,我转回去,眼前的景象吓的我是脸上毫无血色。
荒银一郎倒在地上,口吐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