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強姦新娘一
強姦新娘一

「哦,你結婚也太早了吧!?」



高中同學們接到徐瑩瑩的請柬時,幾乎都是一樣的反應。相比於有些同學還在上大學,甚至連男朋友都沒有,自己卻已經快結婚了,她也覺得有些早。



高中畢業之後,到現在兩年多,她換了幾家公司打工,都不甚理想。與閨中密友古璇聊天時,常常感歎工作難做,錢難掙。



「不是還有最後一招嗎?!大不了嫁人算了。」古璇揶揄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她當真認真考慮了一下,畢竟父母的收入微薄,還要供養妹妹上大學,養家的壓力也很大。而現在的男友雖然缺點一大把,但是做物流賺錢多,人也勤快,她還是很滿意。所以當他提議結婚時,她同意了。



這天下午,快餐店的生意不多,徐瑩瑩就向店長說:「今天我想早點下班,行不行?」



店長是個濃妝艷抹的四十多歲中年婦女,面相頗善,打趣道:「是不是又想男朋友了,還沒結婚就想得不行了?!」



「馬姐,別取笑我了。今天我給幾個老同學送請柬,他們路遠,我得早點去。」徐瑩瑩面色羞紅。



臨走時,馬姐還惡作劇般的在她的絲襪長腿上摸了把,開玩笑說:「你男朋友真是有福氣的人,娶了這麼個寶貨。」



確實,徐瑩瑩面21歲的肉體已經完全發育成熟了,擁有 170 公分的高挑身材,胸前更是偉大無匹,一對 38D 的豪乳偉大無匹,使她的制服裡好像藏了兩個小西瓜似的,雪白的肌膚配合著淺淺的化妝,令人感到無比青春氣息,一頭短髮顯得人很精幹,總以親切的笑容照顧著每一位客人。



她匆匆忙忙出門擠上公交車,輾轉兩個多鐘頭,總算將請柬送到,登上回程的公交車時已經是傍晚近六點,夏日的太陽落山晚,雖還掛在天邊,但已經沒有了剛出門時的暑氣,她環顧四周,沒有幾個乘客,而見到換車的站點還有相當的車程,她就挪到一個靠窗的位置,合眼小憩一會。但在烈日下奔波勞累了一下午,她竟睡了過去。



睡夢中,她感覺到男友好像在撫摩自己,弄得自己慾望勃發,但卻戛然而止。等到驚醒時,察覺到下身濕了一大片,乳頭也硬了起來,羞的滿臉通紅,卻不敢當著別人的面前拿東西抹乾,只好怪自己發什麼春夢。而且她還發現車已過站,自己到了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境地,後悔自己怎麼就睡過去了。



在前面一站下了車之後,她急急地向一同下車的另一位男士問:「這裡離最近的17路車站有多遠?」



那人戴著頂漁夫帽,帽簷壓得很低,看不清楚眉目,只是低聲說:「很近的!翻過這座小山包就到了。」



徐瑩瑩按照他的指點走上山路,山雖不高,但是樹林卻茂密,人跡罕至。



她突然感覺後面有人急速奔來,回頭一看,是那位戴漁夫帽的男子拿出刀子從後追近,迅速以刀指著她,強行把她拖進樹林,她驚覺陌男子意圖強姦,慌忙掙扎,無奈體力跟那人差天共地,越掙扎反而被捉得越緊。



她被挾持到一處無人的叢林,被膠布封嘴,又挨了狠狠兩巴掌,她痛得忘了掙扎,手撫臉頰不停哭泣,趁著她放鬆反抗的時候,那男子將她反手縛在身旁的大樹上,卻放鬆了她的雙腳。



那人卻不急於玩弄她,只在翻看她的手袋,拿出她的證件把玩。



「原來叫徐瑩瑩啊,二十一歲,年輕著那。」那人翻了翻手袋,裡面還有少許化妝品,卻沒有別的東西,他叫著:「竟然沒有避孕套,看來只好打真軍。」



徐瑩瑩隨即驚得面無人色,不停扭轉身體掙扎。



「急不及待嗎?」那人走到她的面前問著她。



瑩瑩慌忙搖頭。



「你想我帶迴避孕套?」



瑩瑩仍舊搖頭。



「那要我不戴套,是不是?。」那人說完便扯著她的頭髮,迫她點頭。



劇痛令瑩瑩萬分不願的點著頭,眼角卻流下屈辱的淚水,這情景真的誘人極了,那人伸出舌頭將她的淚水舐去,舌尖便順勢舔在她雪白的脖子上。那人吻著、舔著她的面頰、耳珠、頸項,瑩瑩的臉上滿佈他的口水。



雖是愛撫的動作,但讓徐瑩瑩覺得噁心無比。他彎下身,扯下她的內褲,瑩瑩的內褲是粉紅色的少女型,早已濕透。



「我在車上玩得你很爽嗎?」那人低下頭摳摸她的陰唇,問她。



瑩瑩這才發覺下身濕透,原來是眼前人卑鄙的所為。



「你的陰戶很美,你看兩片陰唇還是粉色的,我原本以為你很少作愛呢!」很快那人便發現估計錯誤了:「你不是很少作愛,而是從未作過愛!」那人繼續以言語剌激著瑩瑩:「很難得啊!二十一歲的處女。」



對於被色魔發現仍是處女,瑩瑩羞得面紅耳熱。



「沒人替你開苞嗎?那我吃虧些,就由我替你破處開苞吧,我開苞經驗豐富,保證事後你有深刻回憶。」



他抓著瑩瑩的衣領,雙手一分,將她上身的襯衫硬生生撕破,露出了一件白色的性感胸罩。三角形的罩杯遮擋不住碩大的奶子,竟有一半雪膚露了出來。乳頭在薄薄的罩布上印出清晰的兩點,令他看了血脈賁張,一把扯下乳罩,兩手各抓住一隻把玩。



「38吋D級?」



明明看到胸罩的標牌,色狼卻明知故問,瑩瑩無奈地點點頭。



色狼深吸了一口氣,徐瑩瑩是所見過的女人當中胸前最偉大的,在她的身上,充分表現了人類戰勝地深吸力的成果,他一邊一隻揉動她的乳房,將瑩瑩的乳頭含進嘴入,以舌根挑逗,充分感到瑩瑩的乳頭在他的嘴裡硬漲起來。



他不時以牙齒咬扯、吸啜,手指則大力扭弄著瑩瑩的乳房,他隨即脫去瑩瑩剩餘的衣服,取出相機不停拍下她的裸照,瑩瑩不斷扭動身體,卻不知她越掙扎,拍出來的效果則越淫亂。





色狼又拿出一個精緻的DV,放給徐瑩瑩看,她看了之後羞得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原來儘是偷拍她在車上的裙底風光。



先開始鏡頭對準自己的被肉色長筒絲襪包裹的蓮足,手隔著絲襪輕輕撫摩,見徐瑩瑩沒有反應,手就伸到她的短裙上,輕輕揭開,手掌慢慢撫弄她的大腿根部,另一隻手則隔著襯衫,大膽地玩弄她的雙峰。手撫弄的動作越發放肆,而徐瑩瑩卻毫無察覺。



停止在少女胸前的動作後,手集中在她的腿上活動,那雙手貪婪地摸著她的每一分肌膚,慢慢將手移到大腿內側。



「你的大腿真是光滑,隔著絲襪摸得我都快射了!」那人粗鄙地說道。



徐瑩瑩卻羞得面紅耳赤,將頭扭向一邊。



那人卻揪住她的頭髮硬逼著她看,鏡頭中那手慢慢上移,不一會已停到大腿盡頭,手指隔著內褲玩弄著她的陰部,或許是怕弄醒她所以不敢用力,慢慢以手指在她的陰唇上不停打圈,很快徐瑩瑩的內褲就濕了一片,更要命的是她竟然會輕聲呻吟起來,聲音雖不大,但徐瑩瑩發現自己在陌生人的撩撥下竟然會有這樣的反應,羞愧難當。



那人將她的短裙扒去,這樣她下身除了絲襪涼鞋之外就不著片縷了,陰戶完全暴露在空氣中。而上身雖還有一件白色短袖襯衫,但是早已被撕破,乳罩也早被扯下,仍到一邊,一對豪乳落入人手,那上面也儘是黏黏的唾液,情形極其淫糜。



那人低下身,將徐瑩瑩的雙腿扛在肩上,放肆地舔著她的長腿,隔著絲襪從腳趾舔起,再是足踝、小腿、大腿。



徐瑩瑩覺得腳面上黏黏的儘是口水,噁心至極,壯著膽子罵了句:「變態!」



「我就是變態,我就是喜歡變態。待會兒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變態。」那人卻哈哈一笑,接著說:「知道為什麼我不把你的腿腳束縛住嗎?就是因為我喜歡看到女人被姦汙時雙腿狂亂抖動的模樣。」



他說話時還帶著笑容,徐瑩瑩卻覺得非常恐怖,嚇得什麼都不敢說了。



那人張嘴將徐瑩瑩的陰蒂緊緊吸住,以牙齒輕輕的咬著,舌尖兒在上面不住的使勁兒摩擦。



徐瑩瑩的蓓蕾,被色狼一下子咬在嘴裡,吸來舔去的嚼弄。先前乳房被玩弄時,自己的反應就很不爭氣,乳頭竟然被那人的舌尖含弄得硬了起來,此番感受更加猛烈,快感如同決了堤的河水,在陰戶裡洶湧奔騰,沿著背脊一陣陣沖上心頭,四肢腰身全在這快美難言的波濤裡,漂浮著顫抖個不停。



她本就不是什麼貞烈女子,只是再平凡不過的小女子,怎敵得過人性的本能,她的頭不停的擺動,兩邊顴骨泛紅。她實在忍受不了這種方式的挑逗,情不自禁地嘴裡模模糊糊的呻吟著。



「...啊...啊...啊呀......啊......啊呀......」



很快一股白色的粘稠液體從徐瑩瑩的陰戶激射而出,射到色狼的衣服上,而餘下的液體則順著大腿內側滴落。



「看你多淫蕩!」色狼故意撚了一點陰精送到徐瑩瑩面前。「剛才讓你爽了,現在該你讓我爽了。」



那人動手脫去褲子,烏黑油亮的陽具高企,如同蓄勢待發,擇人而噬的毒蛇。



徐瑩瑩看到如此猙獰的事物,剛才不理智的快感消失殆盡,嚇得忙不叠地求饒。



「求求你放過我,不要,不要弄我,我月底就要結婚了。」



「哦,那就更不能放過你了,我總得送你點結婚禮物吧!不如就以我寶貴的男精來表表心意吧!順便送你的丈夫一頂綠帽子戴戴。」



徐瑩瑩幾乎快絕望了。



「你的處女我是要定了,本來想把你身上的洞都玩個遍的,看你快結婚了,我就客氣點。你不是做快餐的嗎?我給你幾個套餐,一定得選一個,要不就弄死你,時間有限哦,快點選。」那人又說。



他獰笑了一聲,把肉棒兒對準了徐瑩瑩的陰道,將龜頭塞在兩片兒陰唇之中。



「一,開苞特餐,加蜜汁肉棒。」



「二,開苞特餐,加波霸熱狗。」



他以身軀緊壓著瑩瑩,雙手分開她的大腿,扛在腰際,把她整個以直立式緊壓樹上,他的陰莖挺直,一部份的龜頭插進瑩瑩的陰道當中。



「三,開苞特餐,加後庭花。」他的龜頭已經完全沒入。



「什麼是後庭花呀?」徐瑩瑩卻聽得半懂不懂,急急問道。



「就是弄你的屁眼啊。」色狼舔著她的乳頭,邪惡地說,下身又近了一步。



「那波霸熱狗呢?」



徐瑩瑩已經感到他的陽具頂到處女膜了,本能地想推開,但是身後是大樹,而兩腿也被扳住,動彈不得。



「波霸熱狗就是拿雞巴插你的乳溝啊!你男朋友沒有跟你玩過嗎?真可惜了這對好奶!」



徐瑩瑩還想再問「蜜汁肉棒」,但下體感到他的龜頭蠢蠢欲動,情急之下大叫道:「一!一!一!」



「一什麼?」



「一號餐!」她的語調帶著哭腔。



「一號是什麼?說出來!」那人緊緊匝著徐瑩瑩,要做最後的衝刺了。



「開苞特餐,加蜜汁肉......唉唷......」她還沒說完就撕心裂肺地尖叫起來,接著就「嗚嗚」地哭了出來。



因為她的處女膜被色狼轟破。



霎時間,一陣刀割一般的火辣辣的疼痛,使她禁不住「啊呀」的一聲,疼得眼淚直流,她搖頭掙扎,兩腿本能地猛蹬起來。她哭半是因為破處的痛苦,半是因為二十一年的貞操被色狼佔有。



色狼哪管什麼深淺虛實、輕重緩急,每一次插入都是連根兒到底,直頂花心,龜頭似乎都深深的塞入了瑩瑩的子宮之中。經過幾分鐘的猛烈姦淫,徐瑩瑩已經哭不出來了,取而代之的是猛烈的呻吟。



她全身一陣僵硬,陰道裡猛地收縮,把那人的肉棒緊緊夾住,花心裡也如同痙攣,彷彿電流衝擊般的快感,從陰戶裡衝到全身。滿身的肌膚都繃的緊緊的,如同火燒著一樣的灼熱。雙手被反綁,手指緊緊摳住樹皮,一雙蓮足被捉住,無力可借,只好腳趾蜷曲,猛抓著鞋底。嘴張成「O」型,想大口大口地吸氣,卻什麼都吸不進來可這口氣兒卻說什麼也吸不進來。螓首頻搖,眼前看到的一切都只是模糊一片。渾身酸軟,只覺魂魄已然不是自己的了。



色狼經過數分鐘的抽插,將陽具抽出,處女血沿著陰莖滴下。



「看到那些血嗎?這證明你已成為真正的女人了,我是你的第一個男人!」



他捲土重來,繼續姦淫著瑩瑩。瑩瑩處女的陰道緊緊地包著他粗大的陽具。陰莖迅速插進陰道盡頭,不斷抽插,數百下強而有力的攻擊直接轟在瑩瑩的子宮盡頭。連串快感令瑩瑩抵受不住,她拚命搖晃著身軀,一對巨乳也上下跳動。



色狼又騰出手來,以大力捏弄瑩瑩的巨乳,大力的揉搓令她的乳房也變了形,乳肉從手指間透出。時不時以舌尖相就舔弄,每到那時候徐瑩瑩就覺得全身如過電般,既震撼又舒坦。那人的雙手移至她的胸前,她的一雙大腿卻緊緊夾著那人的腰旁,享受快感的沖激,看起來倒像是她纏著男人。



「該給你結婚禮物了。」



色狼的陰莖加速抽插,瑩瑩的愛液混和著處女血滴在地上。終於,色狼如願以償地將精液盡數射入瑩瑩的子宮深處。



等到她被色狼解開,只能無力地躺在地上,陰戶上、恥毛上糊著白色的漿糊狀物。



「這麼快就不行了,還有節目呢。來來來,蜜汁肉棒。」那人笑道。



「什麼是蜜汁肉棒啊?」徐瑩瑩嬌軀無力,弱弱地問。



「口交懂不?拿你的小嘴含我的雞巴。」說著男人就走到她面前,將還滴著淫液和處女血的陽具伸到她面前,現在的陽具已經軟了下去,但是仍然有不小的尺寸。



瑩瑩聽說是這樣,噁心得快反胃,拿吃飯的嘴巴去含那個髒東西,她當然不情願,爬起來就跌跌撞撞地向樹林外跑,結果自然是沒跑兩步就被抓回來了,還挨了幾耳光,眼冒金星,再也沒有力氣了。



「臭婊子,給臉不要臉。看我怎麼收拾你!」那人大怒。



徐瑩瑩此時一點力氣都沒有了,而那人的神情著實恐怖,她嚇得不停顫抖,磕頭求饒。



「求求你!求求你!你已經如願了!放過我好了!」



「是你先耍賴!我要操死你!」那人捏住她的嘴巴,強迫她把陽具吞下去,並威脅道:「你要是敢咬,我就讓你老公看看!」



瑩瑩本來沒有動過反抗的念頭,現在更加不敢了,只好含著他越發膨脹的雞巴。



那人粗暴地揪住她的頭髮,在她的口中抽插起來。她用舌頭拚命地舔著龜頭,想把異物從口中吐出,卻不知道這樣只會躺色狼刺激更大。



那色狼將陽具一插到底,直頂到她的喉頭,無數的精液便沿著食道,直接射進瑩瑩的胃內,精液的氣味令瑩瑩伏在地上不停嘔吐,卻吐不出早已射進她胃內的大量精漿。



「還沒完呢。還有後庭花呢。」



瑩瑩聽到色狼還要操她的肛門,驚的全身發抖。



「放心,我會很溫柔的。其實,我一向也不喜歡這玩意,不過見你的菊門很美,便想在你身上試試。」說完從袋中拿出一盒牛油,對瑩瑩說:「這是潤滑劑啊,純植物油。」



他先把牛油塗在自己的陰莖上,然後用舌尖沾上牛油,舔在瑩瑩的菊門上,當事前工夫準備完成,便從後緊抱著她,雙手揉搓著她的巨乳,雙腿發力,強行分開瑩瑩的雙腿。



陰莖已頂在瑩瑩的菊門口,他隨即再奮力一頂,八吋長的巨大雞巴已結實的插進瑩瑩緊窄的屁道內,他急速抽插,瑩瑩的屁眼竟被操得流出血來。



他不時以牙齒咬扯她的耳珠、雙手大力揉動她的乳房,陰莖狠狠抽插她的肛門,強大衡力令瑩瑩幼嫩的陰戶在粗糙的樹皮上不斷磨擦,令初嘗人事的陰戶倍增痛楚,紅紅的腫漲起來。



瑩瑩的屁道比陰道緊窄逾倍,色狼很快便將精液射進她的屁道內。



他滿意的離開瑩瑩的身軀,長達兩小時的玩弄已令瑩瑩疲累不堪,無力地跪倒地上,身心的摧殘令她不禁流著淚。



「很痛嗎?給色魔吃了處女的感覺如何?是否畢生難忘?不過你的屁眼比陰道好操得多,我的精是不是都射進你的屁眼裡?」色狼用手拍打著瑩瑩雪白的屁股,以言語羞辱著她。



屁股被不停的拍打,加上肛交令屁道還流著血,連番痛楚令瑩瑩雙腿發顫,竟在色狼的面前失禁,金黃色的尿液混和著血絲打在地上。



「你在幹什麼?你也忍了好久吧?你看,量很多呢!」



色狼不停恥笑著她,然後以雞巴對準瑩瑩的臉,將尿液朝著瑩瑩的臉射去。



看到瑩瑩整臉尿液,他心滿意足地揚長而去,只留下近乎昏死的準新娘酸軟無力的躺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