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村姑與她繼父的性福】「雪花飄渺」
「村姑與她繼父的性福】「雪花飄渺」

「村姑與她繼父的性福] 「雪花飄渺」



? ? 。她叫鳳芝,很小的時候,隨母親改嫁到這戶人家,來到了這個座落在

大山?的一個不大的村莊?。她的母親是外省人,具體是哪的,等她很大了才知

道。當時,她隻有一歲,跟母親落下了腳,就要跟一個身體強健,中等身材的男

人叫爸爸。她當時太小了,什麽也不懂,媽媽讓叫,就叫吧。



? ? 後來,又有了二個妹妹,一個弟弟。山?人的日子過的苦,房屋有限,吃的

也不多,爸爸總是用不同于看妹妹、弟弟的眼神看她。這讓她搞不懂卻很害怕,

爲了爸爸的眼色能好點,總要想著辦法去討好爸爸。



? ? 稍大一點的的時候,她就學會了做很多的事,帶妹妹,領弟弟,還幫媽媽做

家務,她做了很多很多的事。爸爸的眼神還是一直沒有變好,慢慢的她長大了,

自己也覺得自己變得好看了,爸爸看她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同了。



? ? 眼睛有些小,細細的,臉白白的,從小好吃的全給妹妹弟弟們吃了,她吃的

不好,身材長的並不高,胸卻長的很大,屁股也很圓。胸大是不是爸爸在她剛剛

發育時,就時常摸的原因?不然怎麽會比同齡女孩大很多哪?她想不通,也不敢

問媽媽;記得那是一個初秋的時節,院?的果樹結滿了果子,弟弟要吃,下面能

摘到的還不紅,她看到樹上面的又紅又大,就奮力的爬上去,站在樹枝上努力的

摘那顆,她認爲最好的時,爸爸來到了樹下。



? ? 先是站在她的正下面擡頭看她,她摘下果子正要下樹,低頭一看,爸爸在樹

下正擡頭看著她,心?害怕手一松差點從後面掉下樹來,爸爸在樹下擡手扶住她

的屁股。笑道:“小心點,別掉下來,把B摔碎了。”



? ? 她抓住樹幹想順樹滑下來,爸爸一隻手在她的屁股上,別一隻手順著她的衣

服下面伸進去,扶在她的乳房上,同時,屁股上的手用力,向前一推她向前傾倒,

她乳房都壓在爸爸的大手上。爸爸用力一按好痛呀,人也掉下來,正好掉在爸爸

的懷?。爸爸的手似乎是一轉,她整個身體就背向爸爸了,爸爸的手還在乳房上

摸來摸去的,很用力,還捏著一個乳頭,更痛了,眼淚都要出來了,卻不敢吱聲,

爸爸的呼吸也粗了很多,把她摟的更緊了些,腰上什麽東西隔著衣服也有些燙,

她想回手把那東西撥開;她也真動手了,沒有撥開,爸爸用另一隻手,把她的手

引到那燙人的東西上。



? ? 她好奇怪,這個東西,怎麽會在爸爸的二腿之間。爸爸這個東西好大呀,和

弟弟的不一樣嗎?是不是人長大了,什麽東西都大哪?比如自己的乳房,妹妹們

的還很小,自己的就很大,可是,爲什麽媽媽比自己年齡大那麽多,媽媽的乳房

還沒有自己的大哪?



? ? 帶著這些疑問,她想回頭看看爸爸這東西,到底有多大?剛要回身時,弟弟

在哭鬧著,要果子吃,爸爸聽到弟弟叫了,松開手,並把她向前推開,她沒有準

備差點趴在地上。她不敢回頭看爸爸,這一推,她知道,爸爸是生氣了才會這麽

用力。她手?拿著那個果子,送給了弟弟,弟弟不哭了,爸爸的臉色怎麽那麽難

看哪?眼睛看向她時,都是紅的。她不敢看,更不敢問。隻好乖乖的領弟弟去一

邊玩。



? ? 從此後,爸爸看她的眼神又有些不同了,具體是什麽她說清,不在是那種讓

她害怕的,而是讓她會臉紅的了。北方的冬天會特別的冷,山?人的冬天沒有什

麽可吃的東西,要把一些蘿蔔,馬玲薯之類的東西,貯存起來,爲了貯存這些東

西,要挖一個很深的窖。



? ? 這些天,爸爸一直在挖著,今天,還在窖的上面加上蓋子,隻留一個小小的,

隻供一個人上下的小門。



? ? 吃完午飯,妹妹們去上學了,媽媽帶著弟弟去臨近的鎮上去買東西了。家?

隻有她和爸爸,她正在洗碗,爸爸走過來,拉著她的手說:“走,鳳芝,去幫我

試一下,我把菜窯的門留的大小?”說著,就拉著她向那個窯走去,邊走邊向四

周看著。到了窯前,爸爸讓她下去,她隻好踏著事先留好的梯子一步步的走下去。

下到底下,擡頭對外面叫道:“爸爸挺好的,能下來,我這就上去吧。”她的話

沒有說完,窯?黑了下來,爸爸也從門哪下來了。她說道:“爸爸這個門行呀,

你看,你都能下來呢?”



? ? 爸爸並不答話,還有二層梯子時,就一下跳了下來,嚇得她趕緊向?面躲開。

爸爸下來後,就一把摟過她來,一隻手伸到衣服?摸她的乳房。



? ? 她想呀,爸爸可真是奇怪,就這麽二個東西有什麽好摸的,一有機會,他就

要摸,也沒有個夠。摸就摸吧,隻要爸爸不用力捏緊,不用力撚乳頭,也還是蠻

舒服的。爸爸摸著摸著,呼吸又粗了,撩起她的衣服,竟然把乳房含在嘴?。呀,

好熱呀,這樣的事情不是小孩子才做的嗎?小孩子吃媽媽的才對呀,爸爸怎麽能

吃女兒的哪?



? ? 她想問,可是不敢呀,也不敢反抗,反正爸爸愛吃就吃吧,熱熱的感覺也不

錯,吃著吃著,自己的口怎麽也有些幹哪?爸爸一會吃這邊的一會吃那邊的,手

也不閑著,去解她的腰帶。他這是怎麽了哪?



? ? 她努力的忍著身體傳來的不舒服,她好想扭動身體,怕爸爸不高興,沒敢,

隻覺得自己的臉好熱呀。腰帶讓爸爸給解開了,他的一隻手伸進去,把褲子給扒

到了膝蓋下了。爸爸的身體比她高很多,現在正彎著腰吃著她的奶子,讓她覺得

很可笑。爸爸可不管她怎麽想,本來一邊用嘴吃她的奶,一隻手在摸著另一隻。

現在,不摸了,而是拿起她的手,放到他的二腿間,那?支起一個包,她現在知

道了,那是爸爸小便的東西,自從上次她在樹下碰到過後,她還特意的看過弟弟

的那個東西哪。



? ? 讓摸就摸吧,也不是沒有摸過。她聽話的把手放在那個包包上,爸爸松開她

的手,把自己的腰帶解開了。也把褲子退下去了,那個東西,直直的立在哪,爸

爸一直彎在她的身前,她看不到那東西,爸爸用手把她的手引到那東西上了。哎

呀,這麽粗,這麽長呀。快趕上弟弟的小胳臂了。



? ? 她隻好用她的小手慢慢的摸著,她也想摸一下,這東西到底有多大?爸爸的

手太不老實了,怎麽又一隻手,上來摸她的乳房哪;另一隻手又伸到了她的二腿

之間了呢?那有什麽好摸的呀?不就是一個縫嗎?拉屎拉尿的多髒。她想伸手拉

開爸爸的手,爸爸生氣的嘴上咬她的乳頭,手用力的打開了她的手。好痛,她叫

出聲。



? ? 爸爸的嘴松了很多,用舌頭輕輕的舔著,嗯不痛了,還很舒服。



? ? 爸爸想摸就讓她摸吧,誰讓她不知道幹淨哪。



? ? 爸爸的手摸到了那個縫?,還用一個手指進去摳著。呀,好癢。怎麽了自己

的呼吸也快象爸爸一樣了,也粗了很多呢?好難受呀!



? ? 她實在受不了了,扭動著身子。爸爸終于從她的乳房上把嘴拿開,看著她說

:“怎麽了小B,想挨操了?小B我早就想操你了。來把B張開。”說著用力用

手摳著她的B。還用拇指碰著她縫前面的那個小豆豆。



? ? 這樣一來,她渾身抖動,扭動的更厲害了。她現在好想爸爸的手在進去一些,

在向?面摳摳,?面好癢。可她不敢說,爸爸那不懷好意地笑著,看著她問:

“小B,是不是很癢?”



? ? 她點頭,爸爸的笑一直在臉上,又問道:“那?癢,告訴我?”她如實的

回答:“你摸的地方,?面癢。”爸爸的笑更壞了,他壞笑著道:“小B我告訴

你,這個地方叫BB,知道爲什麽會癢嗎?



? ? 那是它要挨操了,我沒有操你,它著急了。“說著,也不管窯?的地下全是

土,就放她平放在地上了。之後,爸爸跪在了她的身邊。他的一隻手還在他說的

那個B?摸著,一會,爸爸拿出手來給她看,笑著說:”看看,出水了,出的還

不少,小B,不是我看著你長大,我還真不敢你第一次就會出這麽多水?呵呵,

這都是爲我準備的。“說完下身擡起,那個粗大的東西對著那個B狠狠的紮了進

去。



? ? 她本能的一並腿。爸爸並沒有順利的進去,爸爸生氣了,用把擡起她的一條

腿,把她的褲子拉下去,並用兩手把她的腿向外分的大大的,用那個粗大的東西

對著她的B挺身。“啊!”好痛呀,太痛了,眼淚都痛出來了。她剛喊痛,爸爸

覆在她的身上,張開嘴把她的嘴含住,不讓她叫。



? ? 她沒有辦法,叫也叫不出動也動不了,爸爸的大手緊緊把住她的腿。她隻能

拚命的扭動身體,好象她越是這樣,爸爸越興奮似的,身體動的就更來勁了,兩

腿間撕裂般的痛。爸爸每動一下,就痛的厲害,痛得眼淚流得滿臉都是。



? ? 爸爸才不管她哪,隻是不斷地前後的動著身體,隨著他身體的動作,那個粗

大的東西,在她的B?進進出出的。痛的她身上全是汗。現在隻是痛,到是不癢

了。爸爸看她不在叫了,而是咬緊牙硬挺著。就不在含著她的嘴了,松開後問道

:“還癢嗎?”



? ? 她痛的下身有些木了,她不想說話,隻是搖搖頭。爸爸一邊動著一邊說:

“這是第一次會痛些,以後就會好,以後會舒服死你的。小B等著我慢慢的操你

吧。”說完自己在哪嘿嘿的笑起來。



? ? 她全身有虛脫的感覺,一點力氣也沒有,由著爸爸在身上動來動去,直到爸

爸悶哼一聲後,趴在她的身上不動了。



? ? 過了一會,爸爸從她身上起來,頭一次關心的看著她。見她頭發上全是土,

衣服被他推得老高,褲子在一隻腳腕上。大腿跟哪紅的白的一大片,躺在哪動也

不動,又嘿嘿的笑起來。



? ? 笑夠了,先把自己的褲子穿好,又彎腰把她抱起來。幫她拍拍身上的土,把

她扶站起來,她的腿真軟,站不住,隻能靠在身後的牆上。



? ? 爸爸幫她穿好褲子,讓她自己記好腰帶,之後,小聲告訴她,讓她先上去,

進屋?拿好換洗的衣服,自己去河邊洗洗,別讓她媽回來看到,這是他們倆的密

秘。不能讓別人知道,如果,她說出去了,就打死她,說著,還惡狠狠的看著她

;她嚇的一哆嗦,趕忙點頭。



? ? 她的腿都不會走路了,勉強走到梯子前面,擡起腳邁上去,一用力,B那又

痛了,她委屈的回頭說:“爸爸,痛,我上不去。”說著眼淚又流了出來。



? ? 爸爸看她楚楚可憐的樣子,什麽也沒有說,蹲下身去,用頭把她頂起,告訴

她把好,之後,他一級一級的慢慢走著,直到把她送到地面。小聲對她說,快回

屋換衣服,去河邊洗個澡。爸爸從來沒對她這麽好過,她順利的點頭,按著爸爸

說做了。她坐在水?時,下身的痛好了很多,閉上眼睛,她多少還是知道些,爸

爸剛才和她做了什麽?晚上,有時,爸爸媽媽做這事的時候,她是看到過的。還

有,家?的黑狗有時會招來很多的狗,做的事情也和這個差不多。



? ? 媽媽和爸爸做過那麽多次了,從來不和別人說的,她也不能說,和媽媽也不

說。



? ? 想好了,也洗幹淨了自己還有衣服,才慢慢的走回家。



? ? 媽媽以經回來了,也作好了飯,她把衣服晾好後,坐在炕邊就不想動了,自

己的二條腿好象不是自己的一樣。媽媽看出她的不對勁,過來摸摸她的頭,問:

“生病了?”還不等她回答,爸爸替她答道:“哦,下午她幫我幹活時,不小心

摔著了,可能是腿痛吧。今天就讓她少幹點活吧。”媽媽奇怪的看了爸爸一眼說

道:“今天太陽是從哪邊出來的?”



? ? 爸爸掩飾地幹笑二聲,她勉強吃了幾口飯,也沒有幫媽媽洗碗,就躺在了炕

上。



? ? 媽媽隻道是她摔的不舒服了哪,也沒有說什麽,這事就這樣過去了。從此後,

爸爸對她到是好了很多,看她的目光在沒有那麽兇了。也會讓媽媽給她做新衣服

了,她認爲,痛一次也值得。秋天到了,地?的莊稼成熟了,要去收割了。妹妹

上學,弟弟還小,原來一直是她在家照顧弟弟,給上學的妹妹們做飯。今年還是

一樣,媽媽讓她在家看家,看護弟弟,爸爸卻不同意。對媽媽說還是讓她下地吧,

還應該學著做農活了,不然,出嫁時,地?的活不會做哪行呀?媽媽同意了對爸

爸說,她還小,別累著她,讓她能幹多少就幹多少。爸爸對媽媽說放心吧,就帶

她上地了。爸爸走在前面,她跟在後面,來到後面山坡上的地?。他們住的這個

村子,本來人就不多,特別是農忙時,更是難得見上一個人,就象這塊地吧,隻

有她家自己在這幹活。周圍連條狗都沒有。



? ? 到了地?,爸爸先幹了一會活,她跟在後面學著爸爸的樣子,隻是她力氣小,

沒有爸爸幹的多。大概有上午九點左右吧,爸爸說太陽出來了,歇會在幹。她聽

話的坐在地邊休息。



? ? 爸爸不坐地邊,走進了後面的樹林?,進去一會後,喊她,讓她把水給他拿

進去。她聽話的提著水壺走進樹林中。見爸爸割了一些草,鋪在地上。爸爸斜躺

在上面看她走來,正沖她笑哪。爸爸的笑,嚇得她哆嗦了一下,那痛還銘記在心

哪。爸爸向她招手,她又不敢不過去,磨磨蹭蹭地走過去,爸爸先接過水來喝了

二口,把水壺放下時,順手把她拉了過來。伸手就解她的腰帶,邊解邊說:“來

先把B洗洗,洗幹淨了我好操你。”她不吱聲,無聲的抗拒著,爸爸不惱,笑道

:“沒事了小B,今天我保管你舒服,這操B的事呀,就是第一次痛,要是總痛,

那還有人肯操呀,你看你媽,我天天操她,她有痛的樣子嗎?”



? ? 她覺得爸爸說的有些道理,就是沒有道理,她能有什麽辦法哪?也不敢不順

著他呀。任她擺布就是了。



? ? 爸爸先把她的褲子全脫掉,上衣沒有脫,然後,讓她仰躺在草上。一手拿水

壺,一手給她洗著B。水壺?水有點涼,洗在哪到是有些舒服。她不看爸爸在做

什麽,隻看天空通過樹枝看著藍藍的天空上的白雲,耳邊還有鳥在歌唱,她慢慢

的閉上了眼睛。那絲絲的涼意散去,怎麽會有溫熱的感覺哪?那擡頭一看,爸爸

的頭正在自己的二腿之間,那感覺是從B那傳來的,他在做什麽?她用手輕推了

一下爸爸的頭,爸爸沖她一笑道:“你的B長的真好看,忍不住想親親,怎麽樣

舒服吧?”



? ? 她不知道要如何人回答,隻是紅著臉看著他,他也不多話,埋下頭又親起來,

那麻麻癢癢的滋味是爸爸給她的嗎?她仔細地看著爸爸的動作,見爸爸在伸出他

的舌頭一下一下的舔著她的B,到了前面那小豆豆上還有意的抖一抖。爸爸見她

在看他,舔的更來勁了,還伸出二隻手放在她的乳房,輕摸著。她看爸爸像大猩

猩似的動作有些想笑,可是從B哪傳來的感覺讓她吸了一口涼氣。爸爸聽到她的

吸氣聲擡頭問道:“怎麽樣舒服了吧?沒有騙你吧?好受的還在後面哪,你等著。”



? ? 說完收回手,一邊舔著她的B,一面把自己的腰帶打開,把褲子退了下來。

那個黑長的東西,直挺挺地站在哪。爸爸的舌頭從她的B哪移開,跪立著用膝蓋

挪動著到她身側,一手摸著自己的東西,一手摸著她的B,把自己的嘴湊到她的

嘴前說:“來張嘴嘗嘗你的B味。”



? ? 說著就親上她的嘴,同時把舌頭伸入她的口中絞動著。一股騷味進入她的口

中,她不是很排斥,被動的接受著,過一會,爸爸又把舌頭拿走,跪起身來向她

的面前挪動了幾下,笑道:“小B,讓你在嘗嘗這吊味。”說著把那黑長之物伸

到她的嘴?。她低眼看去,這是她一次正眼看這東西,這麽粗,這麽長,這麽大

呀?怪不得爸爸上次操她時會那麽痛哪。爸爸看她嘴?含著那物,眼睛還專注的

看著,臉上笑開了花道:“喜歡吧?就知道你會喜歡的,我這東西可是比一般人

的大很多哪,你媽可是喜歡的不得了哪。你也會喜歡的,呵呵。”說完還前後動

手著。



? ? 她有些難爲情,嘴?含著那物,也不會動,爸爸也不怪她,隻管用一隻手摸

她的B,一隻手輕扶在她的頭上,動著自己的身子。



? ? 在這種雙層的刺激下,她的身體不知道爲什麽會輕顫著,嘴?也發出哼哼聲。

B哪更癢的厲害。爸爸知道她興奮了,手動的更快了嘴?還說:“嘗到甜頭了吧

小B,看你這騷樣,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操你,這次把你操舒服了,以後,我不

操你,你都會自己來找我操。”



? ? 她實在受不了,扭動自己自己的身體,下體好想有個東西捅直去給自己止癢,

隨著她的扭動,爸爸的手在她的B?還發出了聲音。



? ? 爸爸知道她很想要了,卻偏不給她,還在哪用手摳摸著,她實在癢的受不了

了,吐出爸爸的東西,猛的坐起來,又躺回去。爸爸見她這樣,壞笑著把手拿出

來給她看並說:“看你流了多少騷水,好了,不折磨你了,我要操你了。”說完

趴在她身上,低頭用手扶著那物,對著她的B狠狠的插了進去。



? ? “啊!”她大叫聲,這叫聲不是痛的,是舒服的。之後,就是她的哼哼聲了,

她怎麽也想不到,那粗大的東西猛然進入B?會那麽充實,那漲滿的感覺真好。

爸爸一進一出的動作更好,讓她的B不在那麽癢了,有的隻是渴望,渴望爸爸在

用力一些,進入的在深一些。



? ? 她不知不覺的擡手抱緊了爸爸的脖子,身體也無師自通的隨著爸爸的節奏動

著。爸爸對她的形爲很滿意,二隻粗糙的大手,也放在她的乳房上揉捏著,大嘴

整個含住她的嘴,舌頭也在她的口中。那物在她體內,用力的進進出出。



? ? 這樣大幹了一會,爸爸把舌頭從她的口中抽出來,把頭俯在她的耳邊小聲說

:“舒服了嗎?是不是很舒服?是不是舒服的想死呀,想不想我操死你?我想操

死你,操得你舒服死。”



? ? 嘴上這樣說,下面的動作更大了,伴隨這動作,她的B舒爽的要命;她感覺

自己的身體?有要小便的感覺,就悄悄的對爸爸說:“爸爸我想尿尿,你停一下,

我尿完了,你在操我行嗎?”



? ? 爸爸聽她這樣說笑呵呵的道:“不用,我操我的,你尿你的。”她雖然聽爸

爸這樣說了,可她還是不敢尿呀,強忍著。爸爸隻管動作著也不管她,大開大和

的幹著。邊操還邊說著下流話。她實在受不了了,小腹一松,她感到一股尿意沖

出,她全身也顫抖的厲害,大腦發麻,想就此死去。她的心?即舒暢又怕爸爸責

怪她,偷偷的眯眼看著爸爸的表情,爸爸操的正來勁哪,那溫熱正沖在他的龜頭

上,也是一個激靈。也擡眼看她,和她那小眼神正碰了個正著。爸爸笑道:“小

騷B,真行,這就把你操潮吹了?你這小B真緊,操著真舒服。以後,我要天天

操你。不在操你媽了好不好?”她也感覺到了這滋味真是舒服,紅著臉笑了笑。



? ? 爸爸見她這樣,一下把那物從她體內抽出,她正紅著臉享受哪,B?突然空

了,她睜眼看向爸爸,爸爸把她一下抱起,讓她跪在草上,她還沒有跪穩,爸爸

在後面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摸著她的乳房,從後面狠狠的操入她的身體,她又

是悶哼一聲。之後,就是在爸爸的懷?象小樹在狂風中一樣,狂亂的搖動著。搖

著搖著,那尿意又來了,這次她似乎懂了,也不問爸爸了,任那尿意又沖出去。

抱著她狂操不止的爸爸,興奮的大叫著:“小B真好,操你真好,不然,你這麽

好的B讓別人操多可惜。我一定要操夠你才把你嫁出去。”



? ? 她也不做聲,哼哼著。任爸爸操著。直到有十幾分鍾吧,爸爸在後面大叫一

聲,用力向她後背壓下,把她整個壓趴在草上。一股股熱熱的東西灌進她的B?。

她長長的出了口氣。舒服的閉上了眼睛,任爸爸壓在她身上。



? ? 爸爸就這樣在她背上趴了一會,之後,他的手又不老實起來,輕摸著她的乳

房。她不想動,也不想拿開爸爸的手,她覺得這樣很好,很舒服,全身都很暢快。

這樣想臉上就輕笑起來。爸爸的另一隻手,還在她的腰處,這時,也向下滑去又

摸向她的B哪了。



? ? 爸爸趴在她痛上說:“小B,我把你的B給操腫了,嘿嘿。”說著手指又探

入她的B中。她試出來了,爸爸的手指進入時,?面有很多的東西在向外面流,

粘粘的很不舒服。她小聲對爸爸說:“爸爸能不能把那?面的東西搽一下呀?”

爸爸帶著笑意說:“搽什麽搽,我還沒操夠哪。”說著自己從她身上翻身躲在她

的身邊,雙手抱著她的腰把她放坐在自己的肚子上。她的身體一立起,B?面的

東西,向外面淌出,爸爸仰躺著,低眼看她這樣,她也低頭看自己的下體正流出

的東西哪。



? ? 爸爸嘿嘿地笑著,把她抱的更高些,讓她的B對著自己的在次勃起用力向下

的按。她又大叫一聲:“啊!”爸爸可不管她叫不叫,把她按下之後,就前後,

左右的搖動著她。她又是被動的在爸爸的身上晃動著。



? ? 這樣,她的下體整個壓在爸爸的黑長之上,那物深深的進入了她的身體內部,

她的小豆豆在爸爸用力搖動她身體時,摩擦著爸爸的陰毛。舒服的她眼睛半閉,

嘴?哼哼聲不斷,臉色酡紅。白皙的身體也透出粉紅色,爸爸愛的不得了,手上

的力氣也大一些。



? ? 眼睛盯著她的臉,嘴?說著:“小B真好看,操你真好,操你操你,我要操

死你。”



? ? 她不也管爸爸說什麽,隻享受著那身體帶來的快感。她快樂的想大聲喊叫,

又不敢,睜開眼看向爸爸,爸爸看她在看他,二人的眼睛連在一起,爸爸呵呵笑

問她:“是不是很快樂,想叫出來是不是?你讓我操的想要飛起來了是不是?”



? ? 她紅著臉點著頭哼哼著。那尿意又沖出來了,爸爸接受著她的快感。那物也

不從她的體內拿出,直接把她翻到身下,狂操不止。



? ? 就這樣,她記不清爸爸操了她多長時間,隻記得自己好樣要尿了五次吧,爸

爸也射了四次,直到天陽要下山了,爸爸才放過她。



? ? 她穿上衣服時,一點力氣也沒有了,站都站不起來了。



? ? 在回家的路上,爸爸把她背起,快到家時,才把她放下說:“今天過得舒服

嗎?挨操是不是很舒服?以後,還要讓我操嗎?”她差紅著臉,也不說話隻點點

頭。爸爸看到她的表現,才高興的轉身自己先走回村,她也跟在後面慢慢的向村

?走去。從這以後,她和爸爸的關系才算真的變好,原來是妹妹弟弟有新衣服,

她沒有,現在是她有,他們沒有,爸爸還總是跟媽媽說,姑娘大了,要打扮了。



? ? 爸爸還是總想操她,她也愛讓爸爸操,在田間地頭。在樹林野外,隻要有機

會,爸爸必操她。她也高興讓爸爸操。



? ? 冬天的時候,媽媽帶弟弟回老家了,妹妹們去上學了,家?隻有她和爸爸在

家的時候很多,這把她性福的呀,爸爸在炕上用各種方式操過她,究竟用過多少

動作,她記不清了,她隻知道,無論爸爸怎麽樣操她,她都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