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俺後母的誘惑1-3
俺後母的誘惑1-3

1

這年頭,騙子橫行,騙錢,騙人,騙感情,俺受夠樂!俺覺得,人生啊,就

得活出點真實,老騙來騙去滴,沒勁!反正俺也沒啥子文化,說不出個啥來,想

到哪寫哪,大家也別笑話餓!



? ? 其實俺是個苦命娃,在讷七歲的時候,死樂娘!俺親娘啊!死的突然,腦溢

血。俺娘死後,身子還沒涼透,俺爸就帶回來個阿姨。還記得那天俺爸把餓叫到

一家餃子館,那館子離俺家很近,但俺以前可從來沒進去過。這天俺一進那家餃

子館的門就聽見俺爸叫額



? ? 「狗蛋!這邊!」



? ? 我尋著聲音跑到俺爸身邊,才發現有個阿姨就在旁邊,嘴透紅,臉好白,眼

睛大,頭發長,反正挺好看的。俺盯著她看了好久,直到她紅著臉跟俺爸小聲嘀

咕「還愣著幹什麽?!說話呀!」



? ? 「哦!呵呵!」俺爸幹笑了兩聲,接著說「狗蛋呀!尼看阿姨號不號看?!」



? ? 「號看!」



? ? 阿姨用肘頂了一下俺爸的胸腔「討厭!」



? ? 她白了俺爸一眼,又笑咪咪的看著讷「阿姨做你的媽媽好不好?!」



? ? 「啊~」俺有些慌了,擡頭看俺爸。



? ? 俺爸摸則餓的頭說,「有啥子嘞,阿姨號不號?!」



? ? 俺不吱聲。



? ? 「號不號!」俺爸這口氣一粗,就沒得想了「號!」



? ? 「則不就完了!快,認娘!」



? ? 俺不吱聲。



? ? 「認不認?!」



? ? 俺不吱聲。



? ? 「唉!尼個熊孩子!還反了逆了!」俺雖然低著頭,但俺知道,俺爸是要擡

手打餓了「你這是幹啥子!」



? ? 阿姨生氣了,把俺爸的手攔了下去「就聽你吹噓了,還這個聽尼的,那個聽

尼的,現在連逆兒子都管不了!」



? ? 「這倒黴孩子以前刻聽話了,誰紫道現在,唉!逆知道,特媽走——」



? ? 「行了!有完沒完!還不忘你那前妻,後悔了不是?!」



? ? 「尼看尼,哪有,哪有!」俺爸急了,瞪餓一眼。



? ? 「逆仄倒黴孩子,看餓回家不搜撕你!」



? ? 「這飯還能不能吃了?!」阿姨把筷子一撂。用餘光吊著俺爸。



? ? 俺爸身子一震,整個縮了一圈。



? ? 「來,吃餃子!」阿姨笑眯眯的夾了個餃子放在俺碗?。



? ? 俺不瓷。



? ? 俺爸剛要發飙,就被阿姨一個眼神給摁了回去。



? ? 「來,讓阿姨喂你好不好!」她把餃子夾在餓的嘴邊,「來,狗蛋,張嘴,

這餃子可好吃了!」



? ? 我實在沒辦法樂,隻能硬著頭皮,瓷了下去,可眼淚就止不足的往外流,一

直流,流的太猛了,趕腳著什麽都看不清了,什麽都聽不見了,什麽都嘗不出味

來了……



? ? 就這樣,糊?糊塗的,趕腳著像做夢似的,俺一覺醒來,阿姨就要成俺媽樂,

但俺不認,哪有這麽快就認娘滴,俺還想俺親娘捏!



? ? 記得俺親娘在的日子?,俺每天都有一杯熱騰騰的豆漿喝,那是村子?顧大

娘做的,俺媽每天都起早去她那買,一大碗才賣幾毛錢,便宜的狠,咕咚咕咚喝

下去,打個哏,爽極了!然後俺再揣上幾個馍馍,牽則俺媽的手到村子對面的山

頭上種地,俺媽在前面趕著牛,俺在後面灑著種,火辣辣的太陽曬下來,人都要

烤熟了,俺媽會時不時的回頭問額「狗蛋!累不?」



? ? 「不累!」



? ? 俺低著頭,看著汗水流到地?就沒樂,俺覺得是種子擡渴樂,興奮的狠,喊

俺媽「看!這種子渴滴恨呐,咱們的汗魔白流!」



? ? 俺媽笑了,俺也跟著笑了!



? ? 俺媽笑起來可好看了,白白的牙齒直紮眼,瓦亮的大眼睛還會笑呢!額頭上

有幾道溝,挺深的,灑上一排種子,來年能開花!哈哈!騙尼們滴,俺灑過,哪

?開過什麽花,倒是俺屁股差點沒開花!



? ? 這些事情太深刻了,俺怎麽能忘記捏?!俺是不會忘滴!俺媽隻有一個!誰

都不能代替!



? ? 俺的想法很簡單,以爲俺爸也是這麽想的,哪?知道當大人的心思跟小孩咋

可能一樣嘛!俺隻認一個娘,但俺爹可不隻想孩他娘啊!



? ? 俺爹本來是在外面打工的,一年到頭也就過年的時候能在家待上幾天,這次

阿姨來了,俺爹像過年一樣,在家多待了好幾天,俺本來應該高興的,可是卻一

直沒高興起來!往年的時候,俺爹能帶回來好多餓愛瓷的東西呢!有魚有肉,還

有額最愛喝的汽水,那汽水看上去漆黑漆黑的,搖上一搖還起沫咧,一開始俺不

敢喝,還是看到俺爹呡了一口,才敢倒進嘴?,這一倒可把餓嗆壞了,半天不敢

再去碰樂!



? ? 可這回捏,俺爸啥也沒帶,我在那幾個黑色的袋子?,翻來翻去,除了幾塊

彩色的步料,就是些瓶瓶罐罐,它們被裝在一個又一個透明的盒子?,麻煩的恨,

這扒來扒去也沒撈著什麽瓷的,俺不開心,把盒子都拆了,沒曾想還有意外收獲!



? ? 這啥子嘛?摸上去軟綿綿的,俺在心?也犯嘀咕,琢磨來琢磨去,想是該問

問俺爹,或許還能瓷咧!



? ? 這東西一送給俺爹,就挨了一耳光,啪的一聲,俺就傻了「尼個熊孩子瞎搗

持森麽?!」



? ? 「俺哪?紫道森麽嘛!」



? ? 阿姨趕了過來,藐了俺爸一眼,就把他推開了,之後又順手接過了俺爸手?

的東西,擺在額眼前晃了晃,輕輕的在讷耳邊說:「以後阿姨教你,好不好?」



? ? 俺木讷的點點頭,心?說不出的委屈,本來想拱進她懷?哭,但額又覺得不

得勁兒,反正挺不是滋味滴。



? ? 所以到了晚上的時候,俺閉著眼睛,卻總也睡不著,趕腳著俺爹變了,對餓

好兇!



? ? 以前俺爹每次回來的時候,都把額舉起來,跨在他的脖子上,顛來顛去,興

奮地恨呐!還問額這問額那的。



? ? 「小子,在家野禍沒?」



? ? 「讓爹瞧瞧,這是不又長個兒了?」



? ? 「多瓷點阿,小害子需要營樣嘛!」



? ? 這次回來,他卻跟個年糕似的,粘在阿姨身邊,俺要上前跟他親親都沒得辦

法。俺種地的時候崴了腳,他也不說問問,沒得當這回事。瓷飯的時候,隻顧著

給阿姨夾肉,也不看看餓,這一年都瘦了!俺瓷的肉還都是阿姨轉夾到惡碗?滴,

但瓷起來總趕腳缺些味道!



? ? 俺越想越生氣,越想越覺得以前有媽的生活好,要說俺親媽的廚藝,那不得

了啊!什麽材料到俺媽手?都能搞出美味兒來,尤其那紅燒肉,還沒出鍋捏,俺

這口水可就熬不足喽!



? ? 「入口即化,滿口噴香」



? ? 俺表哥當年考學,在讷家臨行前的時候,就是這麽說滴,俺還問他啥意思,

他拍了拍惡滴腦袋說:好瓷!太好瓷了!



? ? 哈哈,從此以後隻要俺娘再做紅燒肉,俺都要先從禍?叼上一口,賤兮兮的

跟讷媽耍「好瓷,太好瓷了!」



? ? 這時,俺媽總會支上一指頭,頂則讷的頭,來上一句「殘嘴!殘死尼!」



? ? 等等!剛才俺媽說什麽?!



? ? 「殘嘴,殘死尼?!」



? ? 餓不是再做夢吧?是誰在說話?!



? ? 「讓讷嘗嘗,娟兒,讓讷嘗嘗嘛!」



? ? 這不是讷爹的聲音嘛!這不對呀!大晚上滴,偷偷的瓷薩!背著惡偷瓷東西!



? ? 俺也餓了,號嘛!



? ? 俺咽了咽口隨水,把耳朵豎了起來,心想著到底尼們要瓷嘛麽?



? ? 「尼兒子咋個辦?!」



? ? 「管他咧!他不碎鑿了麽?!」



? ? 「我肚子痛,今天算了吧!」



? ? 「先試試嘛,不行,咱就停嘛!」



? ? 聽到這,俺生氣樂!肚子痛就不要瓷了嘛!不還有臥呢嘛!介到底是個啥東

西?趕緊說呀。



? ? 「呲呲~~」



? ? 俺聽到一通抽吸的聲音,有時長,有時短,有點像喝汽水的聲音,不過這一

口氣,喝的也擡長樂,不換氣會憋死滴!



? ? 俺正尋思著呢,耳邊就傳來了一陣劇烈的喘息,帶動著俺也呵吃起來,想到

那一整瓶的汽水都被灌下去,俺的胸腔都快要炸樂!



? ? 俺說怎麽沒找到汽水,敢情讓尼們藏起來喽!俺要喝汽水,俺要喝汽水!俺

剛想起來,誰曾想又猛得嗆了口水,突然幹咳了兩聲,屋?一下就安靜了!



? ? 俺剛才不是做夢吧?!怎麽突然就啥也沒有了?臥滴汽水呢?臥滴汽水呢!



? ? 俺在心?估摸著,要不先等一等,再等一等~,可~能~還~會~喝~到~

汽~碎……



? ? 「寶貝兒!好甜啊,真甜!都快齁死讷樂!」



? ? 「你渴麽?」



? ? 「渴!」



? ? 「想喝水麽?」



? ? 「想!」



? ? 「美得你!」



? ? 「啊——」



? ? 隻聽到一聲尖叫,俺猛的一睜眼睛,就撲到了俺媽的懷?。



? ? 「怎麽啦!狗蛋,做惡夢啦!?」俺一聽是阿姨的聲音,急忙退了出來,氣

氛好像有點尴尬,隻剩下俺不分輕重的喘息聲,正支撐著局面,俺勉強呡了呡嘴

唇,有點苦!



? ? 阿姨先是一驚,然後又沖餓笑,伸出手就要來摸俺的頭。



? ? 俺躲,她湊過來還要摸。



? ? 俺還躲!



? ? 這一來二去滴,她也煩了,就猛然把目光一緊,這一下子就把餓的心髒提到

嗓子眼,嚇的餓不敢再動了。



? ? 見餓不躲樂,她的目光瞬間就放松了,俺的身子也跟著松快下來。



? ? 「來,狗蛋,喝水!」她的僧音柔柔的,聽起來挺舒服,俺又勉強舔了舔嘴

唇,小聲說,「不渴!」



? ? 就趕腳這回音好長,空氣好悶,俺半天不敢擡頭看她,也不敢再說話樂……



? ? 「來嘛!別怕,喝吧!」



? ? 終于聽到她說話了,俺覺得的像得救一樣,還沒來得急吸口長氣就趕緊接過

她的杯子。



? ? 她直接湊了過來,輕輕滴敲著餓的背,跟讷說,「哎呦!慢點,別得嗆著!」



? ? 俺咕咚咕咚的往下咽,喝下整整一杯,瞅見她對著讷笑,才覺得放心樂!



? ? 「你們這撕搞啥子?!出來瓷飯啊!」俺爸在外面煩了。



? ? 「叫狗蛋起床咧,俺們這就出來!」她叫餓穿上衣服,又把餓抱下了床。俺

這才聞到香味,她身子是香的,俺還想多聞一會兒,她就把餓放下樂,俺有點失

落,也不知道因爲個啥?!



? ? 胡亂的洗了個手,俺坐到桌前,來回瞅了一圈,不甘心,又仔細再瞅了一圈,

實在不敢相信,俺的豆漿呢!?



? ? 「爸,讷的豆漿呢?俺要喝豆漿!」



? ? 「啥子豆漿,今天沒豆漿!」



? ? 「俺媽在的時候,咋有捏?!」



? ? 「閉嘴!」俺爸突然指著餓,還瞪讷一眼,轉過頭來又沖阿姨笑。



? ? 阿姨悠然的喝了一口粥,沒說話。



? ? 「尼們,晚喪偷喝汽碎!俺咋個不能喝豆漿!」這話俺一出口就後悔樂。



? ? 「你個球皮孩,做夢呢麽!」俺爸要打讷,俺趕緊低頭,挨了好一陣,卻是

阿姨的手在摸讷的頭,柔柔的,好舒服!



? ? 「狗蛋啊!尼說說,昨晚做啥子夢了嘛!」



? ? 俺不吱聲。



? ? 「沒事,說吧,別怕!」



? ? 「別管他了,還沒碎醒,敬索胡話!」俺爸把筷子一扔就回客廳看電視樂。



? ? 見讷爸走樂,俺默默滴咽樂一下口水,擡頭看著她,態度很認真!



? ? 「阿姨,讷問你個撕,尼能不能不告素俺爸?!」俺壓著聲,生怕別人聽到。



? ? 「啥事?!」阿姨好奇的看著讷。



? ? 「尼保增不告素俺爸?」



? ? 「保證!」



? ? 「不信,咱拉鈎!」



? ? 「好,拉鈎就拉鈎!」



? ? 俺勾著她的手,念叨了一陣,又深深滴歎口氣才跟她說「俺爸的汽碎藏哪樂?!」



? ? 「汽水?!哪有汽水?!你小子果然是做夢啊!」阿姨樂了,「咋個可能,

俺爸昨晚還管人要呢?!」俺有點急樂!



? ? 「誰?!」



? ? 「娟兒!」



? ? 「誰?!」



? ? 「娟兒啊!」俺停頓一下,想了想,「沒錯!是娟兒啊!」



? ? 阿姨的臉刷的一下就紅樂,停頓了好一陣才緩過神來,然後她笑眯眯的看著

讷,緩緩的靠了過來,趴在餓的耳邊輕輕的問:「你猜娟兒是誰啊?!」



? ? 俺看她得意的看著讷,身上的香味,又來樂,把俺滴腦子都熏暈喽。



? ? 「原來你想喝汽水呀?!阿姨這有啊!」她刮了一下讷的鼻子。



? ? 讷一驚才從那醉香的團子?跳出來。



? ? 「尼,尼有?!真滴?!」讷一時說不出話樂。



? ? 「娟兒!尼快過來看仄節目,仄還挺有意思滴!」誰料到俺爸突然向這?喊

了一聲。



? ? 阿姨笑了,挑了一下眉毛,勾搭著俺的目光。



? ? 「信不信由你!」



? ? 說完,轉身走樂,就則樣慢慢的,香氣散了,俺滴魂也散樂!



? ? 俺瞬間就有種被抛棄的趕腳,空空蕩蕩滴,好失落!俺就是琢磨不出來,爲

什麽俺爸可以喝,俺就不行呢?!就算俺不能喝了,跟讷說嘛!幹啥子俺爸非要

背著讷偷喝!再說咧,俺咋啦?!憑啥不給俺喝?!俺越想越委屈,越想越喪心,

眼淚不知咋個時候就掉了下來,人也跟著抽搭,哭滴聲音越來越大,把他們都驚

動樂。



? ? 俺爸看惡哭的喪心,也不舍得說俺樂,他歎出一口氣,輕輕的問讷:「是不

是又想尼娘樂?!」



? ? 俺一聽俺娘,哭的更桑心樂!這時,旁邊的阿姨狠狠的咳嗽了兩聲,俺爸就

沒在說話,俺隻聽見了一聲深深的歎息,正慢慢的消失在遠方……



? ? 俺想起以前曾被村子?的二黃欺負過,他是俺們村子的小流氓,大家都不愛

搭理他,二十多歲的人樂,铛浪著腦袋,在街上亂晃蕩。



? ? 記得那天,天氣特別熱,讷找了棵大樹,坐在下面喝汽水,突然眼目前兒就

沖出一隻手,把餓的汽水拽了上去,俺擡頭一看,就是二黃在樹上耍呢。



? ? 這貨打個口哨就跳了下來,右手掐著讷的脖子,把餓按到樹上。



? ? 「哪?滴小屁孩子,敢打擾尼大爺碎覺!」他左手提起樂搶餓的那瓶汽水,

轉頭瞅了瞅,回頭又接著說,「算了,看在則瓶汽碎的份喪,爺饒樂尼!」說完

就把讷拽出來,一腳踹樂出去。



? ? 「滾吧!」



? ? 俺爬起來,就往家跑,剛跑不遠,就聽見讷腳邊碎玻璃的聲音。俺不敢回頭,

加快速度接著往家跑……



? ? 終于跑回家樂,俺撲到床上就開始哭,哭的太桑心樂,連俺媽什麽時候坐過

來的都不知道喽,俺隻是記得有人把餓扶起來,然後讷就一頭紮樂進去,一邊哭

還一邊喊,「媽,讷要喝汽碎!」



? ? 「什麽?!」



? ? 「媽,讷要喝汽碎!」



? ? 還沒說完呢,俺就感覺被摟的更緊樂,軟綿綿的肉,好滑,好暖和,俺好像

就這樣一輩子紮在?面,不出來!



? ? 「乖!狗蛋,阿姨,哦~媽答應你,不哭樂,嗷!」



? ? 一聽到「阿姨」,俺就覺得渾身一機靈,剛想掙紮才發現俺已經被無限的熏

香圍困住樂。



? ? 「不過~狗蛋你一定要聽媽的話呀!」



? ? 俺猛的掙脫出來,抹了一把淚,瞅她好一陣,才又狠狠的呡了呡嘴唇,「媽!

俺現在就想喝!」



? ? 剛說完,她一把又將讷按進懷?,又快又狠,俺都喘不過氣來樂!



? ? 「等尼爸出去樂,媽讓你喝個夠!」



? ? 也不知道,大家聽不聽得懂,沒人答應,俺就不寫樂,寫這個,擡累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