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性淫交姐妹
性淫交姐妹

芳麗和芳萍是親姐妹,芳麗比芳萍早出生一天。兩個姐妹是振華機械廠有名

的廠花,雖然已經年過35,但她們成熟妩媚的女人味兒哪里是那些黃毛丫頭能

比的!兩個姐妹都沒結婚,有人說她們是同性戀,有人說她們是自戀狂!總之說

什麽的都有。



其實兩姐妹早就是名花有主了,只不過大家不知道罷了。她們的共同老公就

是振華機械廠的四個正副廠長!正廠長是孫雨,第一副廠長是李同,第二副廠長

是張牛,第三副廠長是黃力。兩姐妹沒事的時候還和會計科的主任——陳美娜玩

玩“貼餅子”的性遊戲。



一天,芳麗正在車間里干活,忽然陳美娜來了,小聲在芳麗的耳邊說了句:

“中午休息的時候到我的辦公室拿津貼。”芳麗點頭答應。



中午芳麗早早地吃過飯,看看大家都在休息便悄悄地來到陳美娜的辦公室。

雖然陳美娜已經是40歲的人了,但保養的十分好,奶子夠大,屁股夠肥,小腰

夠細,臉蛋夠俊。今天陳美娜特意穿了一身套裙,棕紅色的,黑色的連褲絲襪,

白色的高跟鞋,大波浪的長發,再加上金絲邊的眼鏡,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個文化

人。



陳美娜見芳麗來了,趕忙從椅子上站起來笑著歡迎到:“妹妹,你可算來了!”



芳麗把門鎖好,小聲地說:“中午時間不多,咱們快玩吧。”陳美娜答應一

聲,從抽屜里拿出一個特制的雙頭假陽具。這個假陽具是用特殊的橡膠制造的,

柔韌性很好,兩頭的兩個雞巴頭做的栩栩如生,而且特別地粗大,好象兩個小雞

蛋一樣!



陳美娜拿出假陽具,把一頭的一個大龜頭含進嘴里唆了起來,芳麗知道,這

兩個大龜頭每次都是往屁眼里插的,而且從沒清洗過!



每次在玩之前都要用嘴來清洗潤濕,芳麗見陳美娜已經叼上了,她也不甘示

弱地拿起另一個大龜頭叼了起來,兩個美女就這麽面對面的站著,嘴里還叼著個

大龜頭唆了。



一會,陳美娜覺得過了嘴瘾了,急忙往大龜頭上吐了口香香唾沫,然后扭過

身子,撅起屁股撩起自己的短裙,褪下黑色的連褲絲襪,露出一個又白又肥的大

屁股。



陳美娜先是用手拍了兩下屁股,把自己打的熱了起來,然后當著芳麗的面分

開屁股,露出一個肉色的小屁眼,大龜頭按在屁眼上稍微一使勁,只聽“噗”地

一聲,竟然整個大龜頭都塞進了屁眼里!



芳麗用嘴叼著另一頭看著陳美娜,見陳美娜已經把龜頭塞進屁眼里了,也急

忙轉過身體,褪下工作褲分開屁股,露出一個黑色的屁眼,芳麗一使勁也把龜頭

塞了進去。



兩個女人屁股對著屁股,中間連著個橡膠棒互相后退直到兩個大屁股貼在了

一起!這個就叫“貼餅子”!每個人的屁眼里都吃進了半個橡膠棒,剛貼在一起

又馬上各自向前,然后再貼,再分。



兩個美女互相浪叫了起來:“哦!……哦!……屁眼好麻哦!……美娜!美

娜!……操屁眼了!啊!……哦!……芳麗妹子!哦!哦!使勁貼呀!……貼屁

股!……啊!哦!……啊!哦!……”



兩個女人在房間里戰的正酣,突然從門外進來了一個男人,兩人一看原來是

孫雨!原來在孫雨的辦公室里有一台閉路電視,專門監視陳美娜的辦公室,每次

陳美娜和芳麗、芳萍玩貼餅子的時候孫雨都可以“現場觀摩”。



孫雨偷偷地來到陳美娜的辦公室里,芳麗和陳美娜見是他,也不和他打招呼

仍舊自己玩自己的。孫雨也不說話,急急忙忙把褲子脫了,露出已經高挺的大雞

巴來。



孫雨的雞巴很有特點,雞巴根粗的不得了,越到上面越細,可大雞巴頭卻如

雞蛋大小!一旦挺起來就好象一把凶器一樣,硬棒棒的好不嚇人!孫雨挺著大雞

巴來到陳美娜的面前,陳美娜雖然比孫雨高壯,但看見孫雨的大雞巴馬上就跪下

了,連屁眼里的橡膠棒也顧不得了。



孫雨對芳麗說:“按照老規矩來吧,今天你伺候著。”



芳麗答應一聲,馬上從屁眼里把橡膠棒拔出來。然后來到陳美娜的辦公桌前

拉開抽屜,從里面拿出一條絲襪和一個塑料小夾子。



芳麗先到陳美娜身后,用絲襪把陳美娜的雙手捆起來,然后用塑料小夾子夾

住陳美娜的小瓊鼻,陳美娜因爲呼吸的關系不得不把小嘴張開了。孫雨把大雞巴

調整好角度,對準陳美娜的小嘴插了進去。而芳麗則來到孫雨的身后跪了下來,

先是把孫雨的屁股分開,露出了一個又黑又臭的黑屁眼。



芳麗先舔了舔孫雨的屁眼,然后輕輕地用小手推動起孫雨的屁股,這樣使得

孫雨的大雞巴在陳美娜的小嘴里抽插起來。粗大的雞巴頭一下下頂在陳美娜的嗓

子眼里,她想嘔也嘔不出來,想叫也叫不出來,只好乖乖地跪在地上張嘴挨操!



孫雨毫不客氣地使勁把雞巴來回抽動,粗大的雞巴頭上亮晶晶的滿是陳美娜

的香唾。



孫雨玩了一會便和芳麗把陳美娜架到辦公桌上露出浪屄,陳美娜的屄可是與

衆不同的,屄毛一根也沒有,整個浪屄好象一個隆起的大饅頭,粉紅色的屄縫已

經是淫水直流了!孫雨把雞巴頭放在屄縫上磨了磨,陳美娜尖聲叫到:“快!快

插進來!哦!癢死了!”



孫雨淫笑著把大雞巴頭“撲哧!”一聲插進陳美娜的浪屄里,陳美娜這才舒

服地哼了一聲。孫雨一邊使勁地操著陳美娜的浪屄一邊回頭對芳麗說:“你……

你給你美娜姐……舔……舔腳!”



芳麗答應一聲,把陳美娜的高跟鞋脫了下來,露出一只穿著黑色連褲絲襪的

腳,剛一脫鞋芳麗就聞到一股臭腳丫子的味兒!芳麗對陳美娜說:“美娜姐!你

多長時間沒洗腳了!怎麽這麽臭!”



陳美娜一邊挨操一邊浪笑著說:“我一個多月沒洗腳了!……就是爲了等你

給我舔腳呀!……哈哈。”



因爲陳美娜的鼻子被塑料夾子夾著,所以說起話的聲音怪怪的。芳麗聽到陳

美娜說話“撲哧”一笑,也沒說什麽,舉起陳美娜的一只臭腳就舔了起來!



孫雨一邊操著陳美娜一邊觀賞著美人芳麗爲陳美娜舔臭腳,心里美滋滋的。



只見芳麗把陳美娜的腳趾一根根地放進小嘴里唆了,直到唆了干淨才算完!

孫雨的大雞巴頭使勁地刮著陳美娜的陰道,這樣的感覺讓陳美娜高潮一次接著一

次,嘴里開始胡說八道起來:“親祖宗呀!……哦!我的親祖宗!……浪屄舒服

死了!啊!啊!舒服!操呀!使勁操呀!……浪死人了!……哦!親爸爸!孫爺

爺!……哦!操死我完了!……哦!啊!……啊!!!!”



最后一聲淫叫伴隨著陳美娜的高潮來臨了,陳美娜就覺得屄里一熱,小腳一

蹬,一股熱熱的陰精射了出來!孫雨雖然把陳美娜帶到高潮,可自己也僅僅算是

個熱身而已,所以孫雨根本沒搭理陳美娜的高潮,仍舊繼續操著,陳美娜連續5

次高潮以后已經將近虛脫了,哼哼求饒:“親祖宗……親爹!別操了!……哦!

哦!……要死人了!親爹!!”



孫雨這時候才算來了點感覺,一邊操著一邊說:“你說不操就不操?!老子

還沒射呢!……哦!……你說怎麽辦?”



陳美娜告饒地說:“親爸爸!……讓浪婦給你舔屁眼還不行嗎!……祖宗!

……啊!啊!別操了!……我給您舔屁眼!哦!……”



此時芳麗已經把陳美娜的兩只臭腳都舔干淨了,便隨口答應說:“廠長,來

操我吧,別操美娜姐姐了。”



孫雨大怒到:“放屁!老子今天就想玩她!你他媽一邊撅著去!”



芳麗不敢再說話了。



孫雨把大雞巴拔出來用手撸弄著,然后拽著陳美娜的長發來到沙發前,只見

孫雨坐在沙發上把兩條腿高高地舉起,一邊用手使勁地撸弄著大雞巴,一邊分開

自己的屁眼,對著陳美娜說:“舔!”



陳美娜馬上跪在地上一口口地舔起孫雨的屁眼來!孫雨舒服地哼哼著,一邊

還催促陳美娜快點舔,一邊撸弄著雞巴。



突然孫雨翻身從沙發上站起來,把陳美娜的頭按在沙發上,大雞巴對準小嘴

狠狠地操了兩下,大叫一聲“哦!”兩只手緊緊地撸弄雞巴,雞巴頭中茲出了一

股股濃稠精子!黃澄澄的精液盡數射進陳美娜張開的小嘴里!陳美娜一點也不敢

浪費地大口大口吞咽著。



直到孫雨擠出最后一點精液才大大長出一口氣倒在了沙發上。



中午的浪事過后,在下午的廠領導例行的會議上,由孫雨拍板給陳美娜和芳

麗分別浮動一級工資,二女歡喜而去。



(全文完)